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 [NC-17]If you love me【Silent Shadow同人本预定350贺】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创意属于球
当学院派的球遇到操作系的狐……好吧,请引领群里工口潮流

“西弗勒斯~我可以请求你不要折腾这些昂贵的材料么?”马尔福现任家主——24岁的德拉科不那么正经地说道,带着一丝探寻的目光。
好吧,自从他的教父和那个疤头搅到一块之后,他就开始直呼魔药大师的名字了,虽然没有礼貌,但总比叫那个疤头“教母”要好。梅林啊,看来掌管爱情的丘比特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才会将一个斯莱特林配给一个格兰分多,以至于现在他不得不心疼地看着这些珍贵的材料变成没用的垃圾。
魔药大师放弃了折磨自己的坩埚,转过身,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教子——想必以他每周至少十条绯闻的经历能给他一些建议——关于某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德拉科,”魔药大师谨慎地斟酌词句,带着迟疑的意味,或者还有一些隐含的不好意思,“你……知道……一个24岁的年轻人……我是说,一个还算健康的年轻男人……”
德拉科睁大了眼睛,听着自己教父吞吞吐吐地说明,关于某个救世主最近反常的禁欲行为——梅林,他什么时候还得客串泌尿科医生了,好吧,也许是某电台的婚姻与爱情栏目的主持人。
“西弗勒斯,你们在一起七年了。”
……七年,那个小混蛋从来没有这样冷落他过,看,他就说当时不该让那个小混蛋爬上床,搞得他简直就像个怨妇!该死的,他虽然不太愿意像以前那么频繁的运动——就和发情期的麋鹿一样,也没想像现在这样半个月都……该死的被养的过分敏感的身体!该死的波特!
“我想,你们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西弗勒斯,也许你平时太冷淡了。”德拉科有些感叹地说道,“据我所知,你对某些东西……咳咳,看来不那么情愿。”
……难道他要没有廉耻地说——来,来压我吧,他又不是马尔福,欲望至上的无节操行动者。被一个小自己20岁的人压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他还要表现得迫不及待吗!!!该死的波特!!!
“也许你该尝试一下表现自己的感受?”
……他就知道,求助一个斯莱特林只会让自己更加窘迫。但是……该死的波特!!!该死的七年之痒!!!


“波特。”缓慢的语调,带点不自觉的怒气从沙发上传来。
但是一向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伟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现任英格兰国家队的搜球手,连续获得3次魁地奇世界杯“最受欢迎球员”和“最佳个人表现奖”称号的“活下来的男人”头也没抬,只顾着自己手里的火弩箭Ⅲ,“亲爱的,等等,我明天要开始集训,让我打理好我的扫把。”
够了,你那破树杈都让你忽视我两个小时了。
按照德拉科提供的书上所说的,只穿着一件长浴袍,将自己的下半身捂得严严实实却可以露出自己的整个脖颈和大半个胸的——怨念实体化的魔药大师捏紧了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他洗了澡,做好准备,——勾引他那半个月没碰他的丈夫,——但是他现在只想给他来个呕吐咒或者别的什么,他身为斯莱特林的神经却告诉他,要是一个斯莱特林准备万全但没有达到目的得到任何他想要的就太丢脸——说不定魔药大师会直接灌去一杯催情剂再下个不举咒啥的,梅林啊,要不是他并不像破坏他的婚姻,这个办法才是他想要选择的。
