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蛇怪/SS]snape and snake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警告:极度RP的配对,请慎入,前面没有18禁但后面会有,在写到马赛克场面我将设限。

霍格沃茨的魔药教授是一个阴暗、深沉、复杂、诡秘……的男人,他的种种几乎无法用语言叙述,或者正如别人形容的那样他是一只油腻腻的杂种老蝙蝠,但这并不影响他在每一堂课上面用语言将那些非斯莱特林的孩子羞辱到死。
他有着油腻的头发——经常的油腻使得就算他洗了头别人也不会注意,罗马式的雕琢凌厉的五官——那个大鼻子令人映像深刻,唇角总是向下轻抿——他总是对任何事表达他讥讽式的不满。他任何时候都穿着包裹严密的黑袍,住在霍格沃茨最深处的地窖,几乎不和别人来往,即使在空闲时间,例如寒暑假,他也不打算从他那个隐秘的地窖离开,这令他在30多岁就变成了一个不近人情的怪老头式的人物。
他爱记仇,不加掩饰地表达自己对于某种事物的不满,喜欢魔药到了快走火入魔的地步,格兰分多的双胞胎嘲笑过他这一辈子只能和魔药结婚——“嘿,只有那玩意儿才不会嫌弃他”,他对此无动于衷,似乎他也认为如此。


“没有人能忍受斯内普,巨怪都比他来的有人情味儿。”
是的,没有“人”。
“我估计他还是雏?”
“寒冷的深夜,温暖你的只有那永恒的右手~~”
唔……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正确的,但魔药教授的夜生活……丰富得连梅林都会惊讶。
“可怜的斯内普,没人会喜欢那种油腻腻的老蝙蝠,他只能成为巫师界最后一个老处男。”
“也许到22世纪,他会成为一个老单身汉。哦,孤独~哦,寂寞~”
这其实不是你们能操心的事……连当年的黑魔王都只敢用用钻心咒——好吧,之后他连召见都不敢了,急急忙忙把斯内普送到霍格沃茨当卧底【恭恭敬敬地】,邓布利多也只能打打感情牌要斯内普帮他做做事【心惊胆战地】。
愿……梅林保佑你们……【如果他在天有灵估计他也会装耳背】


魔药教授站在自己卧室的门外,犹豫了好久才推门进去,当他看清楚房间里的情形……梅林,他可不可以忘记自己说过什么,干脆一点去睡沙发?35岁的以说一不二为原则的斯内普叹了一口气,迎着那道与其说是兴味还不如说是兴致勃勃或者可以用淫邪来形容的目光走了进去——希望柜子里还有足够的体力药剂,他至少也要在明天的毕业典礼上露一次脸。
“晚上好,西弗。”
我一点也不好!惯于表里不一的魔药教授挺着一张毫无表情,连目光也是笔直聚焦的脸,在心里无声呐喊。
“我相信这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只有对你而言才是愉快,你这个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把快感建立在我的【哔——】之上的老不死。在心里无限吐槽的男人微微地撇撇嘴。
“西弗~你的大脑封闭术还是我教的呢。”
……老不死!你又用摄魂取念!这是作弊!
“很方便啊,我要确保西弗在和我做的时候有享受到最好的高——”
“闭嘴!你这个没有廉耻的家伙!”……和以前一样,被调戏的魔药教授微微红了后侧的脖颈及耳根,就算被做过再多更没有廉耻的事,在听到这种话后还是会感到窘迫【教授,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被更加地调戏吧,喂——】。
床上的家伙耸耸肩——当然,如果他是在有肩膀的形态下的话,会更加清晰地看出他的确是在做这个动作。或说以蛇的姿态做这种举动的难度确实大了些……啊,您没有看错,确实是蛇,更准确的说——是蛇怪。


蛇怪,以海尔波为名,具有一双石化之眼,由癞蛤蟆孵出的邪恶之物。
“你才是癞蛤蟆孵的,你全家都是癞蛤蟆孵的!那个希腊来的乡巴佬不识货竟然把我塞到癞蛤蟆的屁股下面!我可是美杜莎一族的后裔,还具有东方蛟的高贵血统的蛇怪海尔波大人!!”
每一百年蜕一次皮,体长五十英尺,绿色鳞片,毒性强大到连凤凰也不敢轻易招惹,唯一惧怕的是公鸡的打鸣。
“我不是怕,说了好多次了!是因为那声音太难听了,比福克斯骚包的哀嚎声还要难听!世界上根本不应该有那种不符合音感的声音出现!”
以前居住在霍格沃茨的密室,但目前那个地方被凤凰社征用,作为补偿,海尔波得寸进尺地不仅要求搬到地窖,还要求在将浴室扩大到足以令他舒服地可以游泳的面积,以至于地窖的浴室成了霍格沃茨最大的房间。因为他的毒牙可以毁灭黑魔王的魂器,于是爱吃甜食的老蜜蜂校长不得不求助于魔药教授,毕竟他们眉来眼去几年了,自从活下来的男孩哈利·波特当年打开密室,对了,那时你竟然会听黑魔王的话?
“你是说小汤姆?他和我说他有办法把西弗带到我的面前。”
那……
stop~这不是什么回顾历史的好时候,不管对谁而言。

