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怪/SS][R]枕边书特别企划:霍格沃茨七大不可思议【祝小伍生日快乐~1.26更新】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这些是给小伍的睡前故事,祝小伍生日快乐=3=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西方,有个国家叫眉毛子国。
这个国家的首都伦敦,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有多神奇呢?——据说生活在伦敦的人晚上都不敢脱衣服睡觉,因为第二天早上的大雾浓厚的会让他们找不到前一天晚上脱下的衣服放在哪,于是只有果奔……
当然,这个故事和伦敦什么的没有一加隆的关系,因为标题不是伦敦旅游指南。不过如果你想了解更多……”
“我不想!请快点进入正题!Fox阿·姨!”
“……小伍你越大越不可爱了……”
“……因为我明天就满21了,谢谢!”
“你这么老了!……好吧好吧,……故事发生在伦敦某个隐秘的地方——到底有多隐秘呢?请参考《黑衣人》的外星人管理总部——那里坐落着一所神奇的学校。到底有多神奇呢?它们竟然是用猫头鹰来寄录取通知书用帽子来分专业——而且那顶帽子!至少一百年没洗过!
就算是这样,这所学校也十分地热门,以至于很多国外的学生也申请过来留学深造。
这样鼎鼎大名的学校相信你也听过,霍格沃茨!没错!英国官方唯一承认的公立魔法学校!有着最为完善的教学体制和最为先进的教学设施!有着经验丰富的教授!还有学生们最喜欢的违禁场所禁林!而这些!——都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今天我要说的这个男人即使在霍格沃茨这种连厕所都有密室每一块地板都有传说的地方都堪称传奇!他的名字叫做西弗勒斯·斯内普。
斯内普先生从一个稚嫩的正太长成一个诱人的大叔,其中经过了种种的艰难险阻,但无法否认,无论他身处何种境地,都充满着一种强大的气场,这使得人们无法不对他抱有一种超乎想象的期待,就像格兰杰小姐曾说过的那样,霍格沃茨的男人只分成两种……”
“1、攻;2、斯内普教授。”

“GJ!没错,但遗憾的是斯内普先生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一点。他总以为自己就像黑暗里的植物,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浸满毒液的语言和充满死亡气息的目光足以保护他的贞操——也许他自己并没有这么想过?梅林啊,他根本不会想到,那种禁欲的气息,复杂的眼神,严谨而别扭的性格几乎能让他蝉联英格兰‘你最想压倒的男人’NO.1连续十年,即使在他年近五十的现在。

年龄的增长不过使他更加充满时光的芬芳,多少人爱他年轻欢畅的时辰,却更爱他脸上衰老的皱纹,命运曾对他如此无情,却从而酿出令人无法拒绝的陈酿。但并非每个人都这么想,某种程度而言斯内普先生仍是性格古怪偏僻不易接近的人物——从学生口中的‘油腻腻的老蝙蝠’或者‘地窖吸血鬼’可见一斑。可惜我们的世界与霍格沃茨如此遥远,只能从某些只言片语了解事情的真相。我试图从某些途径探索,咳咳……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实。”

“你可以直接说你WS地YY了某些场景。”

“……亲爱的,诚实虽然是一种美德,但此刻我们不需要考虑它,或者你已经忘记你才是始作俑者?”

“好吧,请您继续,Fox阿姨。”

“斯内普先生有一个强大的不为人知的伴侣,这令他伤透脑筋——无论是劝说他的伴侣其实霍格沃茨中没人对他抱有什么特殊的想法,还是阻止他的伴侣对那些嘲笑他的学生实行种族灭绝政策。

他的伴侣虽然不是人类,但神奇生物对于伴侣的忠诚超乎想象,啊,或者这也可以用来形容那种强烈的独占欲?要知道,蛇类对于自己的所有物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偏执,它们并非缺乏安全感,而仅仅出于对自己伴侣的渴望。即使海尔波先生身为蛇怪也不例外,恩……其实该用‘它简直就是其中的典范’来形容它对斯内普先生那种近乎恐怖的占有欲?当然,以上这些!通通!——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我可以打你吗,求你!”

“下面让我们进入正文吧,请看我正直的双目!”

“……”

“霍格沃茨就和世界上每一个学校一样,有着七大不可思议事件,这并不因为它是个魔法学校就能得到豁免。无论学生或者教授多么努力想要解开这些神秘事件的面纱,最后总是落个不了了之的后果,甚至某些人还会被恶魔的诅咒纠缠,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敢试图找出真相。但奇怪的事件却仍然在不断地发生……今天,我要说的……就是……”

“……请把你放在下巴下的手电筒拿开,把灯打开!”



