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S] [NC-17]Patty?Patty!【祝山奈酱生日快乐~】

申明:人物属于JKR,YY属于我
祝山奈酱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快叫我写H的小能手,昂!



穿着华丽的人群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手上装腔作势地举着红酒来回示意,男人们聚在一起不动声色地讨论利益分配,女人们试图用那些昂贵的首饰和衣物炫耀自己的身份地位,相貌姣好的侍者来回穿梭,时不时停下来和宾客们打情骂俏几句。

璀璨的灯光集中在舞台的正中央,轻快而暧昧的华尔兹舞曲在整个大厅回荡,已经有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墙上的壁灯那晕黄的灯光透过窗帘映照在大厅四周的小阳台上,那些缤纷的身影在帘布来回摇晃着,与阳台的冷清格格不入。

西弗勒斯自从踏入这无聊的聚会,就一直占据着这个安静寂寞的角落。

他厌恶这种虚伪的场合,却不得不应邀而来——仅仅为了使自己少一些麻烦,普林斯的家主和英格兰魔药大师的身份虽然足以令每个人对他保持客气,却也使得他无法在名利场中持续地保持一种孤傲的姿态。如果他另外一个隐藏的身份暴露,那人们可能会迫不及待地来讨好这位从来不近人情,在贵族圈中一直被贴上“古怪偏僻又不知趣”标签的男士。

他静静地靠在栏杆上,不自觉地晃动着手上的香槟,他同样厌恶酒精——来自于小时候不算愉快的经历。

晶莹的杯身上映出模糊的身影,冰块在杯中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

西弗勒斯伸出手,摩挲着脸上不得不戴着的苍白面具——不知是谁提议的化装舞会使得他不得不像个小丑那样装饰自己,心中生出不耐的情绪。

“一个人?”飘动的窗帘被掀开,一个男人踏进了他的领地。虽然黑色连帽长袍拢住了他的全身,长长的帽檐遮去了上半部分的脸庞,露出了像鲜血般艳红的唇,尖尖的獠牙显露在外,修长的手指用一种优雅的姿势端着红酒,手腕上一条红宝石的手链闪着微光,在袍子的对襟和袖口都有着玫瑰图案的暗纹,脖颈处黑色的菱形领扣上三对小小的黑色蝠翼装饰表明了他今天装扮的身份——吸血鬼公爵,而领扣中间在光线下隐隐现出的金色铭文——Lasombra更加表明了他的尊贵——贵族的化装舞会,每个人的装扮都要符合自己的身份,一位贵妇人绝不能将自己扮成密林女妖,——而Lasombra,是吸血鬼中魔党的领导者,优雅的坠落者,在他们身上,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这个男人如此的扮装就说明他在巫师界有着同样的权势和地位。

西弗勒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一副“别想我搭理你”的神情。

男人没有在意他的无礼,向他逼近,直到他用一个冷哼对他们之间过于暧昧的距离表示不满才停止了带有某种挑衅意味的接近,“Mr. Phantom,看来您不知道在舞会上这种小阳台是用来做什么的,否则您绝不会选择此地作为你的避难所。”

他对男人一言道出他装扮的出处感到些许的惊奇,不是每个巫师都能放下身段去欣赏麻瓜的艺术,特别是贵族。

全套黑色的礼服,虽然没有任何装饰,但流畅地修饰出了腰部和腿部的线条,完全贴身的设计令西弗勒斯的身姿更加挺拔,每一处细节都被打理地近乎完美,精细的剪裁和优良的做工使整套礼服看来高贵典雅。同样是黑色系的斗篷遮住了他大半个身躯,墨绿色的宝石纽扣在脖颈下扣住,柔滑的面料随着微风轻摆,在夜色笼罩中现出了更多的神秘。黑色的头发被一根墨绿色的发带系在脑后,白色的骨质面具罩在面部,一双黑色的眼睛更显深邃,抿紧的薄唇表露出主人被冒犯的怒气。

“我选择哪里似乎不需要您的准许,还是说您错认为自己有这样伟大的权力?”西弗勒斯的声音近乎耳语,他低垂着眼帘,似乎对男人不屑一顾。

男人挑了挑眉,将酒放在大理石的宽大栏杆的上面,顺势将西弗勒斯困在自己的怀抱中:“那些淫乱的女人或者男人会在这里等待着一场幽会,无论对方是谁。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这里的隐秘和幽暗,”他低下头,在西弗勒斯裸露的脖子上舔舐,并小心地不让自己尖锐的獠牙划破那看来单薄的肌肤,“多么适合做爱的场合。”