“西弗,你答应过的。”海尔波吐着蛇信,言语中带着蛇类独特的嘶嘶的尾音。
是,他答应过,在卫斯理双胞胎讨论他的X生活被某蛇听到之后——为了挽救两个年轻的卫斯理先生差点被石化的下半身,梅林知道,他为什么要为两个该死的格兰分多这么牺牲。西弗勒斯——面对黑魔王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魔教教授,在看到2米多长的蛇身后,一瞬间想夺门而出——黑魔王可没有两个的半XX,也不会对我某个部位特别感兴趣。
【谁知道他有没有呢。】海尔波决定不告诉他某V最大的兴趣是变成蛇偷窥他亲爱的西弗洗澡——我们该对死人宽容一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会那么痛快提供毒牙对付黑魔王魂器的真正原因。
“轻松点,我们又不是没有尝试过~~”
魔药教授近乎怨恨地看着游移过来的蛇怪——就是因为试过才没法轻松啊!!!

“西弗,你真的不喜欢吗?”
可是他的真身毕竟是蛇怪,就算他的阿玛尼格斯是人,也无法否认他和真正的人类还是有区别的。
——身为蛇怪,会被讨厌是很正常的。
海尔波安慰着自己,起码西弗他喜欢自己身为人的那部分。
“蠢蛇,你又在想什么!!”出身于擅长察言观色的斯莱特林的男人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海尔波那些不安的小心思。
“要做就做!!”——好吧,斯内普,你彻底自暴自弃了。
不仅是他,自己也会因为这个问题不安啊。
神奇生物和人,虽然法律并不禁止,但是……
毕竟从某方面而言,自己才应该是担心的那一方吧。

“我喜欢西弗,我爱西弗。所以就算西弗不爱我,我也没办法放手。”
被……缠住了,就像现在这样,被紧紧地缠住了,所以再也没办法松手。
“你有手吗?”刻薄其实是天生就刻在斯内普的灵魂里的。
“哦,我还有尾巴~”海尔波的蛇信刮过他的耳垂,尾巴在他的脚上扫了扫,明明是十分可笑的回答,却令他生出一种就算死也没法逃开的错觉。
“……去……床上……”他红了耳尖,呐呐地说道。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因为海尔波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任他予取予求。这种处于弱势的感觉很糟糕。
——可是……谁叫他,爱他呢。
——所以,没有任何办法。
他叹息,看着蛇怪褐黄色的眸子,露出了隐藏着宠溺的微笑。
——谁爱谁多一点,其实并不需要计较吧~~
——我只知道,你爱我,而我,也爱你,就够了。

