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R]拜见岳父大人(狗血的群周年庆第二弹)(7.8更新一点点)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因为已经成为狗血大神的信徒,所以此文是狗血的开头,狗血的结尾,狗血的人物……一切只因为一个狗血的作者
所以本文不可避免的会成为琼瑶式八点档连续剧,人物不可避免地OOC,情节不可避免的庸俗乏味

“……他曾经为我们带来了光明,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如今他离我们远去,回到了梅林的怀抱,我们感到无限的悲伤,我们将永远尊敬他,怀念他,他是我们永远的‘活下来的男孩’……”

“可怜的哈利,”赫敏红着眼圈叹息着,“他才45岁而已,梅林啊,我从未想到他会这么早……”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站在她旁边的罗恩抱住了悲伤的妻子,“好了,谁也没有想到一向健康的他会因为旧伤复发……他连黑魔王都战胜过无数次,怎么这么轻易得被那狗屎的旧伤打败了?!!”

“如果我们再注意一点,在他第一次说自己头痛的时候就发觉那不是什么感冒的话……梅林啊……”

罗恩只有沉默,他们都以为那不过是普通的流感,谁知道那是哈利在在战争年代所收到的黑魔王的赠品——种种的咒语在三个月内显示了强大的攻击性,他们甚至束手无策,还要哈利忍着疼痛来安慰他们。

——“亲爱的朋友,往好的方面想吧,梅林已经对我足够仁慈,他给了我不同寻常的经历、忠诚可贵的朋友……还有最刻骨铭心的爱人,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安宁过,我知道我离他又近了一步,我希望你们不要为我感到难过,我们终将在生命的终点重逢,而现在,让我好好地准备这一场隔了20多年的约会,我期望那只老蝙蝠不要因为我过早的到来而将我拒之门外。”

嘿,亲爱的,好久不见。

好吧,他早该知道,那只顽固的别扭的敏感的钻起牛角尖来谁也拉不回的老蝙蝠是不会一脸微笑地迎接他的到来的,但是至少也不要把他锁在门外一天那么长时间吧,会因为旧伤复发这种狗屁理由去见梅林这种事也不是他能控制的啊。站在门外的男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起爱人见到他时那张诧异的脸,随即那张严苛的面容上涌现的悲伤令他为之心疼。他不是不知道,当初他的爱人想方设法甚至宁愿牺牲一切为的是什么,可是,那只老蝙蝠难道以为自己很高兴活在那个没有他的世界吗。

……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他对自己说“看着我……哈利……活下去……”,为看着他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懦弱而懊恼,却不肯服用无梦魔药,因为想要再看他一眼;
每天醒来都会对床上空荡荡的右边说早安,才发现自己不再会得到任何回应,却还是没有办法改掉这个糟糕透顶的坏习惯;
每天每天,他一遍又一遍地被提醒——他不再拥有那个性格和容貌都阴沉诡异的爱人,他被留在这个世上,他没有办法再亲吻那个大鼻子,拥抱那具伤痕密布的身躯,抚摸那双骨节分明的手……
但是他没有任何选择,只因为他必须活下去,因为他是哈利·波特。
狗屎的哈利·波特,他甚至连自己的爱人都无法拯救。
不可否认,对于他无法避免的死亡,他其实心存窃喜,梅林知道,这其实是对他的仁慈。
他从出生以来就和那个蛇脸黑魔王斗智斗力,求学生涯的每一年都用尽全力去拯救世界,……该死,要不是他想保护某个人他会这么辛苦地客串超人吗,结果到最后,那个人竟然甩给他一份童年和他老妈的罗曼史就拍拍屁股走人,在临死前也没说点好听的,现在还因为他的英年早逝和他耍脾气……哦,那只油腻腻的老蝙蝠!!可是,他就是该死的无可救药的爱他,甚至是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但是……也不用和看见鬼一样这么惊讶吧,还差点把门甩在他的鼻子上。让他一直站到现在,喂,他死后还没好好地休息一下就马不停蹄地跑来找他了啊,就这样对待20年没见的爱人吗……

男人的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为了自己爱人那明显的心思好笑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亲爱的西弗,难道身为一个死人还会为他的死亡而伤感,以至于和他一样痛恨起自己的无能吗。连这种任性的地方都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他觉得几乎无法忍受的可爱。
“阿拉霍洞开~”男人收起魔杖,安然地走进了那间他熟悉的小屋——和蜘蛛尾巷那间无论外形摆设都一样,而且防护咒一样认同他的气息。

