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S][R]狗狗!GO~(狗血的第一弹)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因为已经成为狗血大神的信徒,所以此文是狗血的开头,狗血的结尾,狗血的人物……一切只因为一个狗血的作者
所以本文不可避免的会成为琼瑶式八点档连续剧,人物不可避免地OOC,情节不可避免的庸俗乏味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他……不,或者更应该说是它迷茫地站在街头,打量着对它而言足够陌生的风景。它确定自己看到过这个地方,虽然与那模糊的记忆有所不同,但是它认识这个地方,被它列为“最好再吃了镇定剂再来”的地方只有那么一个——蜘蛛尾巷。

……好吧,然后呢,它现在可没有什么镇定剂供它选择,它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该死!帷幕后面那些长长的黑暗通道令它有点晕头转向。根据巫师野外生存法则的第十条:当你不慎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搞清楚你是谁,搞清楚你在哪,搞清楚你是否在你应该在的时间,其他的听天由命。好吧,它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

它——西里斯·布莱克,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傲罗。……很好,它并不是一条普通的狗,至少这解释了他的脑海中为为什么有那么多奇怪的画面,和那些装扮奇特的人,——这起码不是因为它遇到了连续不断的狂欢节嘉年华。……该死,狂欢节是什么。哦,这该死的失忆。好吧,当它记不住它的大部分经历,时而会冒出新的回忆,就像种蘑菇那样,你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你的菜园子里,——这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它还记不起任何一个咒语,它只能确定自己的确曾经是一个人·类·巫·师,而不是一条妄想症发作的狗。……好吧,这并不能让我感到有丝毫的欣慰。它吐吐舌头,

它记得这个地方——当然记得,这不是那只老蝙蝠的窝吗。……老蝙蝠?狗的天敌应该是猫吧,而且自己是人类的时候难道还会无聊地和一只小动物过不去?难道它以前是一个恶棍?欺负年迈的小动物不说,还专门只欺负那一只?……哦,不,它耷拉着耳朵,一脸沮丧,如果前面有墙毫无疑问地它会一头撞过去,它竟然有这么不光彩的过去,它是在给它的偶像丢脸啊~~~~它痛苦地哀嚎着——什么,它的偶像它当然记得,虽然是麻瓜的一个……叫什么来着,那个会动的小画面,它小时候从家里偷溜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永远的神犬莱西大人啊——我将追随着您的脚步,锄强扶弱、伸张正义、保护弱小……哦,不——它又一次哀嚎,我为什么要为我那不负责任抛弃我的过去买单,我绝对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啊~

“你饿了吗?”

呃……它抬起头,就看见一张冷冰冰的脸,摊开的手里拿着一小段香肠,“要吃吗?”

它……不是流浪狗啊,它出身高贵、为人善良,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傲罗之一(它认为自己应该是),这个小孩是把它当什么啊~~~侮辱了它的狗格,它怎么会吃这种一看就知道是剩下来的食物!!绝对不吃!!坚决不吃!!肯定不吃!!它是一条有尊严、有原则的狗!!

…………

“看来你是真的饿了吧……”男孩在它的头顶感叹道,它含着泪啃着那一小节香肠,莱西大人,我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吧?”

“汪~”它自暴自弃地回答了一声。

“真好呢,能自由地……”男孩看着它,黑色的眼睛里隐藏着少许的落寞。它才看清男孩长的是什么模样,纤细的四肢,瘦弱的身躯被罩在一件大衣服里,就像田里的稻草人,黑色的头发乱糟糟地看来很久没有打理过,眼睛很大——不过是因为他的脸太瘦了,它可从来没见过能把自己弄得如此糟糕的小男孩。而当男孩小心地伸出手来抚摸它一身软乎乎的长毛时,它还敏锐地看到因为衣袖滑到手臂而显示出的伤痕,旧疤新伤间杂着大块的淤青交织在一起,几乎看不到什么完整的肌肤。在它的脑海中可不存在这样的孩子,童年时代不都是精美的食物、崭新的衣服、肆意的玩耍以及那些令人头疼的上不完的礼仪课吗?

它看着男孩眼中的少许温暖,低下头主动地挨了过去,伸出舌头在那只小手上舔着,……好吧,莱西大人说过爱护弱小才是侠义之道(它说过吗?),绝对不是因为那个孩子的眼神太令空洞,那个孩子的表情太过寂寞早熟,……它——坚强的布莱克,才不会为一个孩子心疼,也不会产生什么怜惜的保护心理!!绝对不会!!坚决不会!!肯定不会!!

