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SS] [NC-17]夏の祭【H魔王生辰贡品完工,祝生日快乐,一路顺风】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据说H魔王的生日在8.13,于是今日开始动工生日贺
我知道我的坑已经够多了,……可是这个坑会在13或之前填完……也许……
好吧,总之,抱头,连着三个月都有JPSS党生日才是这个系列的来源,TAT八九十啊,其实你们是秋季三姐妹吧,但是我竟然写的是夏天系列……那啥,秋季三姐妹收下我的贡品吧!快点画图写文造福大众啊!
警告:人物也许OOC,情节文笔之类的就是浮云啊……

Severus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说他对于最近一段时间的安静而不受打扰的状况有什么不满,比起以往被一只遇到他就变成寄生虫的Potter纠缠而言,他最近的生活真是太惬意了。
熬制魔药的时候不会有人冲进来抱怨他给了非人类物品太多关注而非要与他形成连体婴状态;
上课的时候也不会有人以什么格兰分多和斯莱特林应该放弃仇恨让他们为世界和平出一份力的狗屁理由而黏住他不放;
晚上在寝室的时候也没有发现某人用那件隐身衣来偷窥他洗澡或者以“Sev我已经一个小时没见到你”的理由进行夜袭;
甚至在周末那只过分烦人的Potter都好像是销声匿迹不见人影——他难得去找他,给他一个“我很忙”拒绝访客的告示牌是什么啊!!!
James·Potter!愚蠢得连鼻涕虫都甘拜下风,痴呆得就像金字塔下风化一半的木乃伊!!!
这么骂着自己的恋人,Severus皱着眉,一脸阴沉,心里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酸涩情绪。
喂!你不是说不管什么时候都会随叫随到,因为我是你发誓一生守卫的女王吗!!!——他说的时候你不是因为那个女王的称呼给了他一个倒挂金钟加清水如泉,结果让他感冒了整整一个星期吗?
你不是说不管我在哪里,只要我呼唤你的名字你都会飞奔到我身边吗!!!——咳咳,你不是因为这句肉麻的情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讽刺他是看多了麻瓜的无聊罗曼史,吃多了导致脑浆凝固只会一些没营养的话吗?
啪嚓!Severus捏断了手中的羽毛笔,脸色阴沉得吓人。
——喂,其实想他的话老实说出来……【锁舌封喉】
将桌上的书统统收起来,即使因为力道过大发出了响声也没人敢上去指责,Severus泄愤似地将书抓起,——一点也没有平常爱惜的模样,走出了图书馆,身后……还有一团高浓度的具现化怨气。
“呃……我怀疑……Severus可能不会接受James所谓的惊喜了。”在另一张桌子上写论文但是完全被心不在焉的Severus忽略掉的Remus看着某个气势汹汹的黑色背影,感到有些好笑,——这算是单方面的小两口闹别扭么。
“James会摆平的,”他对面的Sirius打了个呵欠,“梅林啊,为什么我们必须要为他的恋爱一周年纪念日出这么多力啊……一个星期竟然只睡了20个小时,不行,我还要再睡一下。”
Remus耸了耸肩,目光又放到了羊皮纸的身上。