男人走进房间,看见爱人正坐在沙发上,脸上布满了迷茫的神色。那只总是把所有情绪都隐藏起来的老蝙蝠,也只会在这种时候稍微地显露出他的一点心绪。
“西弗,”他走过去,跪坐在爱人的双腿间,牵起那双因为魔药而粗糙的手,“我回来了。”
他看着爱人由无奈到妥协,低下头,半长的头发垂到他的脸上,长长的眼睫在他眼前微微晃动,黑色的眼睛深不见底,叹息着说,“‘终于没有再活下去的男孩’,你的好运用完了吗?!”
“不,”男人微笑着,“只是比起好运,我更希望拥有一只临死都不肯说爱我的老蝙蝠。”
“永远都这么任性的格兰分多。”他的尾音消失在男人凑上来的唇中,看来这个晚上他是暂时没空说出更多嘲讽的话语了。

(因为分级R所以吞掉H的小括号~~~)
当一缕阳光好不容易从层层的幕布中找了个空隙钻进来,照在大床上交叠的人影上,其中某人的手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早安,西弗。”哈利将怀中缩到被子里的魔药大师揽过来,在那张薄唇上偷了一个吻。
“……该死的,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下么……”几乎没有力气动弹的魔药大师喃喃地抱怨着,又陷入了昏睡。
哈利轻笑出声,没有再打扰昨晚被他累坏了的爱人,用被子将自己和魔药大师卷成不分彼此的一团,在阳光灿烂的清晨和爱人相拥着,开始享受这久违20年的大好时光。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嘿,鼻涕精——”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粗鲁的敲门声,还有几个人的大嗓门。
“鼻涕精——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点开门。”
“奉女王旨意,要你去参加春日的下午茶。快点从你那具黑漆漆的棺材里爬出来——”
“喂——再不开门我就直接轰进去了啊。”
“该死,为什么我要来邀请鼻涕精去我家。”
“因为你是一个妻奴~詹姆~”
…………

纷杂的声音越过重重障碍穿进西弗勒斯的耳膜,让他在难得的沉睡中皱起了眉,“哦,该死的格兰分多!”他嘟囔着,像个不满的孩子那样,伸出手从床头柜上摸索到自己的魔杖,“闭耳塞听。”然后不理世事地挂上一个满意的笑容将自己又陷进了暖和的被褥和某人的怀抱中。
看着自己的爱人做完一系列的动作——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掀开一下,哈利忍不住闷笑起来,用唇在他的西弗的嘴唇上摩擦了一会,终于克制住自己想要继续陪某人睡下去的渴望——让一群客人在门外久等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更别说也许这群客人还是他希望见到的某些人。
“好梦,我的西弗。”穿好衣服,哈利将窗帘拉的更加严实之后走出了卧房。

“Hello~”当哈利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你能遗憾地发现格兰分多的绝大多数的确如某位魔药大师所断言的那样——是神经大条反应迟钝脑袋连山怪都比不上的笨蛋。
“咦,你是谁?鼻涕精也会有亲戚吗?”这是觉得面前这张脸十分眼熟的笨蛋爸爸。
“…詹姆,那只孤僻的鼻涕精怎么可能会有亲戚来找他。嘿,你不会是他的那个吧~”这是因为在五年级时就掉进帷幕而认不出以37岁年龄面貌出现的没有再戴眼镜的教子,反而用好奇暧昧眼神打量对方的笨蛋教父。
“哈利…?”这是唯一一个还有眼力和头脑存在的狼人。
“Hi~莱姆斯,”哈利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眼里隐藏着激动地无法抑制的情绪,“你好吗?”
“再好不过。”卢平上前拥抱了那个二十年没有见到的小伙子,就算他现在看来和他们一样大,可在他心里,他还是那只小狮子。
“啊,你好,西里斯~”然后哈利给了自己呆住的教父一个大大的拥抱。
“还有,”他终于转向了疑惑的詹姆,“初次见面,老爸!”