“碰——”魔药大师一脚踩在那个维修盒的盖子上,将它关闭,看着自己丈夫有些诧异的眼神,抿了抿唇,微微斜了身子靠近哈利的方向。
他好像不经意地拉了拉自己宽松的睡衣,直到整个锁骨都袒露在哈利的眼前。他从未做过如此举动,在他有限的生命中还没有耗费过如此心机去勾引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兴味地看着他,终于停止那令他怨恨的树杈整理,微笑着,就好像在等待他的下一个动作。
他毫不示弱地与男人对视,魔药大师不知道自己苍白的双颊已经露出了些许的羞涩,挑衅的眼神看来更像是无言的祈求和诱惑。
他抬起脚,睡衣滑落到脚踝,丝质的面料在皮肤上轻轻掠过,更多的肌肤显露出来,然后他就像巡视自己领土的国王一样将脚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而敞开的睡衣打开了更大的角度,足以令男人肆无忌惮地看着他的大腿和——毫无遮掩的私处。
他倾下身,睡衣从肩膀上垂下,松松垮垮地落在手肘处,他开始移动他的脚。魔药大师的脚和手一样骨节分明,脚背上的静脉被苍白的肌肤衬得格外突出,脚趾圆润,指甲也被细细地打理过,于是在微微用力的情况下,哈利并没有感到疼痛,反而被撩拨得兴奋起来。
“我没允许,你不能动。”他冷静地阻止哈利抓住他的行为,带着主宰一切的心情,慢慢地用脚趾隔着衬衫摩挲着男人的乳头。
哈利抬着头看着他,默许了他的任性,将自己移向他的方向,只是那如有实质的目光令他不安地缩了缩脚。
但是他并没有停止这种行为,或许这种主动的情况让他感到了新鲜的快感,他示意自己的爱人更加靠近,让他……得以用自己的脚掌挑逗那个已经抬头的小哈利。
灼热的与众不同的温度从他脚下的部位上传过来,令他发出了一声好似被烫伤的细微呻吟。他缓缓地转动脚踝,在裤子外面来回戏弄着爱人开始粗壮的阴茎,感到自己的体内也有了类似的骚动。
“解开。”他说,声音轻微而干涩。
“遵命,我的陛下。”哈利轻笑着低头吻了吻他的膝盖,仅仅将裤头松开,然后再没有任何动作。
他瞪了男人一眼,眼角晕红而湿润,情动的光芒在瞳孔中闪现。他的脚从衬衫的下摆探进去,在哈利的腹部划着胡乱的痕迹,然后靠近了那个曾给他无数快感的大家伙。
“怎么,亲爱的西弗,不知道怎么做下去么?”
真正肌肤相亲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被抛弃的羞耻心回到了他的理智当中,然后他想收回自己所有的放肆。
但是哈利不可能允许他的退缩,在这种情况。
“不需要继续蹂躏我,让我为你沉迷吗?”哈利按住他的脚,在自己的胯下来回移动,“难道你没有感受到我是多么地渴望你吗?亲爱的。”
“胡说……”他轻易地为这种刺激软了身体,声音微微颤抖,“你明明……”
“呵呵,”哈利低声笑了起来,深沉的声音中带着浓厚的欲望,“你有多么渴望我呢,西弗?”

他看着男人因为欲望而显得深沉的绿色眼睛,察觉到了男人的认真。
——你有多么渴望我?是否就像我渴望着你一样?
——你有多么爱我?是否就像我爱着你一样?
他忽然想起他被抓住表白的时候,男孩以一种默然的不在乎的姿态描叙着近似于欲望的爱恋,贪婪地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呼吸的瞬间,就像东方的一种叫做饕餮的异兽。——于是他知道,这份永无止境的贪求迟早……会让他没顶,再无法回复以前的自在。就像现在,明明被冷落的是他,却仿佛是他造成了这一切。
明悟了所有的事实,——看在梅林的份上,他可是一个优秀的斯莱特林。
他冷了眼神,抬起下巴,纡尊降贵地盯着那个等待答复的男人。
勾起一抹漠然的微笑,他伸出舌尖,在唇上缓慢的绕了一圈,脚趾没有停止在哈利阴茎上的挑逗,他做得让男人失去理智。
“你,给了德拉科什么样的报酬?”魔药大师的声音低到只要不细听就会遗漏,哈利和他对视着,叹了一口气,“我太急躁了?!”