当时光偷偷地踮起脚步溜走,一人一狗也只能面临分别。——切,说的好像它很在乎那小鬼一样。

它看着孩子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心里也被这种沉重感染了一样,但是它却没有办法挽留,——它……只是一条狗,虽然它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巫师,但这并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使它觉得自己和那些伪善的人没有区别,一边看着这个小孩走向只有伤害的前方却做不到任何事情,该死……它不知道诅咒梅林有没有用。

“我叫西弗勒斯·斯内普,”那个孩子又折了回来,认真地盯着它,“虽然没有办法将狗先生带回家,但是我还会带吃的东西来给狗先生你的。”

……先把自己养胖一点吧,它皱着眉——好吧,事实上狗是没有那玩意可以皱的,看着少年太过单薄的身躯,有点不屑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几乎没有听清那孩子后来说的话。

“……那么,以后就叫你布莱克好了。”那孩子近似面瘫的脸上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恩……要是笑起来还挺不赖的嘛,想起自己就好像怪叔叔一样的想法,几条巨大的黑线从它头顶滑落,它只是同情那个小男孩而已啦,伟大的傲罗布莱克先生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简单的笑容而心跳加速的!!!


插花的RP小剧场:
当伟大的布莱克先生克服重重困难将某只老蝙蝠打包回家之后,他好奇地问自己的爱人为什么会将自己的阿格玛尼斯取名为布莱克,因为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暗恋他了吗?

而我们的魔药教授以看笨蛋的眼神盯着那只打上“白痴”标签的蠢狗,以经典的嘲讽语气回答说,那时候他还没有看到他的人类形态,在继“愚蠢、没大脑、冲动……”的特质之后,格兰分多难道还有自恋的妄想症倾向吗。他只不过因为那身黑不溜秋的颜色才随口说的布莱克。

以此类推,要是白色的就叫White,红色的就叫Red……

布莱克先生终于明白——治疗狼毒的就叫狼毒药剂,治疗吸血症的就叫吸血鬼药剂……那些乏味的药剂名称从何而来。自己的爱人就算已经不再年幼,对于取名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天分。

好吧~他只好哀悼自己浪费在那个不同常人的爱人身上的一见钟情。而且……是两次。

布莱克先生的再次出场

冷静,你要冷静,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神犬莱西大人的追随者,你应该处变不惊,坦然自若……来,深呼吸~~~呼~~~~吸~~~~~好,冷静…………个P啊!!!!

这又是什么地方啊!!!它不过是睡了个觉而已吧,谁能告诉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不是蜘蛛尾巷,它的蝙蝠雷达没有报警,不需要镇定剂……不,它需要,梅林啊,它得罪你了吗,先是跌进帷幕失去记忆,然后被抛到自己最感到紧张的地方,好吧,至少它知道自己在哪……现在……它是在哪个异次元空间了吗?它会碰到邪恶的要侵占地球的外星人吗?啊……它势单力薄可不可以申请先回英格兰啊……呃,等等,这里为什么看来这么眼熟?

蜜蜂公爵,猪头酒吧……霍,霍,霍格莫德!!!
(你能想象布莱克先生的脸那一瞬间成了=口=)

不可能!!!为啥会是霍格莫德?难道是因为它……肚子太饿的怨念么?不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情况?

“鼻涕精,你竟然也能到霍格莫德来吗?”

一阵喧闹打断了它的胡思乱想,一堆穿着巫师长袍的学生推攘着进了它藏身的小巷。

这些人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它歪着头打量,并且感到怀念。多么……熟悉的场面啊,想当年它也这样欺负过那只蝙蝠…………莱……莱西大人,它难道真的是一个恶棍吗,它竟然曾经是不良少年!!!不~~它哀叹着,将爪子耷拉在眼睛上,低声哀嚎,它真的真的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啊!!!

恩?等等,刚才那一堆人里……怎么有个身影这么眼熟?
(你能想象这一瞬间布莱克先生的脸又成了=口=)

虽然长高了很多,衣服换成了宽大的黑色长袍,头发也长长了,但是……那双眼睛还是一样冷冰冰,那张脸还是一样面瘫,那种阴沉的抑郁的怎么看怎么让它不爽的气质……蝙蝠仔!!!呃?为啥会出现这么莫名其妙的称呼。啊,那个拿半截香肠调戏它的小男孩!!!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