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NC-17]断章·妄想

分级:因为涉及生子内容才标的NC-17,话说是这样没错吧~
所以这实际上是清水文…… 目前是这样……
警告: 另外,虽然名字正经但文很囧……-_-!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配对:HP/SS


Part 1 伪装咒是一个很实用的发明

“教授,求求你,睁开眼睛……”终于名副其实成为“活下来的男孩”,也许现在已经该叫“活下来的少年”——哈利•波特——伟大的救世主,在最后战役中终于打败了他命中注定的敌人,但是在剩余的人们的欢呼声中,绿眼的少年却满脸惊恐地抱着他曾经最厌恶的人——油腻腻的老蝙蝠斯内普泣不成声。

如果罗恩看见这样不可思议的画面,一定不会相信那个绝望的近似疯狂连站立的力气都已失去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教授,不要……请不要这样残酷……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胜利,请不要……”眼泪不断地从那双绿色眼睛中流出来,哈利半跪着,以一种虔诚的姿态深深地祈求。

“哈利,哈利?斯内普教授……?”当赫敏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已完全没有以往整洁的模样,头发纠结在一起,衣服上还有大片的血渍。

但是救世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理会他的朋友,只是不断呜咽着,犹如濒死的野兽。

赫敏并没有露出奇怪的神情,她早就知晓自己的朋友深藏起来的,关于和某位教授之间不太道德的暧昧关系。

“不,哈利,他还活着!”褐发的女巫突然高声尖叫道,“他还活着!”

但是哈利呆呆地看着她,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哈利,教授还活着!!!”眼尖的万事通小姐看见被死死抱在哈利怀中的教授挣扎了一下,恨不得拿魔杖去戳自己好友现在那不太灵光的头脑。

“还活着…………那,我该做什么……”完全没有智商可言的少年在问出这句话之后,终于回过神来,“幻影移行。”

哦,终于……看着好友消失的身影,万事通小姐叹了口气,也跟着消失了。


“梅林啊~~~”庞弗雷夫人的嗓音几乎可以穿透整个霍格沃茨。

才在医疗室门口坐下的少年马上蹦了起来,正准备以蛮力冲进医疗室。

“你不能进去,哈利。”庞弗雷夫人阴沉着脸从里面将冲动的少年推出来。

“格兰杰小姐,请帮我叫校长过来一下,顺便带上那只自从阿布思死后眼泪就留个没完的凤凰。”很明显,庞弗雷夫人对于福克斯一天到晚找她要眼药水还是有怨言的。

“教授会没事的,对吗,夫人。”

面容严肃的庞弗雷夫人皱了皱眉:“西弗勒斯……哎……别的都还好说,但是……”

“夫人,求求你,告诉我他会没事……”少年急切而悲伤地哀求道。

“哎……”平常自信满满的庞弗雷夫人一脸为难。

“西弗勒斯怎么样了?!”麦格教授捉着福克斯的脖子直冲过来。

“米勒娃,辛苦你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自己这样还要坚持上战场。”庞弗雷夫人叹息道,“我已经帮他治疗过了,但是他身上的蛇毒可能只有靠福克斯了。”

“没有问题!”麦格夫人勉强地扯了扯嘴角。

“但我恐怕这并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庞弗雷夫人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始终憋着一口气的少年脸色苍白,害怕再听到什么坏消息的他紧握的拳头甚至已经渗出血丝。

“他……我是说……西弗勒斯,他……要生了!天哪,我甚至还要帮一个高龄孕夫接生!”

