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17][DM,HP/SS]he、he and he【part18完结】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这是庆祝新版头,当然,你也可以把他当做他他他的无责任番外,小九,乃不要嫌弃我啊啊啊啊……总之,这只是一篇鸡血的PWP,请不要太在意文笔情节或者其他。
这个坑近日内会完结,我保证!
这个坑有H,我保证!
结论就是……好吧,我又开坑了……

上联:先小龙后小哈,再来个哈龙合璧
下联:一个前一个后,一整夜高潮迭起
横批:呼唤口口
小九!你看我写了哈龙合璧,所以分开的先龙后哈就交给你了!!!

Part 1:
德拉科·马尔福并不太满意自己的生活,当然,这并不是指他对自己的爱人有意见,或者对于接受家族事业有什么不满。和之前的七年一样,他的郁闷来自于哈利·波特,伟大的黄金男孩,英格兰的救世主,还有另外一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喜欢的称号——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灵魂伴侣——这也许是他们这辈子第二个共同点,至于第一个——当然是对于某魔药大师无可救药无法自拔的深深爱恋。
他并非是妥协于外界压力或者波特的地位——如果他不退这一步,那么他们都会失去西弗,这一点,他们早有共识,所以——虽然不爽从西弗右手的牵手位置到唇上的标记领地到床上另一半的被窝都有人和你抢,并且会持续一辈子,但他不得不忍耐。
西弗勒斯·斯内普,一半属于德拉科·马尔福,一半属于哈利·波特。
啧,白痴的总是长不高的的疤头波特。

Part 2:
哈利·波特,伟大的救世主,现在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一半的爱人。
他不得不和某个白金斯莱特林分享他的领地,梅林啊,格兰分多本不该如此示弱。但……谁叫西弗接受的是他们两个,缺一不可,除非他们愿意保持这种暧昧而亲切却总是差一步的距离。好吧……于是他们开始了另外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从西弗的身上到底是谁留的吻痕多到西弗他在睡觉时会卷到谁的怀里再到谁能让西弗在……某种活动中失去控制地索求,——所以我们不该惊讶某些早晨看见某著名的魁地奇球员和魔法部官员出现在霍格沃茨的大厅,而魔药教授不见踪影,——斯莱特林和格兰分多总会找到战场,不管这个战场有没有硝烟。
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联合拥有,未得允许请勿接近。
啧,狡猾的迟早会秃头的马尔福白鼬。

Part 3:
——……我的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其实是您这辈子造的孽吧~斯莱特林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啊,主人。
——我应该和他们保持一米……不,至少三十码的安全距离!他们的大脑一定是精液淤积导致堵塞!
……不是您答应的吗——单日哈利双日德拉科。
——我以为还能捞到周日的休息。
……那么……
——结果他们决定周日一起来以防止对方偷袭!!!该死的……混蛋!
啊,您意志不够坚定了,到底基于什么原因您会答应这种完全看不到利益一点也不符合斯莱特林原则的要求?
——…………那个时侯……
什么时候?好吧好吧,我明白了,请您将魔杖放下吧,我不过是一本日记而已,——还是您的日记,不会……咳咳,到处宣扬或者做别的,那个时侯啊……男人的意志力的确那个时候最弱,还是说,他们让您太舒服了,以至于您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思考?
——………………
哦,停止,求您了,不要四分五裂,我单薄的身躯经不起这样的折磨!而且,比起教训我,您难道忘记今天就是周日了吗?至少要准备点体力药剂和提神剂啊,主人。

