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S][NC-17]亲爱的饲主大人(小步的生日文~)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不CJ的生日文,鼻血控制~

狗——是忠心又可爱的动物,对于主人而言,无论它是多么鲁莽、笨拙、横冲直撞,就算全身上下只有小脑和四肢发达,也不会影响它在主人心中的重要地位,虽然这个主人是如此别扭,从来不肯表现出对宠物的爱~~

西里斯·布莱克先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法动弹,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双手双脚都被拷在床柱上的姿势实在令他感到极度地不自在。好吧~他最近似乎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吧,除了不小心弄翻了某毒蛇头子的坩埚?——他已经被罚不准用魔法去清理魔药材料柜;在外面喝醉酒一夜未归?——结果他被拒之门外三天;还是像自己的教子泄露今年的考试题目?——这个……就算被知道他也不认为哈利能拿到什么好分数;……总之,到底是为什么,让他的爱人连续拒绝他一周的求欢不够还要把他锁在床上?……应该不是因为他上次做得太过火让某个魔药大师躺在床上连课都不能上吧……

……看来,他只有等某个名为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小气的心思隐晦的不管做什么都没办法猜到的毒蛇头子自己来向他解释——关于为什么要惩罚他可怜的欲求不满的爱人的真正原因?!

当卧室的门终于被打开的时候,他已经昏昏欲睡——任谁百无聊赖地等了一天都会有这种反应,但当他看到自己的爱人的时候,用立即清醒都无法形容西里斯·布莱克先生的快速反应,从他身上的某根突然将衣服的下摆顶起来就知道了——他实在应该庆幸他现在穿的是睡衣。

某个终日阴森面目阴沉以吓哭学生为乐有一个标志性的大鼻子被称为“油腻腻的老蝙蝠”的魔药教授——梅林啊,要是有学生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认为自己神智错乱去圣芒戈挂号——前提是先不要被某只格兰分多忠犬咬成重伤病号。

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虽然已经42岁——但在这个男人最成熟的时候,他的魅力就像一跟上好的大骨头——对于西里斯·布莱克先生来说,这是他无法拒绝的诱惑。特别是那一位现在只围着浴巾就出现在被他评为“全年无休止荷尔蒙分泌超常”的忠犬面前,无疑更加刺激了西里斯·布莱克先生从来就不怎么可靠的理性。

魔药教授手里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那些因为刚刚清洗而变得柔软清爽的头发在毛巾的抚摸下服帖地全部往后,露出了他饱满的不轻易示人的额头,姣好的眉毛下面黑珍珠似的眼睛因为沐浴而变得不那么咄咄逼人,被水汽蒸腾的有些朦胧,就连那个硕大的鼻子都显现出一种罗马雕塑的的线条,令他轮廓分明的脸流露出知性睿智的味道。

他没有理会身上不断滴落的水珠,那些在他身上划过透明的痕迹,从他的脖子、他的锁骨、他的胸膛滑下,濡湿了腰际的浴巾,隐现出暧昧的水渍。偶尔一滴水在他深褐色的乳尖顽皮地不肯离去,或者沿着他胸口的中线滑进那被毛发和浴巾遮盖的阴暗处,他直直地与床上的人对视,勾起唇角,将毛巾丢开,缓慢地舔去手指上的水痕,以缓慢而诱惑的姿态拉开包裹严密的浴巾,又迟迟地不肯将自己的身躯全部展现在那个已经焦躁不安的男人眼前。

“老蝙蝠,拜托,我已经受够折磨。”格兰分多灼热的恳求令他终于仁慈地放过那只欲火焚身的忠犬,赤裸地出现在男人面前。

西里斯·布莱克先生倒抽了一口气,因为他的爱人就那么站在那里,左手细捻着自己已经微微挺立的乳尖,右手在下腹画着小圈,接近着那根在黑色体毛中开始抬头的阴茎。

晕黄的灯光不够明亮,他的爱人身后是浓重的阴影,柔光将他爱人的一举一动都映照的清晰却朦胧,就像一场仲夏之梦,他明明十分清醒,却觉得自己犹如身在幻境,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没有任何意义,除了那具苍白的身躯和那双不安分的手,还有那隐忍的从牙关中发出的细微呻吟——他开始痛恨那些手铐,他的脑海一片混沌,全身好像只剩下阴茎在跳动,所有的细胞都好像在叫嚣着将那个人压在身底蹂躏,直到他没有力气再做出这种情色的挑衅。

“你——想要我吗,布莱克?”