没有管自己说出怎样震撼的消息,庞弗雷夫人拎着福克斯又进了医疗室。

良久,理智的万事通小姐才找回自己被惊吓到不知哪里的声音,结结巴巴地对着身旁已经石化的救世主说:“我想……哈利……我…我该…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Part 2 罗恩,坚持住


罗恩•卫斯理,哈利•波特的好友,一直陪伴在救世主身边,在最后战役奋不顾身地英勇作战——虽然决斗技巧拙劣,在N.E.W.T中也只是低空飞过——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

如今,这个英雄坐在对角巷里一间露天咖啡馆里,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和女友——只知道傻笑、露出的洁白牙齿几乎可以去做广告的救世主先生和严肃的脸上写着“你没有听错,所以请收起你那愚蠢的嘴脸”的万事通小姐。

“好吧,好吧,出乎意料的黄金男孩。”他嘀咕着,“在17岁时当了父亲,而我,不得不在同样的年龄担任教父,那么,孩子的母亲是谁?”

“我甚至不知道你和某位小姐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罗恩不满地抱怨,“哦,你没有回来的那些夜晚我就应该想到,是的,我竟然以为你还一直陷在被秋•张拒绝的窘迫困境里。”

“这只能证明你确实迟钝。”赫敏抬抬眉,给了他一个白眼。

“咳咳,罗恩,关于孩子的母亲……”哈利有些尴尬地抓了抓他那一辈子都不可能服帖的头发。

“是的,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究竟是谁打败无数女巫,即将得到波特夫人的桂冠。”罗恩微微倾过身,还挂着揶揄的神情,“伙计,来,说吧,究竟是谁,让你如此神魂颠倒。”

哈利张了张嘴,求救般地看向赫敏。

“罗恩,我觉得你不会那么想知道。”一本正经的,赫敏近似怜悯地看着一无所知的男友。

“不,你们不能这样吊人胃口!”卫斯理先生第一次这样诚恳地表达他异于常人的求知欲。

“呃……”哈利腼腆地摸摸自己的脸,“罗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的,是的。所以那位幸运的小姐是谁,我认识吗?”

“你当然认识。”赫敏嗤笑着说。

“哦,哈利,究竟是谁?”罗恩不屈不挠地追问道。

“呃……是西弗,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笑的好像世界上再没有人会像他那么幸福。

“啊?谁?”罗恩似乎还没意识到哈利口中那个名字的真正含义。

“斯内普教授,你口中‘油腻腻的老蝙蝠’,是你未来教子的……母亲!”万事通小姐一字一句地说道,冷颤了一下,似乎仍没有习惯这样一个事实。

“哦,恭喜你,她……”罗恩愣住,“………………”

当天下午,著名战斗英雄罗恩•卫斯理因为突发性昏厥被送入圣芒戈,原因——不明。


Part 3 其实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我不敢相信,阿布思!”顶着救世主光环,开着主角无敌模板,“活下来的男孩”,现在应该说是“活下来的男人”——虽然年仅十七岁,但已妻(?)、子俱全的哈利•波特在一个清风徐徐的下午占用了出去上课的麦格校长的办公室,又一次涅槃需要再上演一次“麻雀变凤凰”的福克斯叽叽喳喳地蹦到阿布思旁边,丝毫没有理会像怨妇一样唠唠叨叨的绿眼少年。

“梅林啊,那只老蝙蝠以为他是二十几岁的小青年吗?待在床上静养没几天就坚持着要去研制魔药。他甚至才刚生产完,按照东方的说法,他不是应该足足在床上待满一个月吗?”也许是因为如果他再不从床上下来,下次进医疗室的原因就可能是纵欲过度?

“恩……”

“阿布思,你也认同我的看法吧?!”伟大的哈利•波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早就知道那只老蝙蝠有多么固执,但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和我一起去圣芒戈做产后检查呢,梅林,那天他流了那么多的血,可不是几瓶补血剂就能恢复的。虽然庞弗雷夫人保证过他已经没有任何问题,除了一些营养不良。或者不止一些?他实在是够瘦的,几乎全身都是骨头,总是会硌到我,当然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想,他应该多吃一些?少去熬那些该死的魔药?或者我该尝试某些别的方法,你知道,能有效地将他挽留在床上?!”

