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NC-17]A daydream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这一切来源于一张少年不小心看见的电影海报。

东方异国的情调,沾染了淡淡的相思,诱惑了本来只是路过的少年。



古色古香的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红木的大床,上面铺着像水一样光滑的丝被,床的两侧各放了一面大镜子,镜框上面雕着他不认识的神奇生物,床尾放着一只香炉,房间里充满了温暖而暧昧的香气。



黑发绿眼的少年半卧在在床上,看着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出现。

黑色的门轻轻地被推开,男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好像是黑夜的女王撩起夜幕走进了他的世界。

虽然不英俊但魅力十足的男人穿着他为他准备的衣服,以一种引诱的姿态倚在门边。

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束身长衫,上面的开襟处用金线缝着细密的花纹,紧致的高领使那天鹅一样优雅的脖颈曲线显露了出来,小小的盘扣是一条条盘在一起的小蛇,两条光裸的胳膊在那件黑色衣服的衬托下是那么令人充满遐想。

收紧的腰部用一条细细的金链圈住,下摆的开叉一直开到臀部下方不到一寸的地方,结实颀长没有一点赘肉的大腿从小小的缝隙中隐约透露出来,就像情歌中那个最令人心动的音符,美丽而又性感。

这件长衫在腰部以下展现了一种高雅的华丽,黑色的下摆上用金色的丝线隐绣着大朵的曼陀罗,在烛光的照耀下不时闪现。

平时刻薄的阴沉的男人微微抬起下巴,以一种挑逗的目光在他身上梭巡,他的几绺头发搭在眼前,黑色的湿润的眼睛在头发下的阴影中闪动着戏谑的笑意。



少年发出了一声惊叹,以与环境极不符合的粗俗语气恶狠狠地说道:“让我上你。”

明明是请求的语言却带着滚烫急切的情绪,明白地展示了自己的欲望,不加一点掩饰。少年的目光尖锐而又深刻,好像要在男人的身上刻下独属于他的烙印。

男人看着少年那双因为压抑着欲望由翠绿变成墨绿的眼眸,柔和了目光,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少年向他伸出了手,“让我爱你,西弗……西弗…勒斯……”

他的名字被少年以一种苦涩的深沉的方式吐露出来,在弥漫的香气中辗转,少年没有掩饰地将自己毫无防备的心灵向他敞开,好像仅仅只为了哀求他怜悯的一瞥。

他被这种虔诚所吸引,仿佛被诱惑般地走向了少年。

“我的…我永远的……西弗,让我……爱你……”

他轻叹了一声,如蝴蝶落在蜘蛛精心织造的网中,将自己也献给了少年。

如羽毛般的轻吻落在他的眼睫、鼻尖、脸颊……最后停留在他干涩的唇间,他打开唇,让少年贪婪地吸吮着他的小舌,舔舐着他的牙齿,在他口中模仿着某种抽插的动作。

他为这种暗示而颤抖着,甚至无力地趴跪在少年的身上。

少年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衣服的扣子上,不用多余的语言,他已开始为少年取下那对于他们而言略显累赘的障碍。

他为少年脱下上衣和长裤,在少年逐渐裸露的肌肤上抚摸着,挑起更为灼热的情欲。

然后他停下了动作,看着少年身上唯一一件遮蔽物,勾起了唇角,伸出舌头在先前被吻得湿润微肿的上唇绕了一圈。

他俯下身,用牙齿咬住少年那件黑色内裤的束带,一点一点地往下拉扯。

少年几乎屏住了呼吸,看着这只在他最狂野的梦中才出现的情景。

男人的牙齿轻轻擦过他下部敏感的肌肤,掠过他的粗大,他粗涨的阴茎猥亵地弹跳出来,拍打在男人的脸侧,男人又从他的膝盖处慢慢往上舔舐着,在大腿内侧扫过的发梢令他几乎想就此将男人压倒狠狠地蹂躏一番。