==============我是进入口口段落的分割线===================================

明亮的灯光令男人所有的表情都无所遁形,他半躺在床上,脚趾不安地蜷曲着,纤长的眼睫轻轻颤动着,颧骨上的红晕以缓慢地速度扩张到了侧颈。
两米长的蛇怪在墨绿色的床单上滑动着,粗壮的蛇身缠上了男人的脚踝。
他咬着牙,不容许自己在极富侵略性的竖瞳前退缩,心里那深藏的恐惧加深的皮肤的敏感程度,感受着蛇怪腹部细小的逆鳞在自己身上游弋,在光裸的皮肤上的摩挲,和隔着衣物的摩擦,在他身上构成了两种不同的感觉。
“唔……”一声细微的呻吟从男人紧闭的牙关中不慎流露出来,他感到羞耻地咬住了下唇。
“亲爱的你还真是敏感。”海尔波将下颚搁在男人的膝盖上,尾巴却从男人宽松的袍身钻了进去,隔着裤子亵玩着男人大腿根部的小块肌肤。黑色的蛇身在床单上扭成了一个圆圈,令男人只要微微伸直脚趾,就能触碰到它腹部的细鳞。
这种淫靡的气氛令男人忍不住握紧了拳,他几乎能想象蛇怪的尾尖是如何在他会阴边缘滑动及戳刺,一切都被掩饰在黑色的长袍之下,男人微微扬起下巴,小心而又熟练地调整呼吸,银色的纽扣在男人的喉结处闪着微光,严谨和性感交织着引发了海尔波更深一层的性欲。
“嘶嘶~”它用蛇语念了一句含糊的咒语。
男人的纽扣慢慢地,一颗接着一颗从束缚了它们的地方跳脱出来。
黑色的长袍和里面白色的衬衫皆是如此,因为男人反手支撑的无力姿势滑落下来。
柔滑的衣物顺从着男人身上的曲线,从肩膀一直掉落到手背,直到再也无法履行它们自身的职责。那凸显的锁骨,苍白的胸膛,浅褐色的乳晕,以及平实的小腹随着衣物的褪去而出现在蛇怪的眼前。
“妖精的森林,龙的宝藏……这些都无法和我的西弗相比。”听着海尔波用赞叹的语气轻易地说出这种厚脸皮的话,他的脸上不自觉地出现了少许的笑意,柔和了一直僵硬的神情。
可惜现在的处境不适合嘲笑这条蛇的巧言令色,因为黑袍的散开,原本一直被遮掩的场景出现在了男人的眼前。
他弓起身,手放在背后支撑着他的上身,一只脚的膝盖曲起,另一只脚平放在床上,打开的角度已经足够令海尔波肆意入侵。海尔波的尾巴依然停留在他的下腹,但是,它开始延着他的身躯向上游移,直到……那双黄色的竖瞳刚好可以与他对视。
“我为你着迷,深深的。”蛇信上分叉划过他干涩的唇,伸进他的口中,与他的舌尖碰触,再分开,然后随着每个音节的流露再度相碰。
“我……”燃烧的情欲仿佛烘干了他体内的水分,他感到了饥渴,从体内散发的饥渴慢慢地弥漫开来,几乎令他忘记所有的自制力,“这是从……哪里学来的……过时词句?只有……二十年前的……法国人才会……这么说……”
——请相信,即使是欲火焚身,我们的教授还是秉持着不吐槽会死的良好品质。
类似三角形的蛇首从男人的下巴滑上,在耳根处挑起细细的战栗。
男人因为柔滑冰凉的触感深吸了一口气,身上起了少许的鸡皮疙瘩。
吐出又收回的蛇信沿着耳廓的弧度从耳垂一直扫到了耳尖,勾出了男人暗含在嘴里的模糊呻吟。
“真是……可爱~~”蛇类特有的嘶嘶尾音仿佛从遍布在耳朵上的毛细血管钻进去,细微冰冷的气流吹拂着耳侧隐秘的敏感点,海尔波扭动着身躯将体重全部压在了男人身上。
赤裸着上身的男人,黑色“S”状的蛇身在他身上缓缓起伏,那不自觉挺立的乳头在蛇身下若隐若现,蛇尾上下摆动着,慵懒地不着力地轻击男人已经抬头的性器,隐秘淫秽的气氛似乎也粘腻起来。
“呼……啊……”因为乳尖被逆鳞来回摩擦,和下身顶端被隔着裤子击打所带来的快感令男人沉了腰,向后昂起头的姿势将整个脖颈都呈现出一段流畅的弧线,刚好送入了海尔波等候多时的口中。
锋利的尖牙以优雅的姿态轻触着他的喉结,蛇信在锁骨的凹窝来回扫动,危险和挑逗同时浮现在他的心里,模糊了他所有用来思考的理智。
海尔波的尾尖不再在他的昂扬停留,爬上了他的腹部,来回戳弄着男人的肚脐,抚弄着腰部往下的稀疏毛发。
“解开。”它说,尾巴刻意地拍了拍那根龙皮腰带。
已经被欲望主宰的男人愣了一下,终于回复了少许冷静。
他咬咬唇,别过脸,摸索着将自己的裤子褪下。
海尔波小小地欢呼了一声,迫不及待地将尾巴卷上了男人耸立的阴茎。
被掩在黑色的体毛下面,顶端泛红的性器被蛇尾卷住来回摆弄,两个小球被挤压着贴向会阴,尾尖在男人昂扬的铃口搔弄着,带出泛着快感的战栗。
“恩……哈……”格外粘腻的呻吟刚一出口,男人眼里就出现了羞耻的情绪,同时闭紧了牙关,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弱势。