“恩恩……”

“还有,我想我应该和麦格校长商量一下,为霍格沃茨加个魔法,让那些猫头鹰不在早餐的时候来骚扰我。海格每天都要用麻袋把那些附了照片的女巫……还有男巫的信件整理出去,我并不以为,这是出于真心的,我绝对没有那么好。事实上,我只想和西弗在一起。…………梅林的胡子,我知道西弗很不高兴看到那些肉麻的东西,还有……他那小小的可爱的别扭情绪?好吧,被关在卧室门外的滋味真的很槽糕!”

“恩?”

“而且,我应该为他也加上一个隐蔽魔法,我已经丢掉好几十封意图寄给他的求爱信了。哦,阿布思,他当然不知道,我不会告诉他——年近四十、在战争中出色担任了双面间谍、狼毒药剂的改良者、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章获得者、英格兰仅有的几个魔药大师之一——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是如何受欢迎,像一块上好的小牛排,令人心神荡漾。”享有着无上荣誉的救世主半眯着眼,露出了谁也没见过的“猥琐”笑容,“当然,除了我,没有人能品尝!”

“………………”

“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西弗为什么不肯答应我的求婚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几乎每天都和他睡在一起,也有了孩子,难道不应该顺理成章地举行婚礼吗?何况我每天至少求三次婚,戒指和花都准备好了,财产也准备转到他名下,为什么呢?难道是求婚的地点不对?可是餐桌、花园、地下室……连浴室和床我都试过了啊~~或者戒指上的钻石不够大,花也不够多?可是他明明叫我不要浪费啊~~~到底为什么啊~~~~~”

永远弄不清某个魔药大师的心思,陷入习惯性竭斯底里的哈利对着自己怀里的儿子不住叹气。

才两个月大的,黑发绿眼的,却有着小小鹰钩鼻的,被两位父亲命名为“阿布思•斯内普•波特”的婴儿已经在父亲柔和而充满爱意的轻声抱怨中沉沉睡去,身边还站着一只顶着麻雀外形的凤凰。


Part 4 欢迎加入求婚团


目前,“活下来的男孩”哈利•波特向“油腻腻的老蝙蝠”西弗勒斯求婚的场景已经成为霍格沃茨暗地里的名胜,以其多变不同的风格娱乐了几乎所有教授和鬼魂,哦,还有肖像。

当然,这场喜剧的主人公并没有发现他们已经变成了所有知情人最热衷收看的节目,其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了洛哈特的东山再起。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救世主会有那么多花样来进行他从来没有成功过的求婚,各式各样的建议——同样来源于霍格沃茨的教授和鬼魂,哦,还有肖像,当然还有可敬的万事通小姐从各方面提供的资源,不可否认其实他们是为了救世主的幸福,但也许更多的是想看每天准时播出、炙手可热的哈利•波特与西弗勒斯•斯内普——最佳的绯闻男主角主演、虽然台词总是“西弗,嫁给我吧”和“波特先生,请滚出去”这两句、但娱乐性十足的家庭伦理剧——这比八点档可要好看的多,不是吗。

尝试了烛光晚餐——被魔药大师讽刺:既然有荧光闪烁为什么还要用蜡烛,而且,波特先生,我更欣赏家养小精灵的厨艺。

尝试了送花——同样被魔药大师讽刺:这样完全没有作用无法制作出任何魔药的东西,请不要拿到我的眼前来,还是说,波特先生,你是在暗示自己其实和这种…玫瑰一样虚有其表?