霍格沃茨不可思议事件之一:盥洗室前的惨案


韦斯莱双胞胎的亲身经历,足以令每个霍格沃茨的学生引以为戒。
事件发生在桃金娘哭泣的盥洗室前,时间是晚上9点。
当时四下无人,夜幕笼罩的霍格沃茨灯火闪亮,双胞胎正准备回到格兰分多的休息室,他们和平常一样打闹着,相互开着玩笑。
“嘿,瞧,老蝙蝠?!”
“伙计,小声点,你不想因为此事而关上一个星期的禁闭吧!”
“没事,他已经离开了。”
“乔治,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有趣的念头。你说……老蝙蝠似乎成天呆在霍格沃茨,那他怎么解决……某种不必要但是不得不重视的生理现象?”
“右手,或者左手?”
“哦,梅林啊~漫长的夜晚,能够抚慰他的只有那孤单的右手~~”
“那些手指们心都要碎了,亲爱的老蝙蝠~~你怎能如此物尽其用,在我们辛苦地为你酿造魔药之后~~~”
“哈哈哈哈……啊!!!!”
那天晚上,几乎半个城堡都听见了韦斯莱双胞胎媲美海豚音的惨叫,当最近的人赶到现场,发现盥洗室前的灯光已经被人灭掉,月光在地上留下朦胧的影子,水不断地从盥洗室流出,地上倒着的双胞胎一动不动!!!
“梅林啊!!!”他们的身体上沾满了鲜血,红色的液体正随着水慢慢散开,一股莫名的甜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全部人散开!保持警惕!”麦格教授快步走了过来,所有看见这一幕的学生脸上都露出惊恐不安的神色。
双胞胎脸部朝下地躺在地上,麦格教授看着那些血红的液体,脸色更加凝重。
“这是……番茄酱……?”
全场静默,所有人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场景。
双胞胎继续昏迷不醒,而当他们被翻过身来时……
“噗——哈哈哈哈哈,那是什么,太有创意了吧!”
“梅林啊,这真是……”
他们的下半身保持着昂扬而僵硬的姿态刺向天空,袍子被顶起一个可笑的弧度。
“咚咚~”用魔杖敲上去还有细微的碰撞声——某个拉文克劳的好奇宝宝做了这个动作。
“……这是……”麦格教授艰难地控制住自己的笑意,“非常恶劣的事件,我们会找到那个破坏校规的人,攻击自己的同学并不代表荣誉,即使他能非常精确地使用石化咒!”
但事实证明这个恶作剧远比石化咒高明,就连邓布利多校长也无法完全解除韦斯莱兄弟身上的异状,幸好某一天他们身上的诅咒自行消退,校方并未向他们宣称的那样对恶作剧者进行惩罚,因为他们至今没有抓到这个犯人,之后仍然出现了部分在盥洗室前遭遇到同样事情的学生们,这逐渐成为霍格沃茨永远无法解开的谜题,被学生们冠名为:惊悚的盥洗室石化事件!



“哦,蛇怪的石化天赋是世界上最为深奥的诅咒之一。”
“……我预想梅林给你这种天赋并不是给你用来进行下流的恶作剧!”
“亲爱的西弗勒斯,我那是正当地对侮辱教授的学生们进行爱的惩罚。”
“但为什么我要因此付出所谓的报酬?该死的蛇怪,你丝毫没有考虑我的年龄是否经得起你在床上的折腾。”
“因为你是个好教授,对吧~”
“唔……把……你的嘴拿开!”
“亲爱的,你总是心口不一……要知道医疗室里还躺着某个等你拯救的孩子哦~”
“…………”


霍格沃茨不可思议事件之二:无征兆消失的晚餐时光


“……”
“…………”
“你睡不着?”
“你不是也没睡着?”
“我是因为肚子饿。”
“你晚上没吃饭?”
“……好吧,这事情很诡异,但我说的是实话,我明明记得我下课后直接去的餐厅,但不知为什么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躺在餐厅门口……这之间我完全没有任何记忆。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吃饭了没有。”
“哦,格兰分多,永远只记得食物。”
“……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午夜出现在厨房只为了用咏叹调来嘲笑我们。哦,斯莱特林,永远做不到坦率。”
“我觉得……你们最好把握一下时间,根据我们的研究,距离教授们的第三轮巡夜只剩下三十分钟,如果今晚轮到斯内普教授,那么就只剩下二十五分钟——他走路比任何教授都要快。”
“梅林啊,这已经是这个学年的第三次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还是没有一个人记得吗?”
“……”
“……好吧,也许我们应该向教授们反映一下。”
“没用的,我刚看见一个小精灵给邓布利多校长送夜宵,据说今晚几乎所有的教授都要求了额外的晚餐,这就说明,教授们也和我们一样,对于晚餐时发生的事毫无概念。”
“我只记得我打开了餐厅的门……”
“我记得我冲进了餐厅一步……”
“之后呢?”
“………………”
“也就是说我们都没有任何关于进入餐厅后那段时间的记忆。”
“啊!!!我想到了!!”
“什么!!!”
“你知道了什么!!!”
“快说!!!”
“这是……”
“不要卖关子!”
“快点告诉我们!!”
“这一定是……”
“到底是什么!!!”
“外星人即将降临的先兆!!!!”
“………………”
“梅林啊……我竟然傻到相信一个格兰分多……”

