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SS][NC-17]Not going anywhere(Silent Shadow同人本预定200贺)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在下要说明的一点是,JP其实是个好筒子啊~~~他也是我的萌物来的~~~
以及最近卡文,请大家凑合着看吧【文笔情节分级……都是TMD的浮云啊浮云!!!

他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景,再次感到挫败和忧伤。这些可笑又软弱的情绪根本不应该属于一个斯莱特林,但是他没有办法遏止自己越来越糟糕的心情。

他自嘲着,醒醒吧,Severus,别再自欺欺人,那些传言和他如今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甚至连布莱克那条疯狗也在他面前狂吠着他已·经·被·抛·弃的事实。他已经对你没有任何兴趣了,就算你刻意地选择单独地接近,将你的脖子上的纽扣打开,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再表示出任何对你的兴趣。在一开始你不是已经知道这可能只是一次恶意的戏弄或者潜伏的嘲笑,你不是已经决定只要他说分手你一定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他是James·Potter,是劫盗者的首领,是格兰分多的宠儿,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认真地对待你这么一个阴暗的生物。

他勉强自己勾起唇角,握紧了放在桌上的手,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脸,浓厚的阴影笼罩住了他的全身,也遮掩了他所有不愿示人的痛苦和悲伤。
=========================================
“James,可以啊。”Black对着自己好友的胸口捶了一拳。

因为竞选学生会长而连续三天没有睡好的现任会长摇晃了一下,口齿不清地问道,“啥,我一向都可以啊。”

“嘿,还保密呢。”疑似患有多动症的Black挤眉弄眼暧昧地调侃着他,“听说你和Evans……恩?你终于打算放弃那只脏乎乎的鼻涕精回归光明女神的怀抱了?哦,兄弟,我就知道,身为一个Potter你怎么可能真的喜欢那只鼻涕精呢,是打算狠狠地甩了他吧,干得好。”

“呃……恩恩。”完全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胡乱答应的某人直接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就开始呼呼大睡。

“哈哈,好样的啊,我看这次那只鼻涕精还怎么神气。”

Lupin看了看已经兴奋到打算爬到屋顶上去狼嚎的好友,微笑着劝说:“Sirius,我看你似乎没有弄清楚尖头叉子的真正意图,还是不要高兴的……为之过早?!”

“啊?”一向只将头脑作为装饰品的Black当然听不懂Lupin的警告。

“我说,你还是小心点吧,要是尖头叉子知道你不仅在外面传这些八卦还特地去Snape那边乱说的话……”看着依然没有自觉的Black,Lupin眨了眨眼睛,声音放低,“他对你口中的鼻涕精的占有欲,可是恐怖到连我都不能称呼那个人Severus的程度呢……”

“呐,大脚板,祝你好运,愿梅林保佑你。”

“谢谢?!”——虽然不知道好友为什么会突然煞有其事地祝福他。

等到一个星期之后,他才知道,他……的确十分需要梅林的保佑,但这时……已经太晚了……
==============================
“把你那没有消毒的爪子收回去,Potter。”他以一种拒绝和防卫的姿态看着那个格兰分多,就好像又回到最开始他们敌对的那个时候。

“Sev?”他疑惑着少年显露出来的那种厌恶的态度,好像他的碰触都让他感到深深的不屑。

“不要这么叫我,Potter,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好到如此地步。”少年想要转身离开,他没有办法再掩饰自己的脆弱或者其他让他觉得羞耻的情绪。

梅林啊,他在那一瞬间竟然想要将那个格兰分多击昏,让他喝下爱情魔药,让他的眼中永远只有自己的存在。真是卑鄙又懦弱的想法,他嘲笑着自己的痴心,斯莱特林原本就不应该爱上什么人,那往往会让他们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不,事情没有说清楚之前我不会让你离开。”他被拉回来,格兰分多的手臂将他囚禁在自己的怀中,他感觉到背后墙壁的冰冷,和迎面的灼热呼吸,“我绝不会承认你单方面的分手。”

