[HPSS][NC-17]Good night,London【魔药新年活动文】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已成长为一位美丽女士的赫敏·格兰杰站在街头的电话亭中,她咬着唇,眼中一片迷茫,小心地按着熟悉的号码。
“……”电话在响了十几声后终于被接起。
“哈利,你最近怎么样?”赫敏温柔地对着电话问候。
话筒那边的声音迟疑了一会儿,“……很好。”
“不要勉强自己,汉克医生说了,只要你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我没什么不好,”那边传来的声音带了些烦躁不安,语速也变得急促起来,“我只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必要这样下去。”
“不——”赫敏提高了声音,在周围人奇怪的目光中转过了头,“哈利,你听我说,你现在不是已经好多了吗?汉克医生也说你最近的治疗很有成效,我们不该就这么放弃!”
“……对不起,赫敏。”
电话两端都陷入了沉默。
“嗨,没什么大不了的。”赫敏红着眼,努力压抑着自己已经冲到喉咙的哽咽,“哈利,我相信你,我们都相信你。我们一直在等着你回来。”
“……谢谢……”
眼泪从赫敏的脸上滴到冰冷的话筒,指尖感受的濡湿令赫敏从伤感中回过神来,她佯装出欢快的语气——试图像几年前他们还在霍格沃茨读书那样——充满一种格兰分多独有的无畏的开朗,“哈利,我听汉克医生说你最近恋爱了?”
“不——那个大嘴巴!赫敏,你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的,对吗?”也许感受到了她的心情,那边的人按着她的语气开起玩笑来。
虽然他们心底都十分沉重,但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使得他们不约而同地回避了最艰难的问题。
“哦?我可不相信,听说你每天都要和她约会不是吗?”
“该死,他连这个都说!咳咳……事实上并非如此,我只是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朋友而已。”
“女朋友?”赫敏紧张地抓着电话,手心几乎冒出了汗水——梅林知道她多么欣喜于这个好消息。
“……我不知道。我们……我们并没有谈到这方面的话题。”电话那边不知为何停顿了一下,然后赫敏听到那边愈发低沉的声音,“毕竟我是在‘那个’聊天室里认识他的。”
“……Good night,London?”
“是的……赫敏,”她几乎可以想象好友脸上苦涩而哀伤的笑容,“我无法对此抱有奢望……你知道……我不能……”
“不,”赫敏终于无法忍住自己汹涌的眼泪,“不……一切会好起来的……求你……”
“……谢谢你,赫敏,也只有你……”
后面的话语渐渐低了下去。
大雪纷飞的伦敦街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街角那个红色的电话亭里,那个棕发的女孩早已泣不成声。

——TBC——

【应援加映版】哈利·波特梦游霍格沃茨

申明:人物属于JKR,情节属于刘易斯,YY属于我

那个时候,哈利·波特才十岁,不是什么黄金男孩和救世主,只是一个住在碗橱被德斯礼家呼来喝去的小童工。他虽然有些特殊的能力,但是他依然觉得自己毫不出奇。
神奇的事件发生在一个夏日的夜晚,微风轻拂,月亮隐去,就像诗人们口中说的萤火虫飞舞小精灵聚会的仲夏夜。

好像有什么人一直注视着他,于是哈利从睡梦中被惊醒。
黑色的袍子,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黑色的耳朵……!!一瞬间他从惺忪的睡意中回过神来,那个阴影里的男人有一双黑色的兔子耳朵!!
“波特先生,我虽然不指望您懂得什么待客之道,但如果您已经清醒,麻烦请和我走一趟好吗?”男人不耐烦的看着他,不满的目光在他身上宽大破旧的睡衣上一扫而过。
但是他只是愣愣地看着男人轻微摇晃的兔耳朵,傻傻地问道:“那是真的吗?”
“该死的邓布利多,竟然在我的咖啡里加兔耳糖。”哈利隐约听到男人用痛恨的语气诅咒着什么,然后从黑暗里走到了窗前。
月亮正好从云层中露出来,莹白色的光芒映在男人棱角分明、线条利落的脸上,那个大鼻子尤为突出,就像一些吓唬小孩子的故事里面的女巫,带着坚硬的气势。
“波特先生,您的耳朵和您的大脑一样有问题吗?如果您确实听懂了我的话,就不应该继续在床上那么愚蠢地发呆。”
“兔子先生,您……”
“梅林啊,我竟然被叫做‘兔子先生’?该死的邓布利多!……”似乎不愿让哈利再吐出那个令他头疼的称呼,男人掏出一个怀表,抓住哈利的手一起按了上去。

