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S][R]cherry,cherry!(阿尔的生日文)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诡异的甜蜜风,狗血的小剧场
PS:我仅存的一点良心制止了我写虐文或悲文的冲动而且我无良地没有写成NC-17~以及,前文请看亲爱的饲主大人(生日文也可以写成一个系列的想法很好的诱惑了我)

“该死的油腻腻的老蝙蝠,阴森的吸血鬼,活该一辈子没人爱的油油头!”

那……因为某个老蝙蝠不予理会而发了三天牢骚的你——算什么?看着自己的好友以一种激昂的语气痛诉关于在三天内都丧失床上自主权的悲惨生活,卢平仿佛被娱乐了一般,“大脚板,你……上次似乎让西弗勒斯躺了整整两天?他的年龄可禁不住你这么折腾。”

……被毫不留情地打击出来的布莱克先生踩着沮丧的步子回到了地窖,要知道,他的爱人是出身于斯莱特林的双面间谍,其诡异别扭的个性堪称英格兰之王,在短短三天内布莱克先生因为乱飙的性激素所遭受到的语言和眼神上的攻击,足以让某只格兰分多忠犬出现神经性的秃毛。(或者说那位饲主大人根本不肯承认自己是觉得因为纵欲过度而不得不躺在床上的事太过丢脸,而将那些隐蔽的羞涩和恼羞成怒的怨气全部具现化地让某犬承受了。)

即使这样,格兰分多忠犬也不敢对自己的饲主大人呛声,……其实女王样的西弗也很迷人,……布莱克先生,其实你是妻奴来的吧,难道说这也是格兰分多的好习俗吗——例如说早就归天的詹姆·波特,在家里从来没有夫权的卫斯理先生等等等等……

总之——即使在外面如何伸张正义声诉魔药教授的霸权主义,回到地窖忠犬还是会被饲主指使着做事——就算再琐碎再无理取闹再……忠犬也没办法拒绝饲主大人的任何要求,那双西伯利亚寒流肆虐的黑眼睛总让格兰分多忠犬迷迷糊糊、晕头转向,那些剧毒包裹的冷嘲热讽也会让他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甚至那张脸上出现的明明是嫌弃厌恶的神情,忠犬也会感到肾上腺激素急剧分泌的……快感。更别说在某些特定时候魔药教授所表现出来的无法言语的魅力,“除了和他做爱,我想不到别的事情。”——以勇气和行动力著称的格兰分多如此宣称。

“西弗。”一进卧室,某只忠犬就被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魔药教授优雅地收起了魔杖,微勾起唇角,看着一脸蠢样的忠犬。

做什么?忠犬无限委屈地用眼神询问。

“我可不想让某只蠢狗打扰我用餐的兴致,特别是一只全年不分时段乱发情的蠢狗!”似乎想到自己为什么必须躺在床上修养,魔药教授在后面一句话上特别加重了语气。

…………今天的餐后水果为什么是小樱桃……看着自己的爱人用足够缓慢高雅的动作吃晚餐是一种享受,但是看着爱人用磨人的速度啃他喜欢的小樱桃是一种折磨。布莱克先生几乎感觉自己快要用那根蠢蠢欲动的阴茎去思考了,哦,到底是那只家养小精灵准备的小樱桃!!!

忠犬看着自己的饲主大人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捻住餐盘里的红色小果子,眼睛里闪动着隐隐愉悦的光芒,就算脸上仍没有一丝表情,也足够令布莱克先生抛弃那些原本不够多的理性。魔药教授将红色的樱桃含在嘴里,粉色的小舌卷起小小的果子,牙齿轻轻地咀嚼着,是不是还要加上一个微微吮吸的动作,透明的红色汁液稍稍地溢出唇角又被伸出的小舌舔去,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一种隐约愉快的表情。

……哦,该死的小樱桃,忠犬从喉间发出沉闷的吼声,眼睛直直注视着那张蠕动的薄唇,“……西弗,拜托?求求你?”

魔药教授挑起了眉,在他直接又热烈的眼神中转过脸去,薄薄的红晕占据了他后颈和耳根的那一小片肌肤,“该死的布莱克。”

然后他回过头,用一种极度不情愿的表情拿起魔杖,预想到也许明天又是一天的床上修养。

或者,不止一天?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