对于初次见面的已经长大成人——长大的几乎超过他们预计的孩子,詹姆和莉莉在一开始都显得那么手足无措。
但哈利却适应良好,因为他已经习惯种种不可思议的超乎预料的突发性事件,所以他才能表面若无其事地坐在长桌的另一边任……他的诸位长辈那种毫不掩饰的欣慰的打量目光,和如潮水般汹涌的各种问题——“从你多大了”到“现在有孩子吗”或者“你喜欢魁地奇吗”以及“为什么会死”……你得体谅一堆表现拙劣的亲长,他们毕竟有20年甚至得更久没有见过他们挂念的孩子,以至于在某一段时间除了女人的哭泣声和男人们低声的劝慰你听不到任何别的话语。
“啊,”哈利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着急地说,“已经太晚了,我要回去了,爸爸妈妈,西里斯莱姆斯,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我相信我们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重新相处,明天见!”
看着自己的孩子以不符合成年人的莽撞抓起扫帚向外冲去,只有莉莉反射性地说了一句,“好的,路上小心。”
当四个人看着在风中来回晃动的孤单大门,才终于回过神来。
“这里难道不是他的家吗?”——被抛弃的笨蛋爸爸用疑惑落寞的语气问道。
“……他还能回哪去?”——同样感到落寞的笨蛋教父转头问着好像知道了什么的腹黑教母。
“乖,这个答案你还没有做好承受的心理准备。”狼人忍着笑安抚着自己的爱人,用一种敷衍的语气。

这是……我家亲爱的~

男人看着因为理智回笼而将自己蜷缩到床角的爱人,心里生出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他有多久没看到这只老蝙蝠卷着被子像一只蛹一样不理他的样子了,“西弗,不要把自己闷在床上,你还没吃饭吧。”
……这都是谁的错啊!混蛋!!魔药大师努力地忘却自己昨天在床上向比他小的爱人求欢的放纵模样,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好了,不吃饭可不行,”男人手一抄,连被带人地将某只花卷蝙蝠扛到肩上走向饭厅——他早就准备好了晚餐,可惜不是烛光的,自己那别扭害羞的爱人可接受不了那一套,如果他今天还想抱着某只老蝙蝠睡觉他还是收敛一点吧,“你都瘦的像只家养小精灵了,亲爱的。”
常年研究魔药待在室内的油头蝙蝠怎么可能比得过练了20年魁地奇的碧眼狮子,但固执的魔药大师仍是不客气地说,“该死的,放我下来,小混蛋!”
“怎么可能,”男人转过头在爱人的腰侧忿忿地咬了一口,“好不容易才再抓到我怎么可能放手!”
他因为那句话里隐藏的哀伤愤怒畏缩了一下,没有再抱怨只是闷闷地说了一句:“……愚蠢的格兰分多……”

会因为愧疚而任男人予取予求的自己……是笨蛋……
再次因为纵欲过度而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西弗勒斯恶狠狠地看着穿戴好衣物的哈利,明明昨天只是吃饭,为什么到最会变成他被吃的局面!!
“好好休息?!”哈利在西弗勒斯抿起的唇上轻吻一下,又忍不住将舌头伸进去慢慢梭巡,直到两个人都气喘才停止。
“不要太想我,恩?”哈利在被砸来的枕头和一声恼羞成怒的“蠢货!”中鼠窜,带着愉快的心情向父母家走去。

“……今天天气真好啊,是不是,詹姆?”
“对,莉莉,你还说今天要洗衣服来着,我来帮你吧。”
“对啊对啊,人年龄一大耳朵就不好使了,刚才哈利说的我都没怎么听清呢。”
“是啊是啊,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洗衣服要紧。”
哈利看着自己的父母在听到自己爱人的名字以后的那种鸵鸟样子,感到好笑。
“爸爸,妈妈,我说,我的爱人是西弗……”
“哎呀,好忙好忙……”
“忙不过来了,乖儿子,有什么话下次说吧……”
翻了个白眼,哈利问着旁边偷笑的卢平,“他们一向这样子吗?”
“是啊,看来他们恐怕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卢平戳戳蹲在门边已经石化的布莱克——格拉、格拉,几乎可以听见他思想开始龟裂的声音,“这边一个恐怕更难以接受,我想。”
耸耸肩,哈利毫无吓到自己父母和教父的愧疚感说:“真是太遗憾了,我原以为格兰分多的他们有足够粗大的神经来承受考验。”
“打算怎么做?”卢平抱着看好戏的表情同情地瞥了一眼自己处于僵化中的爱人。
“哦,他们总会习惯的。”
梅林保佑你们,可怜的尖头叉子、莉莉,还有大脚板。