Part 4:
“西弗~你……真敏感呢~~”
——那个该死上扬的尾音是怎么回事!!
成为饼干夹心的魔药教授努力地想逃脱——对不起,我忘了斯莱特林不这样形容自己的困境——试图保持一种高傲的姿态以挽回一点自己在这种情形下所处的劣势,可惜,经过战争洗礼的哈利和德拉科已经不再那么好糊弄——所以说,被压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及以后的无数次……
“唔……我……还有工作……”——您认为这个已经用过的借口会被接受吗?
“霍格沃茨又不会因为你的勤劳而为你加薪,倒是我可以给你丰厚的假日津贴。”德拉科贴在他身后,暧昧地用自己的下身摩擦着他紧实的臀部。
这种调笑的口吻近来已经不会令他的教授感到过于窘迫而将他驱逐出境,只要他不是太过分。不过现在……只是因为我们的魔药教授没有闲暇理会这种暗示性的下流话,他的唇正被行动力超强的狮子占据着。
从唇角到牙齿都被细致地舔舐,这种色情的法式深吻延续了好几分钟,直到背后的德拉科在他耳边嗤笑了一声,并凶猛地咬住他的耳垂——用那种不会弄疼他的含法,他才从晕眩的吻中稍稍回神,却又马上陷入更加羞耻的境地。

Part 5:
西弗勒斯·斯内普,永远不习惯自己被两个爱人宠爱——这并不是说单独相处的情况就好到哪里去了。他在性爱中永远属于生涩、拘束的被动地位,一方面因为他拘谨的天性,一方面因为他在几十年生活中养成的自卑——来源于幼年的错待及成长之后的错失。这种地方往往让他的两个爱人更加珍惜现在的拥有。
——或者,还有性爱中那压抑快感的耻辱表情和那已经开发过度的敏感身躯所构成的矛盾感,也让男人们无比迷恋?
比如现在,他永远不会理解,他半眯着眼睛,睫毛轻颤,咬着嘴唇,身子往后轻靠在德拉科身上,手指小心地搭在哈利肩上,虽然窘于接下来的亲密却仍执意回应他们的爱——这种努力有多么令两人感动。
就像他清晨起来会毫不留情地给睡懒觉的那个人来一个“aguamenti”【清水如泉】——他的两个爱人都宣称一个早安吻会更加有效果,对他们安排的早餐一言不发地吃掉——即使里面有他不喜欢的胡萝卜和西芹,陪德拉科进行晨读——这总是会引发哈利的嫉妒,监督哈利制造魔药——他坚持一个救世主的技能树里必须要有魔药配置那一项,即使那个救世主已经退役成了魁地奇球员。
这种隐忍的深沉的爱,他永远不会用言语告知,但他两个爱人却不会错过任何挖掘的机会,并为之心生感激。

Part 6:
因为有两个爱人——而且是两个过于出名的爱人,所以常常会被质疑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接受这种世俗看来是畸形的恋爱关系,更别说他还是德拉科·马尔福的教父及哈利·波特的老师,于是他在别人口中总是背负上了不伦的罪名。
也许知情的人们会支持,但这世间终究是凡人的领地。
于是在他们关系曝光的那段时间,他的名字频繁地出现在各种杂志报纸上面,——他被称为食死徒的高级男妓,以出卖身体来洗刷罪名,上了救世主及贵族领头人的床,并迷惑了那两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你的罪孽梅林都不会原谅。
这种恶毒的诅咒还只能算是轻微,更多不堪入耳的话被砸到他的身上。
他其实并不在乎自己被怎样曲解,只是……只是……即使是经过许多苦难变得坚韧的心仍是受到了伤害。
虽然他仍挺直脊梁没有屈服,但是每堂魔药课来自学生的疑惑、鄙夷、讥讽的目光还是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他并不该去奢望平静的幸福,他早已失去了这种资格。
但……还是没有办法轻易放手,斯莱特林的爱情从来不会因为其他的事情而消磨,即使他们必须为此付出再多的代价。