“哦,”一阵天旋地转,哈利感觉自己的肚脐眼被勾住,直到他感觉自己终于站到地面上,那种晕眩的感觉才稍微停止那么一会儿,“这是哪里?”
一个狭窄的小房间,只有一张桌子摆在房间里,上面放着一瓶小小的——也许是果汁?哈利不确定地想着。
“喝了它,”男人努努嘴,“一小口就够了。”
哈利看着男人,小心地问:“兔子先生……”
“够了,我警告你不要再让我听到那个白痴的称呼,不然我就把你的骨头取出来酿魔药。”男人翻了个白眼,拿出一根小小的木棍。
哈利缩缩头,拿起瓶子就灌了下去。
“蠢货,不要喝那么多……”
哈利感到前所未有的糟糕,他的骨头和肌肉都不顾他意愿地生长,直到快把衣服撑破才停下来。
“一小口就够你长到11岁了,愚蠢的男孩,现在恐怕你成长了十岁不止。很可惜,我可没带缩龄剂。”
哈利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直觉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在墙上挂着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而他确定这个陌生男人其实就是他自己。没错,男人,真真正正的——长着和他有七分相似的脸,他一动镜子里的人也动。
“啊……啊……啊——!”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药剂的作用只有一个晚上,明天你就会恢复原状了。”
“兔子先生,您的意思是这是我吗?”
“……不然还会有谁有这样一头负有盛名的杂草头发,波特家的名产,还有头发下面那空空如也的脑袋。”男人嗤笑了一声,打开了门,强烈的光立刻充满了阴暗的房子,哈利不得不捂住了眼睛,而当他看清自己面对什么的时候,他呆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Moody/SS][08][NC-17] 末日(魔药炼制间抽签贺文活动)


坑品如浮云77
攻:疯眼穆迪
关键词:垂暮|倾家荡产|索马里

TITLE:末 日
CP:Moody/SS
分级:NC-17

在远离英国的索马里半岛上,沿着海岸线,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名字和标记的小镇,曾经大名鼎鼎、作为凤凰社首领之一、著名的傲罗疯眼汉穆迪就蜷缩在这样一个落后而贫困的乡下地方,完全没有以前的风光和锐气。

他隐姓埋名,从遥远的英国来到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一住就是10年。

如今,他已是垂暮之年,又贫困潦倒,在别人的眼中看来,他只不过是一个已经倾家荡产随时可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可怜老人。

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就是这一个畏缩在这个无名小镇上不肯出去的老人,令黑魔王已经消失的英格兰迎来了更加恐怖的末日,从此陷入地狱。

而这一切只起源于一个男人——西弗勒斯·斯内普。
*********************************************************************
他知道,他快死了。

死在某个最为恶毒的诅咒中,这个诅咒让他痛苦了太久太久,但他没有办法解脱。

他怀着期盼的心情迎接死亡的来临,只为了短短一瞬的休憩。然后,他会再度,回到这个世上,重新被烙上这恶魔的诅咒。

他没有办法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每天都在噩梦和恐惧中迎来令人疯狂的痛苦,他无法睡去,无法昏迷,这个诅咒让他在保持绝对清醒的情况下的身体的每一寸感觉都被无限放大,他体内的吸血虫会一丝一丝地咬去他的血肉,然后他会化成一滩血水,再从血水中长出骨和肉。

他每一次死亡之前都向梅林忏悔着,他已经为他的错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如今,他只求有人来结束这一切,就算是堕入永恒的黑暗,接受最严酷的审判,他只求能结束这一切。
**********************************************************************
梅林啊,他犯了罪,将一个人从死亡中拉回来,并剥夺了他死亡的权利。

他对那个人有着不恰当的欲望,他渴望着凌辱那个人所能得到的快感。他将那个人囚禁在他的地下室,让那个人从此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他为那个人准备了一根穿透锁骨的铁链,一对脚镣,和一个耻辱的烙印——奴隶,属于穆迪。

他不准那个人死去,他弄来了迷幻剂,每天喂那个男人吃下,在他精神恍惚的时候干他。

猛烈地,没有任何润滑地,每一次都会把男人弄出血来。

他着迷于那种景象,男人没有任何遮掩地倒在肮脏的地上,眼神涣散,无法控制地发抖,血从他的后穴不断地流出来,——那样高傲的男人也会有这样不堪的时候。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都在兴奋地颤抖。

每一次男人想要逃走或者自杀,他就用铁鞭在男人身上留下足够让他的奴隶印象深刻的痕迹。

最终他厌烦,干脆打碎了男人的手掌和膝盖。

他喜欢看男人像狗一样被灌着他为他准备的食物——一些发霉的生蛆的干饭,他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加上一些新鲜的血液。

他喜欢看男人忍受着鞭打、强暴时那种仇恨的表情。——这让他更加兴奋。

“西弗勒斯,你是我的。”他说,在男人最柔嫩的大腿内侧咬下一块肉来,慢慢的吃掉。

可是男人的眼里总是蔑视和反抗,好像在对他表示一种不屑。

于是他终于厌倦了,在某个下午,他为男人洗了个澡,为他穿上纯白的弥撒服,将他绑在柱子上,最后干了他一次,蒙上了他的眼睛,在他的手腕动脉上小小地割了一刀。

“美妙的声音,”他陶醉着,“西弗勒斯,这就是你的血滴下来的声音。”