“亲爱的,不要那么防备地看着我,嘿,我可不打算再来一场。”连人带被地将无力挣扎的男人抱在怀里,哈利将下巴搁在爱人的肩上。
“小混蛋!”西弗勒斯翻了个白眼,放松地向后靠,“又有什么事令我们伟大的救世主一筹莫展?”
“就这么容易看出来吗?”
西弗勒斯嘲笑地勾起唇角,“格兰分多一向不懂得掩饰,那种愚蠢的表情在你当学生的时候我已经看的够多了。”
“你是说在我上学的时候你就一直在注意我吗?”永远懂得自娱自乐将某蛇王的毒舌曲解含义的碧眼狮子感动地陶醉在自己的遐想中。
“自我感觉良好,让我怀疑波特和马尔福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他嘲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换来了一个深到令他几乎难以呼吸的吻。
“不要提醒我那两只白鼬对你的不良心思。”
啧,毫无根据的嫉妒。但不可否认魔药大师偶尔的故意。
“有话直说。”将话题重新从角落翻找出来,西弗勒斯不是那么舒服地看着自己爱人那犹豫惶恐的眼神。
“西弗……”清清喉咙,哈利艰难地说道,“你……对我母亲,对她……你还爱她吗?”
哦,不,立即地,没有超过一秒的时间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亲爱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你之前给我看了你们的回忆,我是说,你的回忆里没有我,不,我……我不能确定,不是,我没有自信……那个……西弗,我知道你并没有……但是……我不希望你勉强……不不,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放开你……你不要为此感到困扰……我爱你,就算……总之……该死,我不是要说这个……”
“我曾经喜欢过她,哈利。”西弗勒斯看着那个因为他而心慌意乱的男人,感到好笑和无奈,但同时也有那么一些心疼,这件事令他这么不安,也不肯向自己求证的原因,是怕自己不愉快还是怕自己为难?“但是我不爱她,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你爱我吗,西弗?”即使确定彼此的心意,却还是不安,想听对方说出来,想得到承认,但他的爱人从来吝啬于语言。
西弗勒斯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低下了头,近乎妥协地说道,“是的,该死的哈利·波特,我爱你,够了吧。”

由霍格沃茨前斯莱特林院长兼魔药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嘴里的出现的“我爱你”简直是堪比禁咒一样的存在,——我们的救世主哈利·波特虽然没有死在伏地魔的手上,——但是在面对这句话时,其智商到达了历史最低点,连混合着半杯咖啡渣子的纯咖啡他都能不眨眼地喝下去,然后还要夸上一句“好甜的牛奶”。
你就是这样蠢死的吧,——西弗勒斯翻了个白眼,对于自己在死后才患上痴呆的爱人没有一点可以称之为同情的心态——梅林知道,他昨天第三度被做到差点起不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既然这种事情他们已经生疏了二十年,为什么不让他们再度生疏下去。
——欲望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啊,哈利冒充邓布利多的神棍样深沉地说道。

请……放心把你儿子交给我吧,波特……不,岳父大人?= =+

“西弗——”
放下手里正研究的魔药试剂,西弗勒斯莫名其妙地看着一脸严肃认真的哈利,不禁思考是什么让救世主如此紧张,简直可以说是如临大敌。
“我们——私奔吧!!!”
……他竟然会认为姓波特的家伙脑袋里会有正常的思考回路!
“……我老妈老爸竟然要我去相亲!!!”
啥?西弗勒斯再度放下了手里的魔药试剂。
“我都和他们说了我已经和西弗你结婚了!!!”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的事?
“还硬塞女人过来真是太过分了!!!我说了多少遍我有爱人了!!!今天竟然骗我说一起去玩魁地奇,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一个女人,害我差点就被强吻。”
………………
带有闷骚占有欲的已故的斯莱特林前院长带着滔天的气焰站到了絮絮叨叨不知死活的救世主面前。
“强吻?”
“是啊,差点就……”
一个异常缠绵的法式深吻,标注“此物归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意味,直到他们都感觉空气稀薄才停止。
“我的!”在安乐日子里被压制的战斗欲因为自己的所有物被觊觎尽数被挑拨起来。
啊~女王样的西弗也好迷人~~~某个桃心眼闪耀的救世主——为着自己成功引发自己爱人的嫉妒心,同时赚到一个强吻——而万分欢欣鼓舞。