在某些晚上,学生和教授们进入餐厅,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探查餐厅时却毫无任何头绪,所有的人在回想的时候只得到脑海的一片空白和深深的饥饿感,也许教授们都得到了某种讯息,他们甚至禁止学生们对此进行深入探查……据说偷偷进行调查的学生无不掉入到一种凄惨的境地,甚至连性命都无法保障。
这就是一旦出现无人幸免的——霍格沃茨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中流传最广的“空白晚餐”事件!


“你就不能好好地在桌子上吃你的晚餐吗!”
“我正在吃~”
“你的食欲和你那该死的老二连在一起吗!哦……不要脱我的衣服!唔唔……我对奶油没有特殊癖好!”
“我有~亲爱的,看见你这样我硬得不能再硬了。”
“啊……住……住手,学生们快来了……”
“唔?是我的错觉吗,西弗~你好像更加敏感了?因为听见了脚步声?”
“哦,不……太…拜托……”
“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看见的……相信我,西弗。”
“……第三次了!”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恩?蒙上眼睛?”
“……哼…总是滥用天赋的蛇怪!啊…唔恩……滚…出去……”
“如你所愿……”
“……唔……你……”
“亲爱的…你可没说…不能再进来……不是吗……”


霍格沃茨不可思议事件之三:变成肖像的少女

这是一个和魔药教室有关的真实的传说。
在十几年前,有个格兰分多的女生,在晚上返回到魔药教室拿她今天不慎落在桌子上的作业夜幕降临,她走在通向魔药教室的路上,四周散发出一种阴森的气氛。
空气冷冰冰的,虽然周围有着魔法灯,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灯光好像比别的地方来得暗淡的多,她小心地在这个平常连幽灵都不涉足的地方前行,每一个细微的响声都会让她惊吓得停下脚步打量。
她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却因为明天要交的作业而不得不壮起胆子,越靠近魔药教室,她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恐慌情绪,似乎周围有什么东西在阻止她继续前进。
她身边的空气好像随着她的步伐慢慢变得稀薄,所有的声响都被隔绝在了她的身后,一缕灯光从魔药教室的门缝中透出来。
“呵呵……呼……”
莫名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她完全想不起这声音属于霍格沃茨的哪一个人,陌生而又熟悉。
这个女生仿佛入了魔一般。
“不要进来……”
她根本听不到这个警告,刚才还写满惊慌的脸如今一片空白,就如同深陷于这个噩梦之中。
然后她伸出了手,推开门……却看见——
“啊———”
“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好半天格兰分多的休息室才安静下来。
“看见了什么?”
“不知道啊~”
“学姐!”
“因为……她在看见的时候……就被变成了一副……肖像!!!啊——”
“啊————”
“啊——————”
当女生们从尖叫声回过神来的时候——
“学姐!你太过分了,编这么个鬼故事,你要我们今晚怎么睡得着。”低年级的女生们纷纷不满地抱怨着。
“谁说我是编的了?!”金色头发年龄较大身兼格兰分多级长的女生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是真……真的?”
“不可能!”
“你们难道没人注意魔药教室唯一挂在墙上的那副肖像吗?”格兰分多的级长抿了抿唇,神情严肃起来。
“什么肖像?”
“……啊!!”其中一个一年级女生尖叫起来。
“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魔药教室……那副肖像……学姐……”那个女生几乎快要哭出来,声音抖到不行。
“我刚才说的那个女生有着褐色的眼睛和褐色的头发,她的头发卷卷的,一直垂到胸前。”
魔药教室只挂着一副肖像,上面画着一个少女,那个女孩有着褐色的眼睛和褐色的头发,她的头发卷卷的,一直垂到胸前。
和其他的肖像不同,这副画里的女生……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就和麻瓜世界的油画一样!!
“所以,你们记住!千万不要在晚上跑到魔药教室那边,否则……”女级长压低了声音,带着些许沉重,“小心变成肖像哦……”
这就是使得魔药教室上升为比禁地还可怕的流传不知多久的霍格沃茨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中的——“肖像少女”的故事。

“不要进来了……呜……”
“呼……再一会……西弗……”
“哈啊……万一又有人……闯进来……”
“呵呵~不用担心……到时候再挂一副肖像画把学生们的记忆再改改就好了,我不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被打扰……”
“……啊!该死……不要再深……”
“……而且也不会浪费我在记忆咒上的研究,你说是吗?恩?”