尝试了到游乐园约会——还是被魔药大师讽刺:这种地方,和波特先生您真是十分搭配。您从来都是只长个子不长脑,相信您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我真是感到欣慰。

“得了吧,哈利,你们连孩子都有了,还有必要再倒过去谈恋爱吗?!”并且受到了万事通小姐的鄙视。

“疤头,你以前会被甩不是没有理由。”得到了关系已经有所改善,但仍然一如既往高傲的德拉科毫不留情地嘲笑,“你真的是生活在21世纪吗,如此跟不上潮流的做法只会令人笑掉大牙。”

“…………”还没有从自己的好友和老蝙蝠有一腿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的卫斯理先生暂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至今还在服用镇定剂,并在每一次听见自己好友开始议论他不可思议的爱人时喃喃自语:不,这不是梦。罗恩•卫斯理,坚强一些,勇敢地接受现实吧。是的,这不是梦。

“我觉得,你不该这么盲目地行动,该有个详细的切实可行的计划了,哈利。”在N.E.W.T中得到全O的万事通小姐以指挥官的气势挥手一划,拉开了以“婚礼”为目的的狮子与蛇之间的抗战的帷幕。

“我觉得西弗勒斯不会欣赏你们这种行为。”与魔药大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一脸温和但实际隐藏属性为腹黑的狼人先生看着由万事通小姐执笔、马尔福先生润色、卫斯理先生提供了勉强的友情支持的计划书——“论将斯内普教授拐进礼堂的可能性及实施方案(包括对种种意外事件的危机处理)”轻声说道。

“为什么我也要加入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讨论。”同样与魔药大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有“格兰分多之狗”之称的布莱克先生——在帷幕中度过了寂寞的两年以至于错过了最后战役,回来后就接到了噩耗,他那可爱的年少无知的教子投入了他一生的对头鼻涕精的怀中,还宣称一定要和鼻涕精结婚,两个人更是未婚先孕地奔向了甜蜜的(?)同居生活——嘟囔着,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离他远去。

“小天狼星!”自从当上校长之后更显女强人威严的麦格教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关乎哈利的终生幸福!!”

什么时候,他教子的终生幸福要跟鼻涕精扯上关系了?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去理会小天狼星寒风瑟瑟的内心世界。

“我……只是想……让西弗勒斯能待在我身边而已……”水汪汪的绿眼睛,呈八字状趴下的眉毛,乱糟糟的头发中间仿佛露出耷拉下去的两只狗耳朵,身后隐约可见同样耷拉下去的尾巴,迷茫的深情的像孩子一样不知所措的救世主激起了或大或小的女人们的母性和感动,同样激发了男性们的侠义心肠。

“哈利,相信自己,一个油腻腻的老蝙蝠不会比黑魔王难对付!”义字当头、说话从来不经大脑的罗恩拍拍自己好友的肩,面目扭曲、哆哆嗦嗦地安慰道。

“是的,哈利,至少我们不是全无头绪。”赫敏捧着一本厚厚的《行为心理学》开始阅读。

“哈利,不用担心,他都愿意为你生孩子了不是吗?!”狼人举起杯子,慢慢喝了一口热巧克力。

“加……加油……”似乎欣喜地想趁机鼓动教子变心的小天狼星在麦格教授的瞪视下还是没有提起这个勇气,十分不甘愿地嗫嚅了一声。

“德拉科说的没错,想要让格兰分多们不遗余力地帮你,装可怜扮弱小是最快速最有效的方法。”表面还是一副被抛弃的小狗状的绿眼救世主,内心却已经充满如何在教授身上打上“哈利专属,禁止触摸”告示牌的邪恶思想。


西弗勒斯•斯内普,拥有“油腻腻的老蝙蝠”、“鼻涕精”、“英格兰最后的魔药大师”、“斯莱特林的毒蛇”……等众多头衔,面容严苛——显著特征为罗马式的古典鹰钩鼻、深不见底会发射死光的黑曜石眼和令若干霍格沃茨毕业生终生难忘的毒舌,性格严谨——迷恋黑色、有轻微洁癖、严于律己更严于律人,在姓波特的救世主要求担任某位最近身体需要静养的教授的助手的留校申请得到批准时,其恐怖程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最新的名称为“患上产后症候群的高龄孕夫”。