冰凉的牙尖使温暖而敏感的脖颈上盘旋,似乎在寻找最为可口的地方,西弗勒斯侧过头,看着男人刻意用自己的牙齿碰触着脖颈处的静脉,他带着他那惯有的语气——低沉,冷静,不失锐气地开口说道:“我是否该认为你是否因为在宴会上被重重的诱惑迷昏了头失去了理智?就算你男女不拘,我也没必要降低自己的格调。”

“不,是你的气息吸引我来到此地,与你共享一夜的欢愉。”男人在他耳边低笑着,手指在他身上沿着剪裁的线条滑下,“不要抗拒你的渴望,这只会让我更想摧毁你所有的矜持。”

西弗勒斯勾起唇角,没有恶意,更像是挑衅——“且让我拭目以待。”

他们渐渐挨近,交换了一个亲昵的吻,舌头伸出唇外嬉戏,相互勾缠,当西弗勒斯的舌划过其中一颗尖牙时,男人的手指已经灵活地钻进了他层层的衣物,在他的肚脐下方来回摩挲。

“呵……”西弗勒斯的手被他压向身后抓着栏杆的边缘,向后微弯的身躯轻轻颤动。

男人拉出了他的衬衫,慢慢地将他的裤子褪下,他用皮带将裤子卡在西弗勒斯的大腿处,然后剥开最后的障碍——黑色的内裤同样被粗鲁地撸到大腿处,不过比皮带的位置更靠近腿根,男人毫无顾忌地看着他微微抬头的阴茎和下方沉甸甸的双球,这样的情景似乎令他兴致高昂。

西弗勒斯抿紧了唇,眼里流露出不满的神色,但没有阻止男人的举动,他默认了这场古怪的情事,并将自己置于被动的位置,他貌似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不可否认,这样的对待确实更加挑动了他的欲望。

男人漫不经心地端起酒杯——手指轻轻揪着西弗勒斯的体毛,然后他张开手,覆盖住那些关键的部位。

“唔……”西弗勒斯拱了拱自己的腰,好让自己的敏感能够被关注,男人没有让他等待的太久,很快地他就握住西弗勒斯的阴茎上下撸动起来。

男人善于寻找出他所喜欢的频率和方式,不管是那些在茎体上不轻不重的搔刮,还是那些在马眼周围带着调情意味的挤按,或者那些在小球上偶尔的揉捏,都让西弗勒斯陷入无法抗拒的境地。他喘息着,来回抽动着自己的腰身,希望能被更加粗鲁地对待,而非如此——那些爱抚总是狡猾地将他推向快感边缘却不肯直达重点。

男人含了一口酒,对他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这并未让深陷情欲的他警惕起来。

性器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他颤抖了几下,他低下头,看见男人单腿跪在他的面前,他的阴茎被男人吞吐着,红色的酒液从男人的口中溢出,沾上他的体毛,然后慢慢滴下,浸湿了他的内裤,黑色布料上的湿润慢慢扩大,他难以抑制地发出呻吟。

“哦…不要再弄湿……我的……”他这话说得过于暧昧,虽然他本意是为了保护他的裤子,但男人明显误会了他的意思。

男人最后重重地吮吸了一下他的阴茎——这让他发出一声更大的呻吟。

“最好不要出声,”男人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看见……”

西弗勒斯终于拾回了些许理智,他看着薄薄的窗帘上映照出来的来回走动的人影,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男人拨过身去。

他向前撑住栏杆,俯下身,屁股往后抬起,男人调整了他的姿势,发出意味不明的赞赏叹息。男人伸手在他的杯子里沾取了香槟,然后探进了他的臀缝,微凉的液体顺着狭窄的缝隙滑落,积聚在会阴顺着大腿滴下,异样的感觉令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男人似乎也颇为急迫——他并非他看来那样挥洒自如。“放松。”男人将手指慢慢推进,声音带着压抑良久的欲望,清洁咒和润滑咒同时使用,他的小穴一阵麻痒,男人伸进的手指抚慰了他的焦躁不安,但这远远不够。

“可以了……”他低声说,脸颊因身后那难耐的空虚而微红,他伸手向后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尽力让自己放松。这个在明显不过的暗示令男人给了他一个吮吻,在后颈上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吻痕。