男人一直沉默,在最后,男人却露出了一个微笑,像是看到了他的爱人,那样地温柔祥和。

他为了那个笑容怔住,“不——”他惨叫了一声,发出不知多少的治疗咒。但男人已死去。

男人已死去,再不会回来。

他失去了那个男人,虽然他从来没有得到过。

突然地,他被什么咒语给弹开。那个黑发绿眼的救世主——他最得意的学生,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个孩子没有看他,走向了男人的尸体,“西弗,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无法动弹,看着那个孩子轻轻吻上男人上扬的唇,眼泪滴在男人的眼睫上,就像男人也在为他而哭泣。

“西弗……”

然后,然后那个孩子,用全部的魔力和生命召唤来了恶魔。

“我要这个男人,永生永世都活在痛苦之中,连死亡也无法解脱。我要整个英格兰,都陷入黑暗的末日,看不到希望。”
**********************************************************************
少年抱着男人死去,那种温柔祥和的笑容也出现在他年轻的脸上。

他陷入了永生永世的痛苦,英格兰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末日降临。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那深沉的,不可告人的欲望。

[LV/SS][R](10)蜜月旅行(魔药炼制间抽签贺文活动)


发芽土豆
攻:伏地魔(LV)
关键词:六度空间|森林|残缺

六度空间理论: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这就是六度空间理论,也叫小世界理论。
……先说明,这个理论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在本文出现的六度空间,是指交易场,这个交易场实行陌生人的交换物品~其中这个物品并不直接到达收货人手中,而是要转手六次……(还请忽视这个东西的存在吧……


“Fuck!”斯内普面上看来毫无表情,但心里已经不知道那一位蛇脸蠢魔王骂了多少次,要知道作为霍格沃茨的教师和凤凰社的间谍,他的时间可是十分宝贵的,他现在应该在地下室和他亲爱的魔药待在一起,而不是被迫和一个没眉毛没鼻子红眼睛的蛇脸宅男在森林里玩迷宫大冒险的游戏!

明知道六度空间出产的东西全都没有质量保证,售后服务也不到位,他自己喜欢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连累他?看吧,这树木茂盛找不到出路的鬼地方,连判断方位都做不到。而且,魔药大师看了看自己上司那丝毫无损的衣物,又看看自己残缺不全的无法遮体的衣服,该死,为什么只有他这么狼狈!

“这就是您说的——一次不可思议可以让我们收获良多的冒险?”魔药大师扁着嘴,冷风吹来,让他打了个喷嚏,完全没有气势可言。

“对我而言是的。”魔王大人靠在树上,不知为什么显得满意。

好吧,他是黑魔王他最大他狠辣无情翻脸不认人他把自己的灵魂分成了七块剩下的有一点精神问题可以原谅,最主要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杀了他你就拿不到两份工资了,你就买不到那些可爱的魔药材料,也不能吃你最喜欢的新西兰小羊排了。“我可看不出来,也许您愿意屈尊向我解释一番?My Lold?”

“唔……没有问题,我一向慷慨大方。”魔王大人笑地诡异又阴险,而斯内普忽然觉得自己有可能是自投罗网?
****************************
“请问您在做什么?”斯内普喘息着,完全没法阻止那双冰凉的手在他胸前的肆虐,在他那几近半裸的身体上近似于亵玩的举动。

“亲爱的sev,我在向你解释,关于这次冒险的目的所在。”魔王大人用一只手锁住了他双手的手腕,跨坐在他的腰上,没有防备地被压倒在地的魔药大师悲哀地发现这似乎才是魔王大人的真正意图。

“因为魔药、霍格沃茨和凤凰社而被sev你忽略,实在令我感到难受。”

……所以才会强迫我和你一起用那个六度空间出品的门钥匙,还故意地用切割咒毁掉我最喜欢的长袍?

“所以……我帮你向邓布利多那个老不死的请了半个月的假~”

这样会让我十分困扰啊!!!上面被魔王大人用嘴堵住,下面被手指来回地摸索,魔药大师在快感的空隙中无声抱怨道,每次都是这样,害我总是拿不到全勤奖!!!还总喜欢不分日夜地召唤我,我说你实在应该改名叫色魔王吧!!!

“不~~~sev,是你该改名叫sex~~~”

又用摄魂取念,为什么每次都来这一套啊!!

“因为我想听你在心里也求我操你啊~~~”

变态!!!

“唔……亲爱的sev~在蜜月旅行这么说我可不行啊……会让我觉得你太可爱而收不住手的……毕竟比起说,我更喜欢做~”

………………

一如既往的,阴险而强势的魔王大人非常愉快地充实地渡过了他第8度的蜜月旅行,而魔药大师的半个月假期则非常无奈地被延长到了两个月……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