霍格沃茨重新开课已经两个星期,除去斯莱特林其他三个学院的分数一直都在五十分上下浮动,并时不时滑落到负分。在新一轮的“霍格沃茨十大恐怖地点”的票选中,“地窖”以无可比拟的优势夺得第一,并有幸成为众多小动物们心中“再也不想光临的地点”NO.1的存在。在魔药大师无差别又上新台阶的眼神、语言、动作三位一体的必杀攻击中,霍格沃茨的小动物们迎来了一个无比严酷的寒冬。其具体表现为小狮子们萎靡不振无精打采几乎对生活失去信心;小鸟们集体卷起铺盖搬到图书馆并立誓要完成长达2米的魔药论文;小獾们茫然失措集体患上神经性胃痛;剩下的小蛇们开始明白做人要低调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这样下去,霍格沃茨明年就准备倒闭吧。”送走抱怨病患忽然增多的庞弗雷夫人,麦格教授不是那么认真地抱怨道。

“不用担心,”挂在墙上的前任校长愉快地眨眨眼:“也许他只是有一点疲劳过度?或者是因为麻瓜们说的那个‘产后忧郁症’?”

“也有可能是他最近在床上度过了太多时光?”又一次回来担任D.A.教授的狼人——卢平先生端起面前的热巧克力,腼腆地微笑道,“对于已经37岁的西弗勒斯而言,一个年轻热情的爱人需要他花费更多的精力。更别说这个年轻人最近打定主意要负起他未尽到的责任。”

“你们到底密谋了什么,让西弗勒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身处执行部的麦格教授好奇地问道。

“一点格兰分多的制胜关键。”那只著名的老蜜蜂神秘地微笑着,捻起一颗他特地要求画上的多味豆送入口中,“啊,呸,狗屎,竟然是巨怪口水味。”



参谋部:阿布思•邓布利多(“我就知道这两个孩子是十分相配的一对。”)、莱姆斯•卢平(“我也认为他们在一起不错。”)、赫敏•格兰杰(“看在我是孩子教母的份上。”)、德拉科•马尔福(“该死的,我为什么要帮疤头成为我的‘教母’?”)
执行部:米勒娃•麦格(“好吧,我必须得承认,在几年之前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变成现在这种关系。”)、卫斯理牌双胞胎(“愿意为您效劳。”“但是……”“我不得不说……”“哈利……”“你真是太有勇气了!”“要是老妈知道了……”“哦,梅林啊~~”“你知道……”“她一直把你看成她第七个儿子……”“但她决不会想到……”“斯内普会成为她的儿媳……”“哦,梅林啊~~”“还有金妮……”“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婚礼……”“哦,梅林啊~~~”)、纳威•隆巴顿(“哈……哈利……梅林啊……我真的……一点也没想到……”)
打杂部(也叫禁止行动部):小天狼星•布莱克(“哦,詹姆;哦,莉莉,我对不起你们!!”)、罗恩•卫斯理(“罗恩•卫斯理,坚强一些,勇敢地接受现实吧。…………不,我接受不了…………”)


“我……需要……一点氧气……”艰难地从魔药教室爬到外面草坪地某小狮子伸出手,海带泪地看向太阳,“我以为……我今生今世都看不到阳光了~~~”

周围的小动物们心有戚戚然地看着跟着蠕动地爬出来半天不能动弹的一群小狮子,将同情和恐慌深深地咽了下去,而随后出来的小蛇们意外地对仪态全无的小狮子没有出言讽刺也没有冷眼相对,只是如幽灵般地极为快速地优雅逃窜。

然后,如摩西分海一样,原先熙攘的人群迅速让开一条两米宽的通道,躺在地上的小狮子们也被好心的学长们拖到了一边。

某热衷黑衣的魔药教授黑着脸走过,身后还跟着和善地到处和小动物打招呼的新任救世主助理。偌大的草坪鸦雀无声,小动物几乎是极力压抑着想泪奔的冲动,在死光的肆虐中战战栗栗地站在原地。