“Sev~~”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还有,熟悉的怀抱,明明才只有一个星期,却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靠近过。
原本的怒气就像是一场大雾,太阳一出来就消失无踪。
承认吧,你只是想念这个人,因为想念而寂寞。
“该死的Potter,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突然!扑到我的身上!”他一边努力挣扎着,一边在James看不见的死角悄悄地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
“Sev~我好想你哦。”以无赖的气势死死抱住恋人,Potter先生用自己皮厚肉糙的脸在自己脸嫩的恋人的颊上来回摩擦,仿佛是在一次又一次确认自己的所有物。“你想不想我啊~”
喂喂,这种猥琐大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
所以你才会被恼羞,啊,更多的是被说中心事所以心虚的恋人一个魔法轰到墙上当壁虎先生。
一点也不想,这么说的话只会被认为是口是心非,他根本不想被那个厚脸皮的人说成是别扭的可爱。
Severus垂下眼,握紧了魔杖,要是当初没有让他发觉自己的心意,是不是现在就不会陷入到这个泥沼里,他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仿佛被名为James·Potter的线牵动着,滋生出种种他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为什么你要让我如此寂寞,如此懦弱……
伸出手,总以为会被人牵住;即使不用转身,也会察觉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就算是往截然不同的路走,也只会被牵引着拐骗着诱惑着与他相遇在一个又一个的路口。
不要让他发现其实有一天他也会被冷落,不要让他不安于其实他也有可能被抛下。
但是这些渴望自己一个都说不出口,被人说他看来一点也不爱James也没有办法反驳,只有自己才知道,对着James·Potter,他究竟抱持着怎样的感情……
“Sev又露出这种表情了。”轻轻柔柔地被拥住,当这个怀抱为他留下了逃离的空间的时候,他却安静地栖息于此,闭上眼睛好像在期待一个更加温柔的亲吻。
没有人会拒绝这种邀请。
于是这个吻激烈而热情,借着唇舌亲密无间的相触,滋生出连绵的欲望。
所有的情绪都被这蔓延的欲火化成了灰烬一般。
在这个安静的走廊上,夕阳的光暖和地洒在他的背部,远处树叶簌簌的声响无比清晰,他被困在栏杆和恋人的手臂围成的狭小空间,感觉着熟悉的吻,心底密密地几乎透不过气来。
唇和唇分开的时候,少年们的脸都因为长时间的呼吸不顺而变的微红,James抿了下唇,紧紧地将Severus压在自己的怀里。
是不是再甜蜜的恋爱都会让人感觉苦涩,再接近的距离都会让人心生不安,恐惧着下一刻这个人就会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他看着远方,原本应该无忧无虑的脸上露出了带有成熟意味的苦笑,“就像你要放弃我一样。”
“我……没有。”闷闷的声音从他怀里传出,然后他因为胸前的疼痛呲牙咧嘴,好吧——提供胸膛或者肩膀或者手臂在情人想磨牙的时候充当材料是好男人的表现。
“最好是没有,”他语气认真半恐吓半威胁地说,“不然我就把Sev你绑架到我的床上,做到你根本下不了床!”
喂喂!于是你又被魔法轰到墙上完全是你自作自受啊!
我可是非常认真的。
闭嘴!
Sev害羞了吗?
不要把你那张大饼脸塞这么近啊!
……

“你说什么?”黑发的斯莱特林皱起眉,“James·Potter”,他低沉清冷的声音以认真的语气呼唤这个名字,“你是被金探子打昏头了么?是什么让你以为我会翘掉今晚的自习,陪你一起触犯校规,去参加那个大洋彼岸的祭典?而且还是用一个完全不合法的门钥匙?”
“我准备了一个星期,还特地拜托Sirius和Remus帮忙……”
……原来一个星期的失踪就是为了这个愚蠢的所谓的恋爱周年贺?Severus给了他一个不满的瞪视,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愤怒,“这也不代表我就必须和你一起犯蠢……”
向前走的少年被恋人抓住衣袖,猛地向后一拉,倒在了恋人准备好的怀抱里,“所以~快快禁锢~~~我决定在今晚当一个劫持女王的罗宾汉~~~~~~~”
“Potter!!!”有一个从来不按理出牌的恋人也许是对严谨的斯莱特林最大的挑战,就像此刻,他被扛在自己的恋人身上,……梅林啊!该死的Potter你可不可以不要趁机摸他的屁股!!
James帅气地打了个响指,为自己加了个漂浮咒,从二楼的走廊跃下,平稳地降落在地。
“James·Potter!”他听出了恋人抱怨中的那一丝无奈和习以为常。
“亲爱的,你被绑架了~~”他爽朗地笑着,换了个姿势,将Severus平抱在怀里,“我的女王,一起去祭典吧!”

==============================================================

黑发的少年不安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与平时迥异的着装令他无比的不安,只在书本上看过的名字为“浴衣”的衣服让他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少年柔韧的身材被包裹在白色的布料中,修长的腿部严实地被遮掩,黑色的腰带紧紧缠住腰身,纯白的浴衣让这个几乎名为黑色的少年看上去与往日如此不同。黑色的碎发散落在脸侧,抿紧的唇微微流露出一些不安,黯沉的眼底隐含着羞涩和困窘。虽然是西方人的轮廓,但穿上浴衣并不显得违和,白皙的天鹅颈般优雅的脖子被发梢轻轻撩拨着,含蓄地诱惑着观赏的人。他伸出手,形状优美的手指从衣袖中滑出,伸向了在看见他时已经呆住的你。
或许因为这超出了想象的情景,你平时灵敏的头脑在一瞬间无法运转。明明想象过无数次,真正看到的时候,却还是感到了无法抑制的心动。你清楚少年如何地钟爱黑色,你知道那黑色的长袍、挺直的背脊、微扬的下巴,以及漠然的神情可以营造出怎样禁欲却性感的场景。
但是不包括这些。不包括他可以这样青涩地挑逗你所有的神经,让你的血液中荡漾着汹涌的情潮。这并非欲念,因为爱情太过于猛烈,使你产生为之献出生命的悲壮想法,那些放大的感动和复杂的情绪一起充斥在你的胸腔,随着你心脏的每一次跳动而逐渐激烈。
“我愿意因为爱你而死去。”你郑重地发誓,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可以感觉得到,我的心脏因你而跳动。”
“闭嘴吧,永远沉浸在浪漫主义中的Potter先生,我不是那些被你轻易迷惑的小女生。”他微红着脸没好气地讽刺。
你呆住,然后哈哈大笑,这一刻,你终于知道自己会用尽所有去爱这个少年,直到你的生命结束。