Part 7:
——我后悔了。
他们秘密地在爱人不知道的时候相会,就算再对彼此厌恶,根本不希望出现对方来占据自己的爱情,但爱人的希望才是第一顺位需要考虑的。
为了西弗,他们可以和平相处,甚至容忍对方对自己领地的侵入。
压抑格兰分多和斯莱特林的天性,他们做出种种退让和努力,仅仅为了爱人不再愧疚于自己对他们的不公平,或者自卑于自己的不值得——即使必须和别人共享那片领地。
——为了什么,疤头?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很奇妙,他们虽然是情敌,但某种方面的确相惜。
他们嫉妒着对方独占着恋人的那一部分,却又同命相连地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
正如他们所立下的誓言:一切只为了西弗勒斯·斯内普。
——早知道那些人会这样伤害他,我就该让伏地魔占领英格兰。
狮子抱怨着,蛇眨眨眼,给了他一个嘲讽的微笑。
——哦~那里面可有着许多哈利·波特的崇拜者呢。
——……不要提醒我这个事实,我不想把这个当做荣誉。
狮子抱着头大吼,蛇冷笑着给他致命一击。
——听说西弗收到的信里还有哈利·波特崇拜者集体寄来的威胁信,不要不·知·廉·耻·地纠缠我们的救世主?
狮子看着情敌那可恶的笑容眯起了眼。
——哼,那些信可不仅仅因为我一个人,据说还有贵族长老会寄来的信,要求西弗将马尔福家主伴侣的位置让出来不是吗?
——我可不是你,会被这样吓住,疤头。
——我绝对不会让步的。
——拭目以待。

Part 8:
没人知道惹怒格兰分多救世主和斯莱特林马尔福究竟得付出什么代价。
只是那一年,德拉科在哈利的支持下成功当选了魔法部部长,而哈利在德拉科的教唆下担任了梅林爵士团的名誉顾问。
那些议论在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感谢梅林,权势在魔法界也如此好用。
——你们做什么?!
被劫持到普林斯宅举行秘密婚礼——他们彼此否决了波特宅和马尔福宅的建议,魔药教授板着一副脸,问着一脸期待……或者是一脸惊艳的两个人。
一袭手工精致的白色长袍,黑色腰带上织着金色的符文,魔药教授完全有别于平日的装扮令两人都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也许以后的结婚周年应该要小小地庆祝一下?抱着某种阴暗心理的两人同时露出了被爱人成为“蠢透了”的笑容。
他们身上也是同款的白袍,只是分别系着代表格兰分多金和斯莱特林绿的腰带,上面编织着同样的符文,一左一右地伸出手,将两朵紫色郁金香别在他的胸口。
精通药物恰巧知道一点花语的西弗勒斯抿紧了唇,垂下眼,看着自己的两只手被分别牵起握紧。
——对不起,因为我们的缘故让西弗你受了那么多的伤害。
——请给我们守护你的机会。
——请让我们给你幸福。
左边和右边的脸颊都被印下一个柔柔的吻,他被拥抱着,内心充满了意味不明的酸涩情感,看着蓝色和绿色的眼睛,他根本没办法拒绝。
——……好。
紫色郁金香代表着永恒的、无尽的爱……

Part 9:
他在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爱得这样深刻。
西弗勒斯·斯内普从来没有预想到自己的生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甚至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得益于惯于直线攻击的格兰分多救世主和喜欢曲线救国的斯莱特林大贵族。
他该为此感谢梅林?
——不!!!那两个小混蛋只会得意洋洋地在他“身上”开Patty庆祝!!!——哦,梅林啊,西弗竟然会为了我们相信梅林的仁慈。——但是现在的情况也没好上多少不是吗,特别是在新婚夜你一时动摇答应了他们……种种不合时宜的要求。
和一个人分享体温还可以忍受,但是两个人——你们真的不觉得拥挤吗!!!表面看来女王气势严重的教授,其实根本就是不擅长拒绝自己在意的人吧~~
或者是,习惯了得不到回报的付出?