“再……多一点……”海尔波从男人的后颈绕过,穿过腰,呈环状地挂在男人身上,“再……让我……多听一点……,你引以为傲的低沉嗓音还真是……性感啊……西弗……”
“唔……”男人因为眼前所呈现的淫乱景象瞪大了眼睛,一声惊喘从他的喉咙里溢了出来。
海尔波的蛇首接替了它尾巴的工作,它用下颚在男人的阴茎上来回摩擦着,伸出尖牙贴上了正不断分泌蜜液的铃口。然后顺着阴茎上的血管滑到睾丸,瞬间张大的嘴好像要合着小球将阴茎一起吞下。
比起性欲,更巨大的是恐惧,男人突然地迎来了今晚的第一个高潮,软了身子,仰躺在了床上。
海尔波趁机将男人的腿分得更开,让那个隐秘的小穴清楚地出现在它的眼前。
蛇的竖瞳浮现出了满意的情绪,它咕哝着,尾巴尖已经伸进了那个地方,带着轻轻的搅动。
喷发在它身上的精液顺着它的尾巴流进小穴,令它得以更加深入。
“该死的……”男人含糊地诅咒,他明白自己的爱人偶尔会在床底之间玩笑似地给予惊吓,让他在没有准备的时候射精,并……制造出近似于失禁的耻辱快感,令他根本无力反对接下来的激情。
蛇信擦过他疲软的阴茎,温柔的接触似乎在表达不那么诚恳的歉意。
尖尖的蛇尾在他体内慢慢向前游行,他能感觉到那些细鳞擦过内壁所带来的诡异快感。
然后他突然地吸了一口气。
“找·到·了~~”海尔波转过头来,黄褐色的眼盯着他隐忍的表情。
尾巴加大了摆动的弧度。
“不……”很难说到底是痛苦多一点还是快乐多一点。
尾尖在那暗藏的敏感上厮磨的程度比他预计的深得多。浅浅的戳刺,大力的摆动,以及越来越深的插入,都令他得到快感的同时觉得更加的不满足。
细小的尖端根本不能和粗大的性器相比,只会令他的体内更加骚动和饥渴。
“呼呼……恩……快……”迷蒙发红的没有焦距的眼神,鼻翼强烈的呼吸,以及从嘴里发出的不明含义的低喘,都像是强力的春药。
但是海尔波却停下了所有的举动。
一瞬间的停滞,大概过了几秒,或者十几秒,在男人无法再忍耐因压抑而渐生的焦躁时,海尔波终于给了他回应。
在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男人被转过了身,胸膛贴在了床单上,丝滑的布料摩擦过敏感的乳尖,引起一阵细微的瑟缩,腰部被抬起,膝盖借助着另外一双手的力量支撑起来,挺翘的臀部随之被撑开,露出了不断收缩渴望疼爱的小穴。
滑腻的带有人类体温的肌肤贴上了男人的背,温热的呼吸熨烫着他后颈的发根处,那双万恶的手,趁机滑到了男人的胸前,捻弄着小小的乳尖。
“呼……啊……”男人将脸埋进了床单,这种诱惑气息严重的低吟令他更加羞愧。
海尔波在他小穴旁来回移动,就是不肯给予直接的一击。
他的情欲不断滋生,直到他再也忍不住抓住海尔波的手,狠狠咬住。
“不要松口~”海尔波一语双关地在他耳边说道,阴茎直直地撞入期待已久的小穴。
“唔。”他短促的惊喘从鼻端发出,为那过于快速的抽动而绷紧了身躯。
“放松,亲爱的。”海尔波趁他松开牙齿的瞬间将手指抵入他的口中,和着他抽插的节奏来回戳弄着他的小舌,摩擦过他的牙床,唾液不断在唇间分泌,顺着手指流到他的掌心。
“出……唔……去……”每个音节都令男人的唇不断开合,含住海尔波手指的举动就像他们下方紧紧的咬合。
“如你所愿……”海尔波挺身,在他的前列腺上来回厮磨,引发出更多的情潮。
那只手顺势往下,握住了男人没有经过抚慰就高高耸立的性器。
掌心沾染的唾液和男人阴茎上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染湿周边丛生的体毛。
男人单薄的身躯随着身后海尔波的撞击前后晃动,淫靡的肉体击打声不断响起,间杂着男人们的喘息和呻吟。
“我……快……快……”话音未落,男人被来回捋动的阴茎已经喷发出来大量的白浊。
因为高潮而收紧的括约肌紧紧锁住了海尔波的阴茎,他随之艰难地抽插了几下,也射在了男人的小穴里。
前方没有停止的抚慰和后面的热潮令男人眼神迷蒙,鼻息急促,但令他恐怖的是,但他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时,海尔波的阴茎并没有因为射精而疲软,反而更加精神起来,就着他自己的精液,在他温软的小穴中有开始生猛地动作起来。
“你……”男人因为这连续不断的刺激而头皮发麻。全身瘫软的他提不起力气反抗,只能感受着又一波的快感向他袭来。
“整整一夜~西弗,你答应过的。”
也许明天,他是没有机会出现在毕业典礼上了。





——我是终于写完了已经心力交瘁之后一段时间挥别H的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