霍格沃茨不可思议事件之四:第13个房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霍格沃茨就有了这样一个传说。

大家都知道,霍格沃茨的二楼只有12个房间,——多少前辈曾在此探索密室或者隔间,但是一无所获,即使是劫盗手中的活点地图,你也找不到任何有关12个房间之外的讯息。

但偶尔在月光昏暗的夜晚,你单独走到二楼,会发现……

除了这些房间之外,在那仿佛无限延伸的走廊尽头,会静静地浮现一道门,桃木的房门上刻着“禁止打扰”字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第13个房间。



安走在昏暗的走廊上,不知为什么想到了这个她从未当真过的故事,是的,这不过是无稽之谈,她安慰着自己,但无法控制自己心里悄悄生出的恐慌。

虽然是冬天,但霍格沃茨的大型保暖咒从来不会让人感觉寒冷。但此刻保暖咒好像失效了一样,安努力地抬起头,试图保持一种镇定的姿态。此时还没晚到门禁的时分,但走廊上却空无一人,安几乎觉得自己行走在另外一个世界,周围原本熟悉不过的景色看来如此陌生,充满冷漠,让人心寒。

当她的目光朝向前方的时候,她全身的血液都好像直冲向了头顶,耳边响起了轰隆的杂音,她的心跳激烈地就像在水壶里沸腾的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惊惧的气泡。

走廊仿佛一条深邃空洞的隧道,一扇小小的门静静地浮现在尽头,门上闪着一行金色的字——“禁止打扰”。

安看着这扇门,脑袋一片空白,关于“第13个房间”的传说在她脑海中疯狂闪现,她迈出了一步,又一步……

与恐惧同样强烈的是安那无穷的好奇心。

如果这样打开的话,她会死吗?

伸出手的时候,安这么想着,竟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她推开了那扇学姐们在说到“第13个房间”时提起的那道千万不能打开的门。

她以为她可能会看到一切她曾经看到或听到的最耸人听闻的事件或物体,但出现在她面前的仅仅是一面镜子,比外面更为昏暗的光线使她无法看清镜子里模糊的景象,当她想要凑近时,她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走开,你已经挡住了。”

挡住了什么?

她迟钝地回头,最后只来得及记住一双看上去危险至极的竖瞳……



第二天,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疗翼。

她的朋友坐在她的身边。

“安,你昨天看到了‘那个’房间?”

安点了点头,动了动身子,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我没死吗?”

然后她的朋友“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安,你怎么可能会死嘛,不过是打开了那道门而已。”

“……?”大概是看她确实一脸疑惑,朋友指指她的脸。

“安尼从来没听完这个故事,所以你不知道,进到那个房间不会有任何事情,不过……”她的朋友尽力憋住笑递给她一面小镜子。

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她鼻子下面的两个大大的透明的橡皮管,她的鼻血正不断地往下滴,被橡皮管接着,形象看来特别滑稽。

“哦,梅林啊!!!!”安大声地尖叫起来。

“你会一直流鼻血,直到这个魔法停止,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解除。我恐怕你要流够大约400CC,这不会影响你的健康。”那个姑娘耸耸肩,“如果你知道那个房间被我们叫做什么的话,也许你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好吧,那该死的房间到底是什么?!”

“‘鼻血之间’,非常形象吧?”

安看着自己现在的造型,“真是再形象不过了!”




“我发现我的记忆咒越来越熟练了?当然,也许还有鼻血咒?”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在你决定用厄里斯魔镜增加一·点·你·那·该·死·的·小·情·趣·时!!!”

“要找一个足够隐秘的地方?”

“是的!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学生能够闯进这间你已经施加了空间魔法的隐形房间吗,蛇怪先生!!”

“……也许是我在干你的时候顾不上那么多?”

“……”

“或者你在看见有人闯进来时会特别地紧张和敏感,让我忍不住为你疯狂?”

“…………”

“更别说当他们转过头来时你会将我‘咬’得如此紧,让我……”

“够了!闭上你的嘴!”

“如果你回答我一个问题的话,亲爱的西弗……你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什么?”

“……”

“亲爱的~你试图用身~体~告诉我答案吗?”

“啊——你昨天已经……恩唔……操!”

“没问题,亲爱的~~”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