他看着那双高傲的黑眼睛,几近狂乱地点头。

魔药大师满意地看着自己爱人的疯狂,低声念了什么,然后等待着被欲望控制的男人从床上直接扑住他,像逮住了追逐已久的猎物,以无法阻挡的气势将他压在墙上,粗重的呼吸在他们的唇齿间碰撞、交替,他的乳尖被凶猛地攫取,他的左脚被粗鲁地抬起放在男人的腰侧,身体被拉开,一根阴茎没有预兆地直接撞进他的柔嫩,痛苦和快感同时汹涌而来,令他无法抑制地尖叫出声。

“恩……该死的……蠢…狗……”他吸着气,为男人毫不留情的侵略感到心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挑逗性激素过剩的男人。“啊……轻一…点……该死……”

男人完全听不进他的要求,只一味地在那个紧致的小洞里厮磨,感觉那湿滑的内壁开始接受他的存在,并贪婪地要求更多。

“你……自找的,亲爱的。”男人稍稍地回过神来,并回复了少许理智,看见他脸上忍不住的痛苦表情,摸索到他的身后,手指在那些被抚平的褶皱上来回滑动,没有感觉爱人的流血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他因为男人在体内的停滞不动而越发感到那些燥热的情绪,滋生的欲望在他的下腹处横冲直撞却找不到出口,他们的身体完全贴在一起,他因为一只脚着地无法受力只能将重心移到男人身上的姿势更加敏感,没得到抚慰的阴茎和不满足的后穴终于令他忍不住扭了一下腰。

男人因为这小小的扭动再度失去了理智,放开了他的上身,双手牢牢地捉住他的腰,开始前后的晃动。他的身子无法控制地向后仰,直到碰到墙,整个身躯呈现出一道流畅的弧线,他抓住男人的手臂,过多的快感令他语不成调。

“唔……不……太深……”他被固定在男人的怀里,男人以迅猛的方式直接撞击到他的敏感点,好像连双球都要没入的气势令他除了低喊和呜咽无法再做出别的反应,“是的……操……哦……”

阴囊和臀部的沉闷的撞击声、阴茎在小洞里抽插的淫靡声响和男人们没有掩饰的呻吟低喊在地窖里回荡。他被男人的抽刺弄的几乎快昏过去,已经射过两次的阴茎再度在男人的肆虐下颤巍巍地站立起来。

“不……不……”他摇着头,全身乏力地只能双腿大张地人男人予取予求。男人虽然已经射过一次单不肯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将无力再支撑的他抱在床上又开了新一轮的作战。他就像被抛到岸上的鱼一样,低哑的声音只会让男人更加兴奋,过多的快感和频繁的高潮令他在情欲的折磨中不断挣扎,却还是没顶在男人灼热的目光、四处爱抚的大手和好像永远不会疲软的阴茎中。

当他终于得以逃脱格兰分多忠犬的魔爪时,他几乎认为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好像重新拼装了一遍,每一根神经都不是他自己的。“蠢狗!”软软地任自己忠犬为他清理并抱他上床休息的饲主大人实在提不起往日的阴狠气势,只能色厉内荏地骂上几句来展现主人的威严,却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真正心思,“不要再怀疑你……对于我的吸引力……”被折腾了一夜的饲主大人红着脸睡去。而头脑一向不灵光的忠犬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惩罚,然后还有这么大的福利。一切都是他上次向自己好友抱怨自己的爱人似乎对他在床上的表现不够满意,然后他傻傻地笑了起来,在魔药大师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吻,“我爱你……”

对于饲主大人而言,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在床上给予热情直白的回应,但他的忠犬却知道,自己却是同样被如此深爱着,尽管他不会听到任何关于爱的言语。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