“身为格兰分多,你做得够好了,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他低下头,唇边的嘲笑惬意而自然,他往后靠在椅背上,脚尖戏弄着哈利的下体的毛发,那些不柔软的硬毛让他心里发痒。
“还用说吗,当然是罗恩。”
又一个被梅林戏弄的斯莱特林,他暗叹,却没有对这个事实给予更多关注。
“那么,设计了这么多,得到你的答案了吗,格兰分多的蠢小子?”
哈利的呼吸浅浅地吹拂在他的脚背上,他不安分的脚被抬起,宛若珍宝般放置在救世主的手中,然后,被虔诚地亲吻,“不,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他对于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
魔药大师恍惚着,黑发碧眼的少年,到相伴七年的成熟男人,以前那些好像争吵般的示爱,到现在——压抑了急躁和冲动,一步一步设下精心的陷阱,如果只是为了一句“我爱你”,何必如此?
他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已不复之前的冷漠。
他放下脚,弯腰,和男人交换了一个温情的亲吻,不热烈,但是默契十足。
“你是我的欲望。”他在哈利耳边说,低哑的声音述说着那些在体内生长茁壮的情欲,爱情、独占欲、嫉妒的心情、还有着深深的憎恨……美好的和丑陋的混杂在一起,交织成连他也无法掌握的庞然大物,“我渴望着你,就像你爱我一样。”
哈利满足地微笑,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直到他们的口中都弥漫着血腥味。

他的身体被打开,两只脚没有着力点地挂在椅子两侧的扶手上,整个身子弯曲成一个深刻的弧度。
那件睡袍只靠着腰带维系着和他身体的关联,他的手从衣袖中摆脱出来,抓住了男人的头发和后颈,却好像不知道是该拥抱还是该抗拒。
哈利依然坐在地上,高度刚好可以平视他的腹部,灼热的视线侵袭着他的羞耻心,他因为这种不设防的姿势而感到了羞辱。
是的,他就好像在为了哈利将自己所有隐秘的地方一一暴露,没有任何防护。
“很兴奋?”哈利伸出一根手指,从他挺立的阴茎顶端划过双球,掠过会阴,直接伸进了他的后穴,“亲爱的,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他知道男人是指小穴里面的润滑剂——他所做的勾引准备。
“我想看呢,西弗那时候是怎么将自己准备好的?那个时候你……想到了我吗?”
他体内一窒,紧紧地绞住了哈利的手指。
“做给我看吧,让我知道……你也如我一样,深陷在这无尽的欲望之中。”
被诱惑了……明明是十分羞耻的事情,却在男人恳求的目光中对自己做了起来。
手指沾了润滑的软膏,咬住嘴唇,就着这个姿势,艰难地伸进了自己的体内。
男人的手指并没有拔出来,反而联合着自己的手指在那个温暖的地方肆虐。
“呼……”他深呼吸着,激烈的快感猛烈地从体内的某一点传来,令他……几乎无法承受,前方没有受到任何抚慰已经高高昂起滴下了欲液。
他……被注视着,专注的目光好像要灼伤他一样。他觉得自己变得渺小起来,仿佛被这目光爱抚着一般,那些像刺一样钻出来的不安慢慢地被抚平。他感到了哈利心中为他而生的温柔。
“你……我想要你……”
他说,带着不自觉的渴求。
平时绝不会说出口的话被这样轻易地挖掘出来,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有太多的感情,没有办法再继续遮掩下去,只有全部倾注在那一个人的身上。
“我爱你,”哈利进入的时候带来了剧烈的快感,但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懒洋洋的温和,“为什么会这么爱你……”
被撞击着那深刻的一点,好像从里到外都被刻下了印记。
“唔……”他含糊地呻吟,再听不清爱人之后的低喃,沉浸在被呵护被爱的情绪中,并感到了,微微的幸福。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