Part 10:
“……”西弗勒斯不习惯在性爱中发出种种代表欢愉或束缚的喘息和呻吟,这只会让他觉得自己太过于容易沉溺,斯莱特林不应如此轻易服输,——哦,我该表示惊叹还是赞扬,您在这种时候还想得起斯莱特林的原则问题。
可是他的两位爱人并不会这样放过他。
“西弗,不要咬得这么用力。”原本在他胸前肆虐的德拉科抬起头来,温柔却强势地伸出手指在他的下唇抚弄,趁他不备将手伸进了他的口中,逗弄着无处可逃的小舌。
“啊!……”西弗勒斯惊呼了一声,无论经过多少次的亲密,他都不会习惯这种性暗示严重的挑逗——德科拉的手指模仿着他平时抽插的频率在他的嘴里进出,合不拢的唇边逐渐被溢出的唾沫染湿,在阳光下泛出诱人的光泽。

Part 11:
阳光?是的,灿烂的阳光欢快地闯进地窖,——狮子和蛇达成了默契,坚决反对自己的爱人待在暗无天日的房间发霉,为此,马尔福花费巨资重新改造了地窖,力求在保持安静、优雅的气氛中彰显马尔福的华丽审美,并花大力气营造了既有助于健康又舒缓心情的好环境,还要保证在进行某些活动时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打扰。
——喂!你这个狡猾的白鼬,不要趁我不在把我的东西全部丢出去。
——你那格兰分多的审美观根本就是不正常的代表,不要试图以你的诡异品味来污染我家的西弗。
——什么你家的,西弗明明是我的,未来的河童孔雀。
——你个侏儒疤头!……
……即使已经成长为了好男人,在任何涉及到爱人的问题上,这两只都孩子气得近乎愚蠢,难道说,恋爱的人真的是没有智商可言?
好吧,请再回到阳光的问题上来。
比起更具暧昧感的深夜,他们偶尔也会喜欢白日——特别是当西弗勒斯被他们诱导得失去理智,忘记自己的任何反应都会清楚地被他们捕捉。

Part 12:
因为之前几十年缺乏锻炼而比常人更加苍白的脸,现在正被淡淡的红晕占据;
颜色浅淡的薄唇,被肆意的吻染上了暧昧的水色,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侧颈滑出一道水痕;
以往冷淡空洞的眼,因为隐忍的欲望而分外诱惑,睫毛因为每一次过激的动作颤动着;
那低沉磁性的嗓音所转化的情色呻吟,在房间里缠绵地流转,让人贪婪地想要求更多。
——住手……那里……不……不行……
致力于开发爱人身上的敏感点的狮子和蛇并不会因为这带有示弱的恳求而罢手,反而变本加厉地动作起来。
有别于他们平日的不合,在这种时刻他们都能够……克制对对方的不满怀着对同一目标的执着追求全身心地投入……令自己的爱人每一次都感受到更多快感的伟大事业里来。梅林啊,即使是对抗黑魔王那会儿也没见到他们如此同心协力。

Part 13:
——哈……啊……啊……
一个抬高的音节,西弗勒斯在德拉科的嘴里喷发出来,然后无力地倒在了哈利的怀里。
——西弗的味道还是那么好呢~
伸出手指,拭去唇角的白浊,德拉科露出一个无法挑剔其礼仪的微笑。
——恩……唔……
而哈利的手在他胸口处加大了抚摸的力道,沉浸在高潮里的西弗勒斯无意识地发出了软绵绵的呻吟。
——只注意德拉科可不行哦,教授~
哈利伸出手指,挑开他的唇,拨弄着他的舌头,看着他因为这个禁忌的称呼瞪大了眼睛,坏心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呜呜呜……
涨红脸因为羞耻想要怒骂的西弗勒斯一口咬住了哈利的手指,那些词句被堵在口中成了模糊的音节。
然后,哈利越过西弗勒斯的肩膀与德拉科交换了几个眼神,德拉科耸耸肩,站起接过了西弗勒斯的重量。
蜷缩在德拉科怀中,他往后看的时候,哈利将沾染了他唾液的手指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唇边带有明显暗示的弧度令他感到了体内那处该死的紧缩所引发的饥渴——是的,他正渴望着被占有,虽然他很想诅咒这种让他难堪的敏感,但欲望显然更为深刻。