他咬紧牙,瞪着那个永远自大妄为的格兰分多:“够了,波特,戏弄我很让你得意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为了保持自己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能某些人那样表白出自己对这个霸道的爱人的心意,他只会用那些冷冰冰的语言和不耐烦的动作面对他。他永远无法说出自己有多么爱他,爱着……James·Potter,连他自己也不能承认自己有多么依赖那种快要灼伤他的温暖,那些渴盼和欲望像沙漠一样延伸到身体的每个地方。“我没有办法容忍……也许你认为你能游刃有余地在我和她之间……Potter,即使你只是想要玩弄我这么一个讨人厌的斯莱特林,这种程度已经足以令你向那只杂种狗炫耀……让我……让我还能拥有一点自尊,就当作我取悦了你这么久的代价……”

这样近乎投降和告白的句子是James·Potter永远也没有想到的,酸楚而又无奈,就像没有办法再退缩,站在悬崖上亮出自己的底牌,再也不想和他纠缠下去的决绝令他心惊胆战。

“她是指谁?”他看着沉默地几乎要收缩自己全部身躯的斯莱特林,“Lily·Evans?”

于是他看到狼狈的红晕从少年白色的耳廓上缓缓延伸,“你认为我和她搅在了一块?sev,你还真是对我没有信心。”
=================================
“哗啦——”他强硬地拖着少年走到他的寝室,将他丢进浴室中那个大大的浴缸中,不带一点怜惜。

“……”少年狼狈地在水里挣扎,因为呛水而猛烈的咳嗽。

他紧紧抿着唇,一种无法言语的戾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然后他开始慢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

等到穿着完全湿透的斯莱特林长袍的少年完全回过神来,完全赤裸的他已经踏入水中,站在了他的面前。

少年涨红了脸,无论看过多少次,他仍是不习惯这样的场景。

“sev,”他拉过少年,眯着的眼睛闪过一抹深沉的情绪,“sev……”他的手指从少年湿漉漉的贴在额角的头发往下,沿着水珠滴下的痕迹划过少年倔强的眉尖、挺直的鼻梁,在被咬的破皮的唇上来回摩挲,粗鲁地伸了进去,夹住少年的舌尖狎玩。

少年屈辱地红了脸,无法吞咽的唾液沾湿了他的手。

“我和Evans没有任何关系,虽然和她一起竞选。哼!我对她可没有半点好感。”谁会对情敌产生好感。

少年瞪圆了眼睛,好像不太相信他的话。

“虽然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等他查出来,他一定要好·好·地·回·报·那个人,竟然挑拨他对他家sev的感情?!“但是你没有信任我是事实。我会让你相信,除了你,没有任何人能吸引我的注意力。”
================================================
“够了……”赤裸的少年背对着他跨跪在浴缸里,双手支撑着自己半悬空的上身,尽力抬起的身体刚好能让雪白的裸背和臀部毫无遮掩地正对他的视线。他收拢在少年垂下的阴茎上揉捏的手,阻止了少年的喷发,另一只手从已经柔软的小穴里抽出,在少年的阴茎前端沾起一点蜜液涂抹在少年挺立敏感的乳尖,给予少年又一次的刺激。

“哦……恩……”少年忍不住发出难耐的低泣,这个人过分地品尝过他身体上的所有地方,却仍执意地不肯像以往那样直达重心,他所有的感官都被名为Potter的格兰分多牢牢掌控,在快感里翻腾无法解脱。

他听着爱人已经变得有些嘶哑的呻吟,满意地在那嫩白的臀肉上吮吸着留下一个青紫吻痕,然后他伸出舌在臀缝处轻扫。

少年感到他滑溜的小舌在他小穴附近打转,那种感觉令他的头皮发麻,他能想象他是以如何淫靡的姿态接受着格兰分多的挑逗,这令他感到无比地羞耻,“不……不要……Jam……James……不要这样……”