“学长,请帮我签名。”所谓的咖啡店偶遇再顺便相亲的模式亏自己父母想得出!
“我希望有一个好解释?!”哈利·万分不爽的·波特看着自己热情得过分的父母,挑起眉给了他们一个堪比钻心咒的瞪视——哦,因为吃多了某教授的口水所以这个目光保持了至少一半以上的杀伤力。
“咳咳,”心虚地躲过儿子目光攻击的做事绝对不经过大脑的格兰分多夫妻档露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不愧是生活在一起几十年的夫妻,连露出的牙齿颗数都一样,“薇薇安·格兰顿小姐,家世清白,性格大方,长相甜美,重要的是她出身格兰分多,在和伏地魔的斗争毫不退缩,在25岁的时候死于伤寒,是一个勇敢热情的好姑娘”
“我记得我说过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父亲,母亲。”
该死,到底是谁教他们可爱的儿子这样阴森地说话。虽然詹姆和莉莉面对伏地魔也毫不胆怯,但是他们的儿子可是和地窖里的吸血鬼黏糊在一起的开了主角模板的救世主。
你想说的到底是他的气势强大还是他确实吃多了魔药教授的口水?
“儿子,作为爸爸的我,绝对不承认这桩婚事啊!!!”
“哼!你的大脑还是和四十年前一样没有长进!”一出场就冷气全开的西弗勒斯大人以华丽缓慢的步子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他身后的大门快被蜂拥而出的人群挤爆,就算死了近二十年,教授您的威严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
“西弗~”因为看见情人智商下推到无极限的前救世主几乎是用华尔兹的舞步滑到爱人面前,“你要相信我什么也没做,全部都是他们乱搞出来的。”
喂!第一次被死光毫不留情击杀的夫妻档不敢吭声,你真的是我们的儿子么!
谁叫你们敢带人来相亲!他们的救世主儿子于为情人拉开椅子挑选蛋糕拿取饮料的同时顺便甩出一个白眼。
“哦——斯、斯、斯内普教授——”一直扮演千金小姐好淑女的格兰顿小姐动作迅速地拉近了自己和魔药教授的距离。
“小姐,请不要像一只下蛋的母鸡那样咋咋呼呼,还是说你下了一个坏蛋,真遗憾。”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假笑的魔药教授成功得到了女孩的另外一声惊呼。
“教授,请……请接受我的仰慕之情,帮我签名吧!!!”九十度鞠躬带着少女怀春的经典表情的格兰顿小姐没有发现哈·脸色暗沉得比黑魔王还吓人·利那一瞬间几乎想杀人灭口的冲动,倒是魔药教授一瞬间感到了自己爱人不分场合胡乱飙发的醋意。
自从他的身上被某人打下标签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连朋友间的握手都会令某人醋意大发地变身成身后黑雾四溢的贞子状物体。
“西弗是我的!”果然!被一把抱到爱人怀里还被印下连续不停的吻,他没有兴趣在这里上演儿童不宜的好戏啊!
“啊!!!”格兰顿小姐脸红地尖叫,“教授你果然是和学长在一起吗,请两位共同地帮我签名吧~~~”
……小姐,你有点原则啊!!!
在得到用大大的桃心圈住的哈利&西弗勒斯的签名——不要怀疑,这个桃心确实是某救世主的杰作,格兰顿小姐以今生没有遗憾的感激目光看着波特夫妇,——至于另外一对,好吧,女王因为自己的所有物被窥视而不满所以决定早点将调教课程搬上日程相信不会有人有意见的——只是看着某救世主的表情,似乎对此充满期待。

“学姐,您真是太好了~”
我什么都没做……
“今天竟然看到了哈利学长和斯内普教授啊!还得到了他们的恩爱签名。”
那种死蠢的……
“你不知道,当时斯内普教授去世时哈利学长有多么伤心……”
哈?这么说儿子早就不是她家的了?
“现在他们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为什么我觉得……还是不好……
——因为你们还没被打击够!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