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NC-17]new journey(Silent Shadow同人本预定100贺,撒花~)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狗血过度,糖分超标

这是一段新的旅程,他对自己这么说。

微笑地接受了朋友、师长以及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的祝福——虽然他们还有点难以接受,他牵紧爱人的手,对那个即使是在婚礼上也阴郁得快将神父吓跑的魔药大师——很多人更喜欢叫他毒药大师,微笑地好像一辈子别无所愿。

“哦,该死,不要露出那种蠢脸,波特。”

“我控制不住,西弗。”他甜蜜地咧开灿烂的笑容,不仅因为这是他的婚礼,还因为他与他共组家庭的梦想终于实现,在世界最终和平……他死缠烂打爬上地窖的床三年终于成功在·床·上诱惑某只别扭的老蝙蝠答应他的求婚之后。

“……不,这对我而言简直是噩梦。”斯内普扭曲着脸,僵硬地看着门外欢呼的人群——该死的他们只是想热闹为什么要扯上救世主哈利·波特的婚礼,还将这一年的每一天定为哈利·波特结婚纪念专用日,想到此后每一年都要看到这些蠢脸他就觉得自己不知又苍老了多少岁,梅林啊,他一定是昏了头才决定和这个小混蛋共度余生……狗屎,预言家报竟然还报导这是“格兰分多和斯莱特林世仇化解的标志”?那个丽塔老瓢虫是莎士比亚看多了脑袋进水了吗!

“西弗,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谢谢你。”

对他而言太过年轻的男孩笑的好像他给予了什么极大的恩赐,成就了他辉煌的一生。梅林知道,他并不想将这个男孩自私地锁在他身边……他值得更好的……而不是他这么一个永远不懂得如何讨人喜欢的老蝙蝠。但这一刻,他只有叹息着,偷偷地回握那双从来不肯放开他的手,再没有力气反抗那些躁动已久的心思。

即使经过了双面间谍这样的饱受考验的刺激生活,在面对自己的新婚之夜,西弗勒斯·斯内普仍感到了一丝不可避免的紧张。

或者这并不是正确的选择,他犹豫着,任热水从他头上冲下,低垂着眼显出一丝迷茫的脆弱。

“不要想着和我离婚,西弗。”男孩因为成长而越发沉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斯莱特林不是一向忠于自己的利益么。”

他没有回头,男孩带有薄茧的手轻轻地圈住他的脖子,将他带进自己的怀里,赤裸的身体因为没有距离的靠近而瑟缩了一下。

“哈利……”他为男孩的坚决而难得的妥协,微微地允许自己靠在男孩的身上,热水打湿了他们的身体,暧昧的蒸气笼罩住所有的情思。

“老蝙蝠,不要忘记你已经是我的私人财产。”男孩一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爬到他的胸口,鞠着热水泼向他敏感的乳头。鼻尖在他的脖颈处轻嗅,并寻找顺眼的地方啃出标志。

“占有欲强烈的格兰分多?!”他忍不住争锋相对,——这也是令它们感到放松的相处方式之一?“你是在标记领土么?或者你该在我身上写上‘私人所有,请勿触摸’?”

男孩在他身后闷笑,“西弗,你的幽默感还是那么独特。但事实上,我很想这么做……”

“唔……”他控制不住地呻吟,男孩在他身后跪下,将他推攘到墙边,他左手支着墙,右手捂住嘴以免自己发出更多羞耻的声音。男孩捏着他的臀肉,滑溜的手指伸进臀缝上下抚摸,在他的会阴处徘徊不定,然后他感觉男孩在他的尾椎处啃咬——事实上这是他的敏感点之一,他将头埋进自己的手臂,臀部因为热水的冲击和男孩的亵玩感觉到如火般的炙热,少量的热水在男孩手指的引导下进入那个禁地,于是他为了那种别样的刺激难耐地诅咒。

“操!小……混蛋……”对于几十年来都只有自渎经验的他而言,男孩丰富的手段足以让他弃械投降,可惜他的自尊又往往不允许这样的示弱,矛盾的心理让他的头脑一片混乱。

“唔……西弗……看来我应该多去……格兰分多的地下读书室看看,那些前辈们的经验实在让我……受益匪浅……”男孩将他的臀分开,伸进一根手指在里面旋转抠挖着,没有留给他一丝隐秘的余地。

“该……死……”他咒骂着那个无耻的格兰分多,并试图咬住自己的手臂来止住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低吟。他感觉男孩的舌头在他后穴的入口滑动,并尝试挤进那个令人难以启齿的所在。他自己全身的肌肉在这种折磨中绷的紧紧的,心脏的跳动几乎震破了他的耳膜。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渴求什么,停止……或者更多。

男孩满足的叹息在水声中显得遥远而不真实,他只感到自己几乎快被连绵不断的快感溺死在这间浴室。

“够了……我说够了……”他潮红着脸,勉强说出话来。

“是的,是的……”男孩热切地站起,将他压制在墙上,短暂的等待之后,他感到自己被侵入,那根阴茎在他体内脉动着,他忍不住发出了欢愉的喘息。

“哦……啊……”热水被男孩带入到他体内,那灼热的温度几乎快融化了他。

也许并不只是因为快感,他模糊地感到男孩的心情,那种无法抑制的热烈情绪令他感到了温暖及……安定。他放任男孩将他带进这疯狂的旅程。

整个世界都仿佛离他远去,只有在他身后的男孩无比清晰。

他为了男孩快速有力的抽插而颤抖着,每一次在前列腺上的碾磨都令他的喘息愈加低沉和剧烈,那些微细的接触、手指的滑动和猛烈的冲击令他无法抑制自己的颤抖,直到高潮终于来临。

他被紧紧地压在墙上,男孩在他体内激烈地喷发,他自己射出来的精液被水从墙上带走。除了男人们的喘息声,只有水声在浴室中回响。

“恭喜你结婚。”男孩在他耳边说道,还带着高潮余韵时的满足。

他露出一个几乎分辨不出的微笑,“The same to you.”

——END——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