Part 13:
——哈……啊……啊……
一个抬高的音节,西弗勒斯在德拉科的嘴里喷发出来,然后无力地倒在了哈利的怀里。
——西弗的味道还是那么好呢~
伸出手指,拭去唇角的白浊,德拉科露出一个无法挑剔其礼仪的微笑。
——恩……唔……
而哈利的手在他胸口处加大了抚摸的力道,沉浸在高潮里的西弗勒斯无意识地发出了软绵绵的呻吟。
——只注意德拉科可不行哦,教授~
哈利伸出手指,挑开他的唇,拨弄着他的舌头,看着他因为这个禁忌的称呼瞪大了眼睛,坏心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呜呜呜……
涨红脸因为羞耻想要怒骂的西弗勒斯一口咬住了哈利的手指,那些词句被堵在口中成了模糊的音节。
然后,哈利越过西弗勒斯的肩膀与德拉科交换了几个眼神,德拉科耸耸肩,站起接过了西弗勒斯的重量。
蜷缩在德拉科怀中,他往后看的时候,哈利将沾染了他唾液的手指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唇边带有明显暗示的弧度令他感到了体内那处该死的紧缩所引发的饥渴——是的,他正渴望着被占有,虽然他很想诅咒这种让他难堪的敏感,但欲望显然更为深刻。

Part 14
白皙的背部,平时倔强地总是挺直的曲线在他们的怀中变得稍微柔顺,随着身体的每一次微微起伏带来令人难以言喻的感受,无论用手触摸还是用唇舌品尝,都具有如同罂粟般的魅力——难以忘怀并渴望着再次拥有。
与布满大大小小伤痕的身前不同,魔药教授的背部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偶尔的暧昧红痕。——他在之前从来不以背部示人,而之后,他的背后则有了两个很好的守护者——除了他们偶尔的监守自盗。
“唔……”无力地攀附着德拉科,魔药教授因为哈利在他身体中来回穿梭的手指而发出暧昧的低喊,“那里……不行……”坏心的恋人明明没有直接刺激自己的敏感,仅仅在周围的内壁抚摸,逐渐加强力道的手指已经让他的小穴感到了贪婪的欲望。
到底是因为自己天生过于敏感,还是仅仅因为自己总是无法拒绝两个恋人的任何要求?
就像现在这样,因为他们眼中的狂热,自己表现出来的这种淫荡的模样,常常让他觉得恐惧和悲哀,如果有一天……自己不被这么渴望,连这具身体也无法再让他们给予任何一丝怜悯,他还能回到原来的样子,保持他仍有的骄傲和尊严吗……

Part 15
——西弗,你不专心……
对于爱人突然变得悲哀的气息,德拉科虽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却无法安慰,仅仅用着无谓的誓言根本无法说明自己的决心,他的西弗,虽然这样渴望着被爱,却不相信自己能得到永恒,斯莱特林的爱常常坚定不移,却总在荆棘横生的路上被不安所蒙蔽,不是因为不爱,恰恰是因为爱了,才会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不是爱人的幸福。才会一次次地试探,一次次地退缩,在每个关键时刻,都狡猾地不表露真心。
——西弗,我不会要你相信,但是我会在最后的那一日,告诉你我有多么爱你。
迟钝的狮子不满地看了眼貌似狗腿的蛇,——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这么想。
——那时,我们也许可以在墓碑上写,德拉科与西弗勒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知道,就像童话中出现的那样?呃……好吧,勉强再加上疤头。
对着自己一生的情敌蛇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示意他将脚从自己的脚背上挪开。
狮子没有出声,他虽然不像蛇那样善于言辞,但他也一样真挚,——对于自己的爱人。
细密的吻落在爱人裸露的背上,温柔而又充满了爱意。
于是西弗勒斯微微地叹了口气,终于放任自己沉溺其中。

Part 16
要怎样消除情人心中的不安?
是更加强烈的爱,还是更加激情的性?
或者这就是名为爱情的毒药,让你时刻在它面前都如此卑微。
无论你是国王或是巫师,都没有办法避免因爱而产生的不安。
你无法预知这种不安来自于何处。
就算是善于占星的人马也无法给予任何答案。
或许前方是绝望的死路,或许也孕育着层层生机。
也许只有等到死亡将你我拥入最后的归宿时,你才会坦然地接受我真挚的爱意。
于是我只有向遥远的厄洛斯祈求,希望你能如我爱着你一般地给予我你深藏于黑暗的感情。