但这样的哀求反而使少年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境地。

他轻轻咬了一下少年穴口周围的嫩肉,收回一只手将紧密的臀打开,露出一个邪笑,低下头,在少年更加剧烈的喘息中将舌头推进了那个紧致的小洞。

“啊……啊……”少年控制不住的尖叫,那些快感太过恐怖,他的阴茎强烈地抽搐着,却因为被禁锢而无法解放。

“放……开……”少年转头,却正好看见格兰分多舔舐着那个令人羞于启齿的地方,这种画面令他羞耻的眼角泛起了泪,“求求你……”

他停下,直起身来,与少年晶亮的带着深刻情欲的黑眼睛对视。仿佛被迷惑了一般,他将少年拉向他的怀中,面对面地与他对视,狠狠地将自己忍耐到疼痛的阴茎撞进少年的体内。

“啊——”少年很快适应了他的存在,并在他猛烈的撞击下射了出来。他直接对准少年的前列腺冲击,少年的精液顺着他的腹部流进水里,即使是在高潮中也感到了后面酥麻的快感,他没有坚持太久,在少年收紧的后穴中射出,温热的精液熨烫着那敏感的小穴,少年无力地在他怀中颤抖并昏了过去。
====================================
于是我们终于可以在结尾写下——从此以后,会长和会长夫人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Fin~

……后记【= =|||大狗啊,你为啥这么不得人心】

1966年的霍格沃茨,是……热热闹闹的一年,是诡异的一年,是被校史铭记的一年……
这一年,60届的学生度过了令他们最为难忘的一个晚上,而在第二天,他们又度过了一个最难熬的白天……
这一年,出现了男学生会长上任三天就被罢黜,还是全体学生全部通过的结果……
这一年,60届全体学生的梦中情人被宣告名草有主,所有学生在开放日的时候全部喝得酩酊大醉,除了前任的学生会长和会长夫人……
这一年,出现了有史以来到目前为止无人能超过的“恶作剧之王”……
这一年,詹姆·波特以绝对优势当选霍格沃茨年度评选的“你心目中最痛恨的男人”【事实上这个奖项的设置也是为了他……】……

“在5月的第二个星期四,当所有学生都依次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时,忽然有个学生大叫道‘那是什么’,顺着他的手,教师和学生抬起了头,却发现一个令他们惊讶的事实,——这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我们不得不说这个创意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霍格沃茨的星星下面——那些不断发光吸引人们注意的蜡烛,每一支上面都吊着一条鲜艳得不可思议的内裤!是的,就是内裤,谁能想到呢,这个时候西里斯·布莱克将牛奶喷了出来,‘我的内裤——’,随着他的声音,霍格沃茨的那永远深邃的夜空绽开了一朵朵美丽的焰火,随即出现了几个字——‘我是霍格沃茨之王’,哦,梅林保佑,他的确是,霍格沃茨开校以来还从未有人如此大胆过。我们可以预见,他必定将以‘恶作剧之王’的名号载入史册……”
——摘自《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霍格沃茨史上就任时期最短的一位会长——詹姆·波特,来自格兰分多,他只担任了三天会长就被所有学生集体要求卸任,在迫于压力的情况下,他也成为了第一个被学校罢黜的学生会长。如果细究下去的话,其真正原因是耐人寻味的,波特会长在就职演讲的会场上公开宣布自己的爱人是斯莱特林,来自敌对学院的两个人重新演绎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经典爱情,这样真挚的宣告并没有被众人谅解,其中女学生会长——同时担任SS后援会会长的莉莉·伊万斯最先发飙,用一个石化咒将波特会长固定在演讲台前,然后就是一记强烈的飞腿,虽然最终被波特会长的爱人阻止——但我可以肯定地说那个飞腿的目标绝对是瞄准波特会长的下半身,波特那个走狗屎运的家伙!嘿,伙计,你不能怪我如此不顾原则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你是60年那几届的学生就会知道,因为那个该死的波特可是将抢走了全体霍格沃茨心目中的公主——西弗勒斯·斯内普啊……”
——摘自《关于霍格沃茨,你该知道什么》

“霍格沃茨学生集体买醉霍格莫德——霍格沃茨管理不善?当今教育界的悲哀?是控诉社会还是别有隐情?”
——1966.5.14《预言家报》头版头条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