然后,当黑衣教授的背景终于消失在他们面前,小动物们集体小心地叹了一口气,庆祝自己——死里逃生。


“西弗……”死缠烂打爬上某位教授的床,腆着脸皮粘到自己的亲亲爱人身边,该改名叫恬不知耻•波特的哈利将不断飙冷气的魔药大师圈在怀里,“西弗……”

“波•特•先•生,虽然您一向只有精力足以令人称道,但我明天并不想在床上度过我难得的假日。”青筋扭动的西弗勒斯面无表情地看向某人好像不小心放在他臀上的手,转过头来就迎上了一个热情的带着引诱意味的吻。

他的唇瓣被轻轻舔过,下唇被轻咬在某人的口中吮吸着,那双他永远也没法拒绝的绿眼睛带着快溢出来的爱意看着他。最终他垂下了眼帘,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为那个永远能够达成所愿的人张开了双唇。

“啪——”还陶醉在甜蜜中的救世主被推下了床,扣子不知在什么时候被解开的魔药大师——华丽的锁骨从敞开的衣襟中完全现了出来——高傲得将就算摔下床也没有从他大腿内侧离开的某色鹿蹄子拍开,“一个吻,波特先生,这将是你今天能得到的。”

“哦——不——亲爱的西弗——”

“没•有•亲•爱•的!波特先生,现在,从我•的•卧•室•离开。”即使被吻得气息不稳、两眼迷蒙,也极力维持着他耗损的差不多的威严——魔药大师指向卧室的门,“我相信,阿布思会喜欢你今夜的陪伴。”

虽然没有听过“欲速而不达”但也深知蛇这种动物要顺着鳞片摸的欲求不满•波特带着满怀的沮丧垂着耳朵拖着尾巴走出了卧室。

被留下的微微有些脸红的魔药大师,将自己深深地埋进柔软的羽毛被中半天,才低低地说了一句:“该死的波特。”


“教父。”板着一张脸的伪面瘫——小马尔福先生走进了地窖。

以“婴儿不适宜住在阴森的环境,会造成性格上的扭曲”为由,霍格沃茨最强的隐藏BOSS庞弗雷夫人将地窖中所有的黑色装饰全部拉走,只留下了与某黑衣教授格格不入的可爱的动物造型的家具。

粉红色、粉黄色、粉蓝色充斥了你所能看到的每一个角落,加上赫敏送的天使摇摇铃、罗恩带来的小木马,双胞胎亲情奉献的仿真……充气娃娃(这个在被教授看到的第一时间被阿瓦达,然后双胞胎头上顶着“我是变态”的发光一号字绕着霍格沃茨跑了十圈……)……一向以贵族气质闻名的小马尔福先生也忍不住嘴角抽搐——这真的是那个传闻中的地狱所在吗,那阴森的氛围、黑暗的气息都到哪里去了!!所以这才是最近没有学生到地窖来劳动服务,而霍格沃茨的地板闪亮的可以找出人影的真正原因吗?!不,其实这是波特先生防止别人运用和他一样的方法爬上某教授的床而已。

以不屑的蔑视的眼神看着这些贫民送的便宜玩具和幼稚装饰,梳着大背头穿着丝绸长袍皮鞋上永远没有一丝灰尘的小马尔福先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就像他父亲看到“孩子多的养不过来”的卫斯理一家一样,“教父,这是送给阿布思的礼物。”

等身高的纯黄金打造的眼睛是黑钻的脖子上的蝴蝶结还是纯真丝所制的泰迪熊出现在了地窖的地上…………


“德拉科,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教授看着自己本该因为接手马尔福家产业而忙碌不止的教子,直接切入了正题。

“您真的不打算和波特结婚吗?”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年轻的铂金贵族暗自诅咒着那群推卸责任的格兰分多,什么叫他会对你多点耐心少点戒心!!这群胆小鬼!!