所谓参加祭典,应该是你拉着情人的小手,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每每快要被冲散时,你会很帅气地回头,将后面的恋人拉进自己的怀里,刻意用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不要走散了,我会担心找不到你。”这种甜蜜的情话。
或者是你从摊子上取下了麋鹿和蝙蝠的面具,你一个我一个地戴上,但你在一转眼就丢失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走过欢笑的人群,你终于在安静的河堤上发现那个蝙蝠遮面抬头看星星的寂寞身影,于是微笑着戴上同款的麋鹿面具,从背后环住,说一句:“我找到你了”,然后烟火从河堤对岸升起,绽放出最绚丽的花朵。
或者是你和他一起蹲着捞金鱼,他用制作魔药的认真和气势拿着小小的网兜,你近乎痴迷地看着他的侧脸,他懊恼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却仍执着于那一条黑色的小金鱼,在第30次的时候,你伸手接过他手中的小网兜,仿佛漫不经心地说:“要是我捞上来了就把它取名为Severus吧。”——只有我才可以捕获你的言下之意令他脸上泛起不知是恼怒还是害羞的红晕。
不管如何,你最终会和他一起并肩,踏着夏日青草的香气,乘着如水的夜色消失在这个国度,就像是任性的骑士,总能得到他那高傲的女王独属于他的温柔,不惜陪他一起翘家,回去之后也会和他一起接受惩罚。
或许你知道他深埋在心底对你的容忍,你才会如此放肆。
好不容易来了日本,原本打算好好地陪他逛一下夜市,看看异国的风光人情。
却因为少年那个伸出手无防备的邀请姿势而动摇,你苦笑着,自己的自制力在他面前甚至比不上一张薄纸。
你无法拒绝他伸出来的手,每次握住的时候他的手心都有点凉,指尖也在轻轻发抖,让你想起你们第一次时他在痛楚中给你的那个拥抱,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和说不出口的情意,虽然你惯于猜测人心,但你并不知道这个人为何给你这么多的信任,在被你伤害了那么多次之后,依然停留在你的世界而非转身离去。
你们的恋爱,刚开始对你而言,也许是一次尝鲜也许是一场狩猎,你曾以为所谓的永远不过是书上的传说,只是为了骗取女孩子们多愁善感的眼泪。但是……但是直到你无法不爱他的时候,你才明白,这需要多大的决心。
如果所谓的爱情,常常从欲望开始,由身体结束,为什么你只觉得自己对他越来越迷恋,在快感过去,那些纠缠的欲望越来越清晰,将你的心禁锢在一个叫做Severus的盒子里,但你却甘于如此。
你问着自己,这便是爱么?
但你通常得不到回答。你渴望着他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思想他的心灵,这种渴望在每一次的亲密后都愈加深刻,你不再是一只在草原上自由奔跑的狮子,你被爱情推入了深渊,于狭窄的缝隙中自私地束缚一条毒蛇,不允许任何人窥视,你表现出种种驯服的神色,但梅林知道你究竟如何邪恶。——即使离开,即使死亡,我也会让你无法逃脱我的爱情。