“西弗……”他喟叹着,为了那一个贴近会阴处的吻痕。

男人低笑着,“有点耐心,我的男孩。”伸出舌尖在他的双球上滑过,又沿着柱体来回舔弄。最终在他渴求的目光中张开嘴,努力地吞下了对男人而言过大的阴茎。

“哦……是的……”少年在那紧致的通道里被吮吸着,快感从那一处漫延到全身,几乎令他失去了理智。

男人上下摇着头将那根阴茎吞进又吐出,时不时在那柱体上用舌头绕着圈,用舌尖在顶端的小孔戳刺着,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吞咽声,修长的手指轻捏着两颗饱满的小球。光看着男人伏在他下身的情色景象,他都快忍不住射出来。

“西弗,我想射在你里面。”少年止住了男人的动作,将他拉倒自己的身上,阴茎擦过那件黑色的长袍,在上面留下了斑驳的水渍。

男人眨了眨眼,双腿趴开跪坐在他的大腿外侧,任少年将他的长袍粗鲁地撩到腰际。

“哦……该死……”他的目光聚集在男人的下身,没办法移开。

这种反应显然很好的取悦了男人,“满意你所看到的?”

“我为你疯狂。”少年看他不着寸缕的下身,感到自己的血液只在一个地方流动。

“我的荣幸……”



男人线条优美的大腿、同样高耸的阴茎没有保留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只要一想到刚才男人那优雅的长袍下没有任何遮蔽物,他就感到难以抑制的兴奋。

男人跨在他身上,高傲地俯视着他,就像在巡视自己的所有物。

然后,他看见男人向后伸出手,扳开了自己的臀瓣,“不,”他握住男人的腰,制止了男人坐下来的动作,以最大的自制力说,“不……你会受伤的……”

男人的眼中飞快地闪现过什么,他低下头,吻住了少年的还想说些什么的嘴,然后趁少年因为接吻而松懈的时候坐了下去,吞进了少年昂扬的粗壮。

少年为了那仿佛天堂的湿润小洞呻吟着,“我不会受伤的,你这个傻瓜。”就算是那种嘲讽的语气,也没办法令少年从强烈的快感中回过神来。

早为自己做好准备的男人将手撑在少年的胸膛上,上下起伏着,控制着吞吐的频率,缓慢撩人的速度令少年难以忍受。他抓住男人的髋骨,和男人交换了位置,男人一条腿被压在他身下,另一条腿被他握住,少年在男人的小腿内侧轻咬着,在膝盖内弯的凹处留下浅浅的齿痕。

他承受着少年毫不留情的冲撞,每一次都深深地挤压着他的前列腺,他呻吟着,呜咽着,尖叫着,感到被无数的快感所击中,他好像在没有任何防护的吊桥上行走,下面就是深渊,但有什么更为深沉的东西从少年那边传递了过来,他被这些无法表达的情感包围着,无法言语。

少年将他的手放在他自己的昂扬上,以恳切的暗沉的眼睛看着他,他无法控制地抚慰着自己,看着自己在少年眼中的映像,浑身都在轻颤。

他想不起自己该怎么做,他撸动着自己开始分泌浊液的阴茎,为身后那越来越深越来越重的插入喘息不已。

“西弗……西弗……”他想回应少年激烈的呼唤,张开嘴只能发出嘶哑的没有意义的音节。

“哦……是的……啊……”少年每一次刺入都直接击中要害,并在他的前列腺狠狠地碾压,他终于受不了这过多的快感,猛烈地喷射出来。

随后他感到少年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在他的身体里射出了那些灼热的种子。

“我爱你,西弗。”少年在他耳边说道,而他只余下将唇角勾起一个微小弧度的力气。



“波特先生,收起你那愚蠢的表情。”冷漠的嘲讽打断了少年的臆想,令他从美妙而神奇的妄想中回过神来。

“西弗。”他收回看向海报的目光,对着爱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看来波特先生在我离开的这十分钟做了一个不错的白日梦?”男人无奈地皱了皱眉,没有躲开他执意牵上来的手,“以至于在大街上露出那种痴呆的流口水的神情?真是可惜我没有照下来,也许预言家报会出大价钱——伟大的救世主竟然是白痴?”

他完全没有在意男人的冷嘲热讽,“西弗,我想好你今年该怎样为我庆祝生日了。”

“波特先生,您还真是厚脸皮。”

………………

也许,那不会仅仅只是一个白日梦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