然后男人站起来,窸窣的衣物声过后,他感觉一个粗大的物体抵着他的后穴,在那翕张的洞口来回画圈。

男人伸手掐住他的腰,他感觉男人的昂扬缓慢地戳进自己的小穴,“哼……”他从鼻子里发出的隐忍喘息似乎让男人无法再良好地控制自己。

粗大灼热的阴茎终于完全地进入,他不自觉地收缩小穴,男人保持着这个姿势,短时间内没再做出别的举动,——他猜想男人是否和他一样为这种紧密的结合而失神,但没有迟疑多久,男人就开始了他强有力的侵袭。

站立的姿势和被束缚的大腿使得男人的抽插变得难以忍受,他无法控制比平时多得多的快感在体内不住流窜。

男人每一次的插入都像要将他整个人都撑开一般,他的内壁紧紧吸附着男人的阴茎,几乎光靠如此的接触他就能将男人的阴茎准确地描绘出来,这种感觉如此深刻,以至于他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才能不让那些喊叫冲出喉咙引来他人的瞩目。

而当他在男人越来越快越来越重的刺入中——每一击都准确地找到了他的前列腺,那小小的敏感点被大力地撞击着,阵阵苦闷而泛滥的强烈快感冲刷过他的全身,他的阴茎并未被忽视,男人的手指随着他抽插的节奏温柔地爱抚着那根柱体,娴熟的技巧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正准备到达他追逐良久的顶峰时,男人的爱抚和抽插都停了下来,并退后了一小步。

哦……该死……他几乎在高潮的浪尖颠簸,男人却不肯让他痛快地射出来。

“您的同伴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一个柔和的女声带着担心在他身后响起,“先生,您需要帮助吗?”

他浑身僵住——他的预料中不包括这种情况,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尴尬,停止的手指又开始了动作,那些揉弄几乎快要将他逼入疯狂!

男人安抚地拍拍他的肩,“夫人,谢谢你的好意,他只是有点喝醉了,也许清新的空气能让他舒服一些。”

“唔!”他急促地低叫了一声,尽可能地没有发出再多引人注意的声音。

男人在说话的同时,隐蔽地顶了他一下,对于浑身绷紧濒临临高潮的他而言,这无疑更像是一种酷刑。

“哦?二楼有休息的房间,您可以带他去那躺上一会。”

他对这个体贴的建议只感到深恶痛绝。

“您等等,”男人这样说道,向前俯下身——从后面看上去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这个前移带了些力道,微微退出的阴茎猛地撞了进来,加上男人在他耳根上的轻咬以及那些不停的揉弄,所有的快感违背了他的意志,他只能咬住自己的手指——以免自己在射精的时候惊动他人,男人明显清楚他手指上的那些濡湿代表了什么,他在他耳边像个恶魔一样笑了起来,“不用了,夫人,我的朋友想多感受一下外面的夜色,多谢您的关心。还希望我们没有给你带来困扰。”

陷在高潮里的西弗勒斯并不关心女人是如何被打发走的,他迷蒙地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身体随着男人的抽插而前后摇晃,一个深重的冲刺后男人紧紧抱住了他,他仰起头,仿佛所承受的几乎超出了他的极限。

温热的精液喷发在他的小穴中,男人沉重的低喊在他耳边徘徊,他无法控制地感到眩晕,后穴传来的饱胀感令他心中生出一种出乎意料的温暖情感。




良久,西弗勒斯才收拾起一些力气——足以让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并慵懒地对身后的男人进行讽刺:“如果你不收敛自己那异于常人的嗜好,我会慎重考虑是否该向婚姻办公室提交离婚协议,卢修斯。”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庆祝活动,西弗。”男人掀开兜帽,铂金色的头发在月光下映照出柔和的光辉,卢修斯·马尔福那张高贵俊美的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结婚十周年快乐,西弗,我爱你……”

最后的话语消失在他们彼此接近的唇中。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坑王狐

Author:坑王狐
大龄眼镜娘
腐、宅、懒惰
软绵绵,无耐性
缺乏个性,毫无特征
E文无能,长篇攻克中
文笔白烂,嗜好挖坑不填

传送门
类别
在地球中心呼唤爱
Background Music
1·Forgotten Sorrow
2·Cry For You, Cry For Me
3·Flight Less Bird




在庭院中发现了第
片四叶草
搜索栏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