Severus看着James的眼神变得黯沉而不可预期,脸上的微笑开始流露出掠夺的味道,这常常代表了一场疯狂的情事。
他张了张嘴,却没法发出声音,只因为他也渴望着拥有,如此疯狂。
“James……”他无声地呼唤,身体在恋人的近乎审视的目光下发热,那薄薄的布料无法提供任何安全感。
黑发的少年倾过身,给了他一个轻吻,将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鼻端,“Sev,Sev。”
他的名字好像被唇舌爱抚着念出来,他因为这个想法头皮发麻,却止不住自己心里产生的羞耻。每次被这样呼唤,他都觉得那并非自己的名字,既熟悉又陌生。
“啊…”他短促地低叫,恋人的手不知何时穿过浴衣下摆的缝隙,在他的大腿上摩挲,渐渐滑到了股间。
“没穿内裤?”他困窘不堪地任James在自己耳边一字一句地强调着他的……淫荡,“这么饥渴?”
“明明…是你说…浴衣下不能穿任何衣物啊……”所以,他是被坏心眼的恋人再次戏弄了吗。意识到这个事实的Severus给了正俯首在他的侧颈上舔舐的James一个大大的白眼。决定推开他的时候,Severus因为那只握住自己性器的手而倒吸了一口气,那个混蛋太清楚自己的弱点,他咬住唇,没法再佯装无动于衷。
从顶端的马眼到小球,都被好好地照顾到,时轻时重的节奏令他根本无法好好拼凑自己的思绪。
“我想到了。”恋人拉开一点距离,松开了抚慰他的手,他茫然地看着自己在少年眼底浅浅的倒影,没有从快感中回过神来。
上身的衣服好好地待在原位,只有脖子上的红痕引人遐思,但下身的衣摆完全被撩到腰间,昂扬的性器还握在恋人的手中,似乎在乞求怜爱。
James微笑着看着他的阴茎,揉动了一下他的小球,然后放开,“Sev做给我看吧。”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恶劣到死的恋人,抿住唇别过了脸。
“我想看Sev自慰的样子。”
他因为那语言中的灼热渴望羞红了脸,慢慢地滑坐在了地上,在情爱中,生涩的他永远无法真正拒绝恋人的要求,不管是出于爱还是处于欲望。
也许,他在心底想要诱惑住那只狮子,让他永远也没有办法离开,仅仅只是一种需求也好,他根本无法把握恋人的心思,只有将自己的筹码全部推上牌桌。
他的手指慢慢贴住了自己的性器,上下撸动着,这种原本令他感到耻辱的举动,却在那意有所指的目光中变了味道,——这个混蛋!是在视奸我吗!!!他无法抑止心中因为恋人注视自己自慰场景的羞耻感放大了那些快感,每一次手指的动作都会令他情不自禁地喘息和呻吟,他左手压在衣服的下摆上支撑着身体,微斜的姿势令他的身体挺得更直,两腿紧绷着根本没法放松,性器前端滴落的欲液沾湿了他的手,顺着腿部滑下,他知道自己看来有多么淫靡,却无法控制。
James压抑的喘息给了他更大的刺激,他看着恋人专注的眼神,——就好像这世界上再没有别的能令他如此着迷。
Severus调整了姿势,他跪坐着,左手接替了右手的工作,右手伸出去,拉开恋人的皮带,从裤子中掏出了James粗壮挺立的阴茎,——似乎是被恋人的欲望感染了一般,又或许他本身也想给予恋人与平日不同的感受,他看着手中的昂扬,舔了舔唇,在James不可置信的吸气声中,将那挺立纳入了唇中。
粗大的性器将他的嘴涨的满满的,他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牙齿,用舌头舔舐着阴茎上的血管,他前后摇晃着头,艰涩地吞咽着,因为逼出了James压抑的呻吟而感到愉快。
虽然对于口交他没有丰富的经验,但他生涩的反应显然更能取悦他的恋人。
“我……要出来了……”他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代表什么,口中已经尝到了腥腻的味道,然后,他被呛到不停咳嗽,脸上也沾染了白色的液体。
过了一会,恋人蹲了下来,眼前半疲软的性器终于令他意识到自己的大胆行为。
“我受不了了。”恋人用看来十分痛苦难忍的表情看着他,“Sev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忍得住!!”
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几缕头发因为出汗的关系微湿地粘在两颊,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红晕。即使刚才用袖子擦过,微张的唇上和腮边还是有少许滑腻的液体存在,眼睫轻轻扑闪着,似乎还在困窘于被精液呛到的情景。因为趴跪而张开的腿间,左手还放在自己的性器上,却丝毫没有动作,——似乎因为专心服务别人而忽略了自己。
不过几秒钟,他就被扑到在了地上,被拉住膝盖打开大腿,James轻声咕哝着,他感到了熟悉的润滑咒被施放在了他的后穴。
“Potter!”他皱眉,为了那一瞬间直冲进来的不适。
James悬在他上方,眨了眨眼,“对不起,忍耐一下。”
“唔……”从一开始就猛烈快速的撞击令他皱起了眉,快感在微微的疼痛间汹涌而至,“啊……”
配合默契的恋人们很快找到平时的感觉,在越来越重的抽击中,他因为那些直达前列腺的冲撞而大声叫喊,终于在一次深沉而激烈的爱抚中射了出来,但是这并非停止,他因为高潮而拉紧的小穴更加清晰地感到自己的恋人并不认为这是结束,反而更加勇猛地撞击这缩紧的内壁,他敏感的肠壁甚至感觉得到那根阴茎在前列腺周围四处冲击,似乎勾引着他再次跌入欲望的深渊。
于是他被一次又一次地拉入高潮,直到他挺立的阴茎再也无法射出什么,抽搐着洒出一些稀薄的情液,他的恋人终于肯大方地不在他入睡时横加干扰。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恋人怀中沉沉睡去,满天的星光辉映着远方的烟火,今年夏天的祭典已经宣告结束。
“明年我们再来参加祭典吧。”温柔地将长袍披在他身上的James看着遥远的烟火,在他耳边轻声承诺,Severus似乎在梦中听见,唇角微微弯起露出一个几乎辨认不清的笑容。

——END——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