没有想到自己教子会问出这种问题,魔药大师的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不,我是说,难道您就任由阿布思成为私生子吗?”漂亮的借口,德拉科,斯莱特林加十分。看着已经拉下脸比平时更显阴沉的魔药教授,以前56代人都出自斯莱特林深知蛇性的小马尔福先生在心里为自己的勇气和睿智暗自鼓掌。

“该死的波特。”魔药大师诅咒着,并决定今晚,不,这个星期都不让某个让他陷入如此窘迫境地的绿眼救世主上他的床!!


“波特!”魔药教授以超出平常三倍的气势出现在萎靡不振的救世主面前。因为一周都没有成功地和魔药大师睡到同一张床上的委屈的哈利•波特以被抛弃的狗狗眼神看着自己的饲主。欲求不满很伤身的…

向来以言辞像刀剑般锐利寒风般凛冽足以让你后悔你出生在世上的魔药教授一反平日的干脆利落,踌躇了半天还没有吐出一句话。

“西弗,你有什么事吗?”不知道爱人到底要干什么的波特先生只好先开口,以免这样下去耽误了晚餐时间。

自暴自弃的魔药教授狠狠地耙了耙自己的头发,凶恶的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

梅林啊,他是做错了什么才让自己陷入如此为难的局面。发誓下一辈子绝不再和任何一个波特扯上任何关系的斯内普单腿跪在了明显被惊吓到的哈利面前,用冷得不能再冷的语气说:“波特先生,我,西弗勒斯•斯内普谨向您致以最诚挚的心意,希望您能与我在梅林面前许下一生的誓言,我将把我的爱、我的忠诚、我的生命都奉献到你的手上。”

他他他在说什么……一向不善于思考的波特先生完全混乱了起来,不是应该我向他求婚吗?还是我在做梦?或者这是双胞胎又一次的恶作剧?……赫敏,你在哪里?你的计划书里没有写道过这种情况啊!!!!

眼睛里明明白白透露出“你想够了没有,还要我跪多久啊,小混蛋!!”含义的魔药教授一脸不耐地等待着。

“西西西……西弗,你你你……是是是……在和我求求求……求婚吗?”完全错乱混淆的波特先生完全没有在意魔药大师那“不,我一点也不喜欢你,更别说和你结婚”的表情,感到他的一生再也没有遗憾了,他终于可以成为西弗的合法丈夫,而不是地下情夫。

***************************************************************************

在某教授一点也不想公开的低调婚礼上,求婚团的成员们聚在了一起。

“现在这种情况……我到底为什么去大英图书馆看了近一个月的书,又去婚庆礼仪公司做了两个月的助理呢?”对于自己长达30页的计划书没有派上用场的格兰杰小姐分外不满。

“其实顺其自然就好了。”卢平教授温和地笑着,没有说出就是他和校长指使哈利将某教授绑在床上做到他点头导致霍格沃茨迎来一段漫长黑暗期的事实。

“呜呜…………莉莉,呜呜…………詹姆,我对不起你们……”坐在家长席的小天狼星单独占了一桌哀嚎的昏天暗地,麦格教授不得不为那一块阴气缭绕的地方加上一打静音咒。

“罗恩•卫斯理,坚强一些,勇敢地接受现实吧。他们都要结婚了…………不,我还是接受不了…………”

当然,如果忽略笑容僵硬行为僵化的莫莉•卫斯理夫人和同样没有心里准备完全在机械化往嘴里填东西连骨头都咽下去了的金妮小姐,其实这场婚礼还是挺好的,波特先生既没有因为傻笑而忘记宣誓戴错戒指,斯内普先生也没有因为面孔阴森而吓跑神父。

“话说回来,德拉科你到底和教授说了什么?”

“我问他是不是想让阿布思当私生子。”铂金贵族带着做作的谦虚假笑地回答。

“………………”

“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不早点答应哈利?!”

“当然是因为他根本不想冠上波特这个姓。”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