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NC-17]only love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Harry在回想的时候,发现出现在自己记忆中最多的就是他的背影。
黑色的沉默的永远没有回过头来的背影,只是径直地走向前方,坚定的步伐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就算知道这条路通向死亡。

“为什么他明明知道这是一条死路也要继续前进呢?”他的儿子,小Albus睁着眼睛不解地问他。
“那必定是因为他的身后有值得他守护的东西。”Harry微笑着回答,将手握紧掩饰住了自己指尖的颤抖。

那不仅仅是为了和Dumbledore的承诺,他领悟过来的时候,战争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人们几乎已经遗忘了痛苦和悲伤,久到连他的第二个孩子都已经接到了霍格沃茨的通知书。
当所有的光环和荣耀都不断地被人们抛到他的头上——才17岁的他感到了深深的疲倦。
是的,他刚打败黑魔王,成了英格兰的救世主,但是他也是一个没有毕业的霍格沃茨学生。
他才17岁,但他的心已经比70岁还要苍老。他空虚,寂寞,孤独……甚至感到悲哀。
他常常一个人行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尤其是在深夜,他想着那个人的背影,从格兰分多的塔楼一直走到地窖,单调的脚步声叩响了霍格沃茨的静夜。
他站在地窖门口,伸出手指才记起地窖很早之前就换了主人,他只有黯然地转身,踏进如墨的夜色,那个缭绕舌尖已久的名字终究还是归于了寂静。
“Severus……”

“愚蠢!Potter先生。”
16岁的他站在霍格沃茨的城堡里,这里被施了保护咒,他不能出去,——无论谁死他也必须活着,他是棋盘上最后才能出来作战的国王,只有他才能将黑魔王送到地狱里待着。于是……他只有看着男人站在门外,严厉的眼神盯着蠢蠢欲动的他,脸上毫无表情。
“回去,Potter先生,”男人拿出魔杖指着他的鼻尖,“或者你希望我给你几个魔咒?不要把那些你那年轻的不分事理的脑袋得出的荒谬结论套在我身上。或者你希望我对此感激涕零,然后扑到你的怀里来上一场生离死别的好戏。很遗憾你无法得偿所愿。”
“不要把这当做什么笑话,”他沮丧地看着他,“你明知道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希望在死之前告诉你我的想法。”
“哦?美妙的借口,也许我该用我对你那错位的吸引力把你献给黑魔王,或许我还能在在你的墓碑上写下——Harry·Potter,因为对一个食死徒的错误欲望而死。”
他微笑,“听起来不错,Severus。我愿意为你而死,这将是我为你做的最浪漫的事。”
“够了,停止你无时无刻的像噩梦一样不肯离去的告白。”男人呵斥道,眼神并不像他的语气那么的犀利而无情,“如果你能活下去,男孩,未来才会到来。”
“包括你吗?”他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他其实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存在,他仅仅想要能在下一刻相见时能给男人一个轻轻的拥抱,而不是亲吻男人的冰冷的墓碑。
男人的脚步顿了顿,夜风送来一句近似于妥协的叹息,“如果你活着。”

然后……然后是连绵不断的战争,人们的鲜血染红了土地上盛开的白色雏菊,每天都有人死去,他认识的和他不认识的。当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他终于将黑魔王亲手送进了他永远无法回来的地方,男人被送了回来,闭着眼睛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坚硬,就好像一抹苍白的影子。
而后Dumbledore才向人们解开这个秘密——Severus·Snape是本世纪最伟大的英雄之一,他以食死徒的身份和黑魔王周旋,在关键时刻送来了重要的情报。
人们除了惊讶一下并没有太多的感触,这个阴沉的老男人在这样的陈清下也不过得了一个不坏的名声,或许他早料到如此,才那么不屑于所谓的正义和光明。
但这个世界上毕竟有他在乎的人,所以他才会一往无前地抗争,和黑魔王,和食死徒,和命运……以及其他种种。

“那爹地最后有没有事啊?”小Albus天真地问道。
“笨蛋Albus,爹地当然是没事啦,要不怎么还会有我们的存在啊。”人小鬼大的小James——这个名字令他另外一个父亲总是对此皱眉,但谁叫他答应了自己的丈夫让他为孩子取名。
“是啊。”Harry笑着亲了亲两个孩子的脸,还好Severus昏迷了两个月之后奇迹般地醒来了,再次拯救了他全然黑暗的生命。
感谢梅林。对他如此宽容。
“你又在乱说什么?”刚从课堂上回来的魔药大师推门进来,皱着眉看着用前所未有的崇拜目光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及不管孩子就在身边就将他紧紧抱住手还在他屁股上乱摸的孩子他爸。
“在说我有多么爱你。”
“闭嘴!”不管什么时候Severus也无法习惯这种直白的爱语,就像他总以为自己的生命从来不是应该考虑的事情,于是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在之后的日子里Harry想起以前就会惶惶不安,随时因为他一个举动或者一句话而心神不定,特别是在他怀孕的那些日子里——那些过度的关心简直就像一场灾难。
他几乎被强制地躺在床上近18个小时,每天!
“我不能失去你。”Harry如此说道。
于是他只能在那双已经湿漉漉的打算一次性溺死他的眼睛的注视下妥协。
“我也爱你,爹地。”两个孩子争先恐后地挤进来,抓着他的长袍,在自己父亲不满的目光下舔了他满脸的口水。
哦,他讨厌那个粉嫩的称呼,该死的波特,为什么要教孩子们喊他爹地这种和他一点都不符合的代词!但是,他还是柔软了眼神,叹了一口气,三双一模一样的绿色眼睛简直如同违禁魔药一般恐怖,令人无法拒绝。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也爱你们。”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