Part 17
“西弗……你准备好了?”带着礼貌询问的语气,哈利慢慢地将自己推了进去,没有给予任何拒绝的机会。
“啊……”沉浸在德拉科的手所带来的快感中的西弗勒斯因为身后毫不留情的侵入低叫起来。
哈利的昂扬带着像要占领他内部所有的气势强劲地抽插着,他随着这样的节奏来回晃动,控制不住自己情色得好像在渴望更多的呻吟。
德拉科给了他一个深吻,安抚着他莫名的焦躁。
将他的腿抬高,使得他成功地挤入西弗勒斯身下的狭窄领地。
这个姿势使西弗勒斯更加深刻地感到自己的内壁被爱抚,完完全全地,根本无法逃避。
“呜……”哈利的突然静止令他疑惑地低下头,因为被两个人支撑着所以好像悬空了一样的自己,阴茎没有经过任何抚慰就在恋人的抽插中高高耸立并吐出淫靡的欲液,小穴被撑开的情景隐约映入了他的眼中,即使闭上眼也组绝不了那些淫乱的图像不断在他的脑海里闪现。
“西弗……睁开眼睛,我要进去了……”德拉科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
他摇着头,瑟缩着:“不……太多了……我受不了……”
但这样的动作只会令人生起肆虐的欲望,就仿佛只要弄坏就再也不会被抢走的想法诱惑着德拉科。他用手指引导着自己的阴茎慢慢插入被塞满的小穴,“好紧……”
“啊……唔……”西弗勒斯浑身颤抖着,仿佛已经无法接受再多。
等到他完全插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和哈利都是屏息的,而恋人即使畏缩也努力的接纳令他们心中生出了某种深刻而感激的情绪。
两根粗大的阴茎挤在一起,因为西弗勒斯的小穴的紧缩而更加茁壮。
“啊!不要再大了……”被这样对待而眼角泛红的西弗勒斯令他们觉得无比的可爱。
“真想一直待在里面……”这样感叹的狮子自然得到了恋人的白眼和情敌的鄙视。
面对着的蛇给了恋人一个轻吻。“要动了,西弗你要抓紧我……”
抿着唇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西弗勒斯感到了愤懑,或者说男人的脑子里全是精液这种说法其实真的很正确吧。

Part 18
他感到了晕眩,身体里永远有一根以上的阴茎来回抽刺。在他最敏感的地方撞击着,就好像永远饥饿的凶兽,贪婪又不知节制。叫嚣着更多,更多,直到他什么都已经付出,再也找不到可以保留的一切。
“哦,不……该死的……恩……”他小声呜咽着,几乎令人喘不过气的快感压迫着他释放仅有的热情,他就像被抛到岸上的鱼,被日光烘烤着,没有一丝躲避的余地。
身体感到了疲累,但是精神依旧亢奋的矛盾感使他的小穴更加敏感,即使只是一个细微的挺进也令他不由自主的喊叫。
他诅咒着两个不知疲倦的恋人,在高潮和高潮的缝隙中挣扎徘徊,但始终离终点差那么一步。
“快点……快点给我……”他的手无力地搭在德拉科的胸前,身子大张着,完全靠着两人支撑他所有的体重,却因为这种依靠感到了更深的碰触,过多的激情令他几乎丧失了理智,只剩下贪欲的本能,扭动着腰或是尽力收紧自己的小穴,以得到几乎积累到了极点的爆发。
“啊!……”终于,在两人同时一个凶猛的挤压中,他被怜悯地允许获得最后的解放,前方的喷发后和面的灼热令他不知哪一处才给予了他至高无上的快乐,就像他们所做过的任何一次一样,比完美还要完美的性爱。
再一次地,他在他两位恋人共同的汗淋淋的拥抱中,感觉到了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谁也无法撼动的爱情。


——我是再次说之后